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四章 服丹,離去

  瞧著火娃飛近,它有力的八只節肢抓著的,是一顆流光四溢、五色增香的肉色丹丸。

  剛剛經過灼熱煅燒過后的火娃,身上還是有些滾燙,它一出現,大部分人都忍不住地往后退了一步,往它的身后瞅去。那頭恐怖的飛尸并沒有隨之而來,我們也沒有聞到那股無所不在的尸氣,空氣中到處都在彌漫著一種紫羅蘭混合著肉寇的古怪妙香,讓人覺得鼻孔嗡動,忍不住地想吸氣。

  火娃飛近了,我看到這顆肉色丹丸,約有拇指兒大小,它并非是圓形,而是呈不規則的橢圓形,看上去如同一個栩栩如生的小娃娃,蜷縮在一起,仔細看,那眼睛眉目,跟真人兒一般,幾乎沒有差別。

  旁邊捧著五片血淋淋劍脊的劉學道看了,不由得眼光大亮,激動地說道:“人參果?”

  我詫異,說什么人參果,《西游記》咩?

  聽我說出這般沒有常識的話語,雜毛小道忙著上前解釋,說這人參果,自然不是地仙之祖鎮元子五莊觀前的那株奇樹,而是道家對于人丹的諧稱。

  聽他這般說,我終于明了,人乃萬靈之長,五臟六腑、奇經八脈、七十二處竅穴,暗合天罡地煞,世間至理,乃最為神奇之物也,而這所謂人丹,即是將這人煉制為丹。此術有無數的狂人所為,有的人出了成就,建宗立派,有的人淪為邪派,人人喊打,因為此術太過于有損天倫,故而有損陰德,易亂人心志,走火入魔,一般的修行者,都不會選擇研習,免得擾亂自己的心神,但是此術見效太快,便有無數鋌而走險者,前赴后繼。

  這些通常被人稱為邪道,手段陰毒,以活人為煉制材料,當然,也有以死人為煉制材料的,叫做尸丹——這里面,唯有能夠有名頭出來的,便是這人參果,據說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當然,這都是謠傳,不過它里面濃縮的精華,倒是讓人眼饞。

  說眼饞,自然吸引了無數人的心思,不過在場的都是德高望重之輩,或精修佛法,或研習道理,自然不會拉下臉來搶,再說了,火娃剛才呈威,將那飛尸焚盡,這人參果,便是凝練那具青山界飛尸而成,這些人也多少要顧忌一二。

  我聽得雜毛小道說起這起死回生之事,不由得心中狂跳,轉頭望向了鬼妖婆婆胸口的槐木牌。

  鬼妖婆婆倒也是知曉我的心思,往外瞧一眼,但見天色陰陰,也放寬了心,將朵朵從里間放了出來。朵朵從槐木牌中飄出,懵懵懂懂,卻見火娃抱著的這顆周身皆是淡金色氤氳的人形丹藥,手指放在嘴唇里,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瞧著我,問怎么了?

  我想起了最初我在自己三叔木屋中煉制的那九轉還魂丹,給朵朵招回地魂,此番距離上次,已經兩年多過去,心中唏噓,然后示意朵朵,將這丸丹藥吞服。

  得知了我的想法,朵朵猛搖頭,就不肯。

  我問為何?她說這小妹妹是活著的,她可不吃。我瞧那人參果,果然,眼睛鼻子,仿佛那初生的嬰兒一般,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生命感。雜毛小道笑了,說這是丹成之后,這丹丸對自己的保護色,其實只是一靈氣充足之物而已。

  他這般解釋,朵朵仍搖頭,就是不肯吃,我抓著她的手,她一反常態地掙脫,眼中蘊含著淚水。

  鬼妖婆婆見我恨不得想將這顆肉色丹丸塞進朵朵腹中,她連忙阻止,說不可。

  我疑惑,說為何?鬼妖婆婆解釋道:“這藥初成,性子太猛,朵朵一新晉鬼妖之軀,并不能夠循序漸進地消化——即使是用其它方法吞服也不可。猛藥過頭反成害,過猶不及。當然,這人參果出世,必須及時服用,不然靈氣散于四處,效果便不好了。所以還是由你們誰來服用,然后帶著朵朵,一點一點吸收,不出三五年,或許還能夠使得朵朵化形……”

  既然鬼妖婆婆這般說,我安下心來,瞧了一眼渾身皆是鮮血的雜毛小道,想著自己已經受過好處,不如將這機會,送給他吧。

  然而火娃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拼命地揮舞翅膀,做“8”字,表示不行。

  雜毛小道又好氣又好笑,說好似我平日里對它差勁之極一般,這會兒,倒是分出了親疏。他對于這人參果的歸屬,倒也沒有太執著,揮揮手,說我算是看出來了,這火娃,對你的感情深厚著呢,小毒物,趕緊吃了吧,趁熱。

