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三章 戰后分贓,火娃飛回

  這顆石頭,正是紅衣喇嘛們千辛萬苦,想要從那邪靈教洛右使的手中搶奪回來的羅浮鐳射石。

  這東西僅僅只有嬰兒拳頭那么大,不是很規則,但是卻牽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因為在它黑瑩瑩的表面之下,蘊積著撕破空間的虹化力量,以及不知道是否還存在著的倫珠上師意識。鬼妖婆婆雙手承托著,仿佛舉起了一座沉重的山峰,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她點名道:“江白,你來!”

  小喇嘛江白并不驚訝,他越眾而出,擠到了圈子里面來,然后平伸手掌,輕輕地抵在了這顆石頭之上。

  他閉上了眼睛,仰起頭來深呼吸,然后口中默默地念著經文。

  當時的氣氛十分肅穆,沒有人理會走近而來的我們,都焦躁地看著場中的兩人。小喇嘛江白口中喃喃自語,不知道在念叨著什么,我和雜毛小道能夠聽懂藏語的一些日常對話,但是藏語佛經,卻只能當做天書了。過了好一會兒,江白小喇嘛面露喜色地睜開了眼來,環繞四周,看了一圈。

  般覺上師上前一步,遲疑地問到:“倫珠上師可在?”

  “在!”這個三世重修的轉世尊者欣喜地點了一下頭,說雖然虹化被攔,但是倫珠上師的意志十分堅定,在里面又重新生成了本我——他還在!

  周遭那些面露悲色的老喇嘛們,聽到這個消息,不由得都激動起來,雖說不悲不喜乃佛性,但還是有人,抑制不住地留下了眼淚來。之前那個使用“意念轉移”秘術的喇嘛抱著地上早無聲息的老喇嘛,淚流滿面,口中喃喃自語,嘴唇顫抖地說道:“革日巴此番身死圓寂,卻也是死得其所了,無妨,無妨!”

  一群喇嘛激動一番之后,開始商量如何讓在此內的倫珠上師轉世。

  這轉世一說,寧瑪、薩迦、噶舉、噶當、格魯諸派都各有秘法,此刻的倫珠上師,僅僅只剩下一縷殘魂,如何讓他經過詭異的宗教祭祀,重新完成轉世重修之事,這個并不是我們這幾個人,能夠在此處決定的,還需要返回白居寺,甚至于去拉薩,在大、小昭寺或者布達拉宮里面,完成這等儀式,如何進行,都需商議,所以此事還需慢慢進行。

  鬼妖婆婆將手上的這顆黑色石頭,交到了小喇嘛江白的手上。江白虔誠地將這物高舉于頭頂,拜了三下,然后小心地掏出一個藏紅色的布袋子,將其收納,放入了懷里面來。

  這邊確定完畢,所有人的注意力才牽扯拉回,瞧到仍在喘著粗氣的我們幾個,臉色慘白的老喇嘛般覺問候我們,說里面怎么樣了?我聳了聳肩膀,說我也不知道,只顧逃命,哪里還記得瞧別的地方?

  般覺上師點頭,說里面的那頭僵尸,有大恐怖,倘若不是你及時阻止,只怕我們都有可能逃脫不出來。

  我擺手苦笑,說我這樣只是湊了巧兒,誰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啊……

  瞧見了小妖朵朵放在路邊的劍脊鱷龍尸體,般覺本來略微悲傷的情緒,突然好轉了一些,點了點頭,說不錯,你的這小妖精倒是一個會持家的人,在這么萬分危急的時刻,倒也沒有忘記拿些好處。我嘿嘿笑,說是啊,孩子們都過慣了窮日子,最看不得的,就是暴殄天物了。

  瞧見所有人都齊刷刷地望了過來,站在劍脊鱷龍身上的虎皮貓大人陡然醒轉,大聲叫道:“你們莫慌,提前說好,這劍脊鱷龍身上的精血和妖丹,我們可都有大用,這個不能分啊!”

  喇嘛們到底都是精修佛法的高僧,并不曾說話,而那劉學道,反倒是意外地問起,說為何?

  虎皮貓大人憤憤不平地瞪了他一眼,說還不都是你,剛剛聽說了,你老小子將小明的雷擊桃木劍給損傷,差點弄壞,那畜牲的精血里,有濃重的凝膠分子,正好可以用來填充雷罰破碎的間隙,而那妖丹,也得潛入柄中,使得劍中有靈,方才不至于再次崩潰散亂……

  劉學道不置可否地昂起頭,說原來如此,你這個肥鳥兒,懂得倒是挺多,敢問出身何門?

