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五章 一生,有你

  聽到問話,劉學道回轉過身來,看著雜毛小道,眼神里面,流露出了復雜的情緒。

  這情緒,不知道是欣賞,還是別的什么東西,反正有一種難言的東西在里面。這茅山兩代人,隔著一米的距離,眼瞪眼,互看著,然后這個矮個兒老道士將快要跌倒的徐修眉抻了抻,眉頭皺起,淡淡地說道:“是誰,很重要么?”

  雜毛小道眼睛發亮,很堅定地點了點頭,說是的,對于我來說,等同救命之恩,所以十分重要。

  劉學道那似乎僵直的臉上,開始流露出了微笑來。

  這個老頭子居然也會開玩笑:“是么?那么,那我還是不告訴你為好……哈哈!”他見到雜毛小道露出了十分失望的表情,感覺甚為快意,搖頭晃腦地揚長而去,口中還用金陵口音高歌曰:“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

  此歌乃《紅樓夢》中那跛足瘋道人所念,名為《好了歌》,詞中的悲憤和無奈,正好表達了他此刻的心情。這歌聲并不動聽,仿若蒼涼的吶喊,有一種信天游的感覺,然后這身影漸漸化作一個黑點,消失在了山坡盡頭。

  劉學道的離去,讓我們的心中,莫名地多了一些惆悵——即使他在此之前,還是我們的敵人,而且將我們弄得傷痕累累。我們的傷感,或許還是延續于火娃的離去。

  這個小蟲子,跟肥蟲子一個德性,不過似乎更加暴躁些,平日里還不覺得,但是當它飛入了那黝黑的山洞中,我的心中,就有些空落落的,不知道怎么說才好,總之就是心煩意亂。

  苗疆小伙伴里面,從此就少了一位可以幫忙看包,隨時準備毀尸滅跡的沙僧似人物。

  唉,火娃啊火娃,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喇嘛江白等人并沒有離開,他們似乎有一種秘密傳遞消息的法門,過了不到半個小時,就又來了二十幾人,有穿著紅色喇嘛袍的僧人,也有一些普通藏民,其中最醒目的一個人,竟然是帶著古怪面具的家伙。這個人,渾身死氣繚繞,不過看著,又不像是修行者。

  待喇嘛們上前過去交流的時候,我們才知道,他居然是一個天葬師。

  除了一個帶黑框眼鏡的喇嘛離開,去督辦追蹤邪靈教右使的相關事宜外,其余人等,并不著急離開,而是開始利用附近的石塊,堆砌出一個簡陋的天葬臺來。

  藏傳佛教認為,人死后,靈魂和尸體不是一起脫離這個世界的,靈魂還有一個“中陰”狀態。一般需要停尸三至五日,除了設靈堂、祭臺、燃酥油燈,祭獻各種食品外,還要另請僧人,從早到晚地誦念《度亡經》經,來超度亡者的靈魂。

  不過此刻的革日巴上師之死,情況似乎有一些特殊,幾個喇嘛圍在一起,商量了一番,才會導致現在的情況發生。我并不解其意,只是和雜毛小道、朵朵、小妖、鬼妖婆婆、虎皮貓大人等一干閑雜人等,盤腿而坐在了巖洞口,然后等待著相關的程序進行。

  因為是我們所不熟悉的天葬,而且周邊有這么多職業的宗教人士,所以也輪不到我們插手。

  來人中帶來了作法事所需要的相關材料,我看見那頭劍脊鱷龍腹中被掏空,接著被十幾人喊著號子,拉到了天葬臺之上,橫陳躺著,然后那個身穿黑衣、臉戴面具的天葬師開始在眾位喇嘛的經文中做起了扶乩一般的舞蹈,神經質地抽動了十幾分鐘后,將這死去的革日巴上師,剝個精光,然后在他的背脊之上,劃傷了一個晦澀難懂的宗教圖案。

  這個圖案的主體,其實就是個“卍”字,至于其他的,我們便不是很明了了。

  再此之后,剖腹、取臟、切肉、剝去頭皮、割掉頭顱,骨頭用石頭砸碎并拌以糌粑,肉切成小塊放置一旁……一切都跟我往日了解到的過程,一般無二。

  眼看著之前還和我們并肩作戰的革日巴上師,被剁了個稀碎,那場面讓我們十分驚訝。雖然很早就知道了天葬的風俗,但是他們這般對待尸體,倒是讓我有一種感同身受的代入感,覺得自己仿佛也被分成了無數的碎肉,那種沉重的心里壓力,讓我們話語也在胸膛中,怎么也說不出來。