  這東西燙手,久留著,說不定就會有誰起了歹心,我也沒有假客氣,伸出手去,火娃瞧了我一眼,然后將這顆像龍眼一般的人參果,輕輕放在了我的手心上,軟綿綿的。

  說實話,有點像是剛剛出生的小老鼠,眼睛都還沒有睜開的那種。我也不敢多瞧,生怕自己狠不下那個心來張嘴。與此同時,我的鼻翼間充斥著濃濃的異香,這種香味,即使那滿漢全席、或者加了罌粟殼的火鍋放在我面前,都比不上其中的百分之一,從嗅覺上面的感覺來說,我手心上面的這東西,仿佛是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

  而讓我糾結的是,它偏偏是剛才那一具賣相并不算好看的飛尸練化而成,同時,那飛尸之前,還曾經以普通人的形象出現……

  無數的念頭紛呈迭出,我的腦海里在天人交戰。

  不過很快,我狠下心來,將這顆肉色丹丸往嘴里面一送,還沒有來得及咀嚼,便化作了一道熱流,從我的口腔滑過,順著喉嚨,一直到了胃袋之中,接著熱力蒸騰,渾身的骨骼都啪啪作響,皮膚變得滾燙,呼出來的氣,都化成了白霧,腦子里更是好像煮熟了一鍋粥,整個人仿佛就要爆炸了一般。

  我的視覺和聽覺在短暫的一瞬間,似乎都失去了,感覺身子往后倒去。

  有人來扶我,結果剛剛一接觸我的身子,燙得趕緊扔開去。不知道過了好久,那恐怖的熱力才緩慢消退,我睜開眼睛來,看到朵朵鼓著腮幫子,在朝我吹冷氣,周邊圍著一圈小伙伴,雜毛小道擔憂地瞧著我,說小毒物,感覺好點沒?

  我睜開眼睛,感覺熱力消退,渾身輕松許多,一骨碌爬起來,甩甩手,蹬蹬腿,發現除了身上的疲勞消減,傷勢減退之外,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之前在麗江那種脫胎換骨的美麗感覺,也不復出現,讓我心中詫異——尼瑪,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參果么,而我就是那豬八戒,怎么感覺到有一種吃到偽劣過期食品的感覺?

  旁人紛紛上前來詢問,我說沒有任何效用,都不相信,我伸出手來,小喇嘛江白揉捏一番,疑惑地說這是為何?小喇嘛年紀雖小,但畢竟是活佛轉世,威望甚高,他的這一番確定,周圍的人便沒有了興致,或者還有人會暗自幸災樂禍,不過都沒有表現出來,至于為何會如此,也沒有幾人關心。

  我正在疑惑此事,忽然聽到小妖一聲叫:“火娃,你要去哪里?”

  我回過頭去,但見火娃在空中跳著“8”字舞,然后一雙觸角朝著里面繞動。

  我和雜毛小道走上前來,問怎么了?

  只聽小妖焦急地搖頭,說不知道,只是火娃表示要離開了。我一愣,瞧著在空中飛舞的火娃,心中沒由來地一跳。

  火娃自從在鬼城酆都的耶朗西祭殿中,被小妖朵朵降服之后,便一直跟隨于我們,作為小伙伴的一員,不離不棄。和肥蟲子一樣,火娃也不會說話,也不會賣萌,這個小蟲子平日里,除了螢火蟲和縱火犯之外,整日就是受小妖和朵朵的欺負,并沒有什么存在感,也從來不顯示出它的強大和恐怖,給我的感覺,似乎一直都在隱藏著實力.

  而它在此刻,居然提出來要離開,我在有些離別傷感的同時,不由得又疑惑。

  它的出現和消失,似乎都有些意味深長,另有隱情,仿佛有人在掌控一切一般。

  我不敢多想,只是皺眉,說這個小家伙跑了,我可怎么跟龍哥去交待?

  火娃聽到我這番話語,唧唧唧,腦袋上的觸角亂晃,小妖在旁邊給我當翻譯:“它說不要緊,它知道回去的路,很近……”不知道小妖是不是真的將火娃的意思表達出來了,反正我聽到這一句話,感覺更加莫名其妙了,小妖接著說道:“它說它走了,有緣,一定再會!”

  火娃交待完這些,沒有再作停留,轉身,朝著熱浪逼人的洞口飛去,不一會兒,隱沒在黑暗中。

  我心里充滿了離別的傷感和惆悵,回過頭來,發現這具劍脊鱷龍的尸體,重要的部位,已經被分光。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劉學道終于恢復了一些精神,他找了一根繩子,將分到的劍脊捆住,然后將死去的徐修眉扶起來,與眾人告辭。

  他的背影蕭瑟,雜毛小道猶豫了一會兒,沖上前去,患得患失地問道:“劉師叔,讓你停手的,到底是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