  他到了現在,還沒有死了一探虎皮貓大人底細的心思,不過大人卻并沒有理會他,而是把目光,掃向了老喇嘛般覺的臉上。這個老喇嘛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點頭,說自當如此。雜毛小道想了一想,然后說這東西,我只抽一根筋,其余的,你們自己分罷。

  這劍脊鱷龍,一身寶貝,不過都是屬于一些半成品,我們帶不走,還不如作一個人情。

  喇嘛們雖然修佛,但是跟風俗相關,卻并不是很忌諱這些尸體之物,不然也不會出現那骨質金剛杵,以及用高僧頭顱做成的嘎巴拉碗。他們此番受損嚴重,虹化未果的倫珠上師也就算了,死了一個革日巴上師,傷了兩個,余者皆搖搖欲墜——如此慘狀,并不是因為這些高僧手段差,這些精修密宗瑜伽的喇嘛,身手極高,只可惜遇見了千年難遇、幾近成就旱魃的飛尸,以及那個手段眾多的邪靈教右使。

  這右使能夠力壓住十二魔星,一身手段,自然不能夠跟我們這些小雜魚所比。

  這世間,凡是都怕對比,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擅長的領域,談不上絕對的強弱和對錯。

  劉學道也加入了分贓過程,這徐修眉之死,讓他頭疼得厲害,倘若有這劍脊鱷龍身上的一兩件寶貴材料,回去之后,也好有一個交代。在確定里面的熱浪不會再翻涌出來之后,本來以為自己的雷罰快要報廢的雜毛小道開始不客氣地動起手來,他右手上拿著一把鋒利的小刀,左手開始緩慢地摸著這頭畜生的經脈,一點兒一點兒地移動,緩緩地摸著……

  終于,他擠摸到了一處節點,眼睛一亮,熟練地捅到了面前這頭畜牲的顎下大動脈處,開了一個“T”字型的小口子。

  這一刀捅下,喇嘛們都開始念起了超度亡靈的經文來,然后有那溫熱的鮮血,開始噴了出來。

  因為劍脊鱷龍之前就已經被般覺上師超度死去,所以噴濺的力度倒不是很強,雜毛小道左手一確定方位,早早地將雷罰拔出,然后開始平置于下方,小心移動。經過雜毛小道的一番處理,這創口噴濺出來的初血,居然蘊含著金色的紋路,不斷地擊打在那龜裂出許多裂縫的雷擊桃木劍脊上。

  鮮血浸潤,然后開始往著縫隙中滲透進去,似海綿,里面仿佛有意識在主導著,將這血液的精華,放肆地吞噬。

  一分鐘之后,這鮮血噴濺的力道更加緩慢了,而流出的鮮血,有一股極腥臭的味道,雜毛小道沒有再將雷罰置于下面,收起來,然后將手猛地往里一掏,那動作,說不出來的魯莽,又仿佛在捉泥鰍一般。劍脊鱷龍足足五米長的身子,在他這一番亂摸之下,篩糠一般地抖動起來,仿佛活了一般。

  經過雜毛小道這神來的一摸,劍脊鱷龍的身子亂晃,直哆嗦,然后四肢不住地蜷縮著。

  兩分鐘之后,雜毛小道右手一拽,扯出了一條三米長的透明筋線來。

  他回頭瞧向了旁邊圍觀的小妖朵朵,笑了,說小妖,你的九尾縛妖索倘若加上這東西,莫說是捆妖,便是捆住小毒物,隨意鞭撻,都是可以的啦。小妖歡欣鼓舞,拍手稱快,而經過這兩下子,雜毛小道似乎耗盡了所有精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臉色蒼白地舉起盡是淡金色血漿的雷罰,苦笑著對小妖說道:“妖丹,還要勞煩你來找了,我扛不住了……”

  小妖此戰出力不多,倒是仍有余力,二話不說,答應下來,擼起袖子,伸進了那個創口處,一番掏弄。

  她本身就是一個精怪,雖說是草木成精,麒麟胎育,但是對妖丹,卻也是十分敏感的,不一會兒,便摸出一個鵪鶉蛋大小的珠子來。這珠子倒也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種金光閃閃,反而因為沾染了太多的血肉,像是我們殺魚時遇到的那種魚鰾,血肉模糊的,賣相十分難看。

  不過瞧著難看,但是這玩意卻孕育著一股濃濃的氣息,是妖氣,也有龍屬遺脈的雄渾和蒼涼,光從炁之場域來感覺,并不好判斷,不過終究還是一樣好東西。

  當然,虎皮貓大人狡猾得跟猴兒一樣,它這一說,好東西自然都拿到手了。

  不過我們此番,倒也是最大的功臣,拿多些,也沒有人挑理。

  弄完這些,我們都站到了一邊,拱手而立,等待著其他人開始進行。這分贓之事,說來不雅,也容易被人詬病,質疑我說那高僧風輕云淡,佛性隨心,怎么會參與呢?所以暫且略過,我與雜毛小道研究了一下被包裹在凝結血膠中的雷罰,沒一會兒,小妖突然驚叫道:“哎呀,火娃!”

  我們順著她指的方向瞧去,只見黑暗中,火娃似乎抱著什么東西,晃晃悠悠地朝這邊,飛抵而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