  很快,這一切完成之后,原本屬于革日巴上師的碎肉,被全數填充到了劍脊鱷龍掏空了的肚子里。

  他們的這種做法,也讓我十分驚異,要知道,為了表示自己的靈魂純凈,一般是不會把死者跟這般妖物,放置在一起的。不過沒有人跟我們解釋這里面的原理,天葬師開始嗚嗚地吹響了海螺,這聲音滄涼荒野,讓人心情隨著這大山一起,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過了一會兒,天空開始飛來了一群黑點,那個天葬師似乎很激動,朝著周圍的幾個喇嘛說了一句話,那些喇嘛的臉上居然露出了笑容,說了幾句,結果我們的頭頂一暗,一大群光頭禿鷲就降臨到了臨時壘起來的天葬臺中,在那個天葬師的引導下,開始爭搶吞噬起了上面的尸體來。

  我在這里面,居然看到了之前被朵朵降服的那頭白背兀鷲,這廝吃得十分歡快,不時和旁邊的禿鷲搶食爭奪著。

  鬼妖婆婆盤坐在我們的旁邊,經過之前在黑曜石棺柩中與飛尸的一番爭斗,此刻的她,身子便有些單薄,掩藏不住,流露出和朵朵一般的鬼妖氣息,雖然凌厲了許多,但與我們之前所見的樸實無華,似乎差了一些高手的低調。

  她告訴我們,這神鳥都是分族群和就食范圍的,一般不會越界,不會有這么多禿鷲出現,而它們此時出現了,說明革日巴上師之死,得到了神鳥們的同情。

  我表面點頭,其實心中還在腹誹,說這些鳥兒,不過就是餓了肚子,聞到這邊有食物上門,便擠過來了而已。

  不過瞧著這些身手高超的前輩,對于神佛之事,都是如此的謹慎而尊重,我也不便說得太多。

  在那些禿鷲有些瘋狂的爭食中,很快,革日巴上師的尸體被分食一空,然后它們才開始吃起了旁邊這頭五米長的劍脊鱷龍來。不過這東西忒大,并不是一頓兩頓能夠吃完,然而隨著天葬師口中的海螺和鳴哨不時響起,不斷地有好多黑影子,出現在了上空。

  我閉上眼,能夠感覺到在這古怪的嘈雜中,那一種別致的靜,是那種對生死的超脫和淡然。

  不但是對死者,而且也是對生者。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就是這種讓人動容的寧靜。

  天葬儀式完結之后,小喇嘛江白過來招呼我們,說我們是不是已經跟那個老道士達成協議了,要不要隨同他們,一起返回白居寺去?我和雜毛小道商量了一番,覺得雖然劉學道放過了我們,但是并不代表我們已經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現在公眾場合里,雖然追兵的力度已經被削至了最弱,不過我們還是要夾著尾巴行事才好。

  不然說不定哪個大佬腦子抽筋,又擺弄我們一道,那可就不好了。

  于是我們協商了一下,決定先返回鬼妖婆婆的佛塔中,暫且住下,養養傷,修身養息什么的,白居寺但凡有什么事情,隨時可以通知到我們。

  小喇嘛江白還要忙著布置清洗藏地邪靈教的事務,多少也要讓阻撓倫珠大師虹化的罪魁禍首,付出代價,而且他還需要將羅浮鐳射石中的倫珠上師殘魂轉世,以及相關的準備和處理,并無多少時間和精力,于是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天葬完畢,我們隨著大部隊開始回撤,這座山頭,是我們在天湖旁所仰望遠處的雪山處,遙遙往下走,到了半路,我們開始與眾人分開,然后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這才溜達到了天湖邊。

  湖邊的戰斗跡象仍在,不過茅同真和龍金海,都沒有再見到蹤影。

  我們在湖邊的草叢中摸索一番,將之前放置在這里所帶的背包和給養找到,然后沿著山脈腹地,返回了鬼妖婆婆所居住的佛塔之中。這一路上,鬼妖婆婆倒也和一個普通的藏族老婦人一般,叨叨絮絮,不斷地跟我說起我們走了,朵朵發現情況之后的絕望和可憐,像一個被人拋棄的孤兒.

  那聲音,就連她佛塔最頂層上面的灰,都給震落了好些個兒。

  鬼妖婆婆嘆氣,語重心長地說:“生離死別,這些東西老婆子也體會得多,所以特別能夠理解朵朵的痛苦,重見光明固然重要,但是一直和喜歡的朋友們在一起,這個對于朵朵的意義,比前者更加重要。”

  我點頭,表示知曉,問以后怎么做?

  鬼妖婆婆說她這里有一整套心法,這幾日會傳授給朵朵,以后可以勤加練習,并且不斷從我的身上吸收能量,假以時日,必定可以達到目的。我說好,當夜,我們草草吃了一些糌粑,在佛塔住下,感覺從未有的疲累。

  次日上午,聽到佛塔外面有人高聲喊,卻是小喇嘛江白,又來拜訪。

1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五章 一生,有你”

  1. 回復 2015/02/09

    陸左

    操,我的飛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