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章 額頭上的鬼臉

  說實話,這些年我也經歷過一些不為常人所知的東西和事情,但是,卻一直不知道怎么解釋鬼魂一說。

  同樣的,所謂蠱、所謂靈異、所謂降頭,所謂僵尸,所謂風水堪輿,所謂陰宅陽宅……所有的這一切,我都無法從原理上去跟你們解釋說明。

  但是,我也無法說服自己,它們不存在。

  有人說鬼魂是有記憶的磁場,鬼魂和身體的關系,就像是電磁波和對講機的關系,相依相存,人死之后,對講機沒有了,但是電磁波仍在,或許會在別的對講機上面體現出一些信息來,這就是鬼魂。這個說法很有趣,好像似乎也有一些科學的根據。我個人的看法,是贊同《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里面的部分論言的,即人生而有魂,死后靈魂自會歸于該去的地方。

  這個地方,叫做幽都(各地的叫法不一,這里不一一贅述)。

  鮮有人知道幽都里面的情況,知道的人,已然沒有任何痕跡留在這個世界上了。有假死的人回到人世,說的在一個黑暗的房間里轉圈圈,一個大門,光芒萬丈,踏進去便是幽都,一個小門,黑乎乎,返回去便是人間。當然,這些我都沒有經歷過,但我可以肯定地說,至少不會像佛教里面的地獄一樣,是個大監牢,要受盡苦難和刑罰。

  在我認為,佛教這一套,宣揚的是消滅個人欲望、忍耐順從、放棄反抗,這很符合統治階級的需求,關于地獄的論述,大概齊也是為了嚇唬在人世間飽受折磨的生靈——看看吧,相比地獄的生活,現在你們已經勉強不錯了,該滿足了。雖然我很認同佛教的大部分言論,比如勸人向善、比如因果循環、比如安靜心靈……十二法門里也有很多佛家的摘抄,我大部分的手段也是佛教的真言,但是,我對”滅人欲”這一點,一直不敢茍同。

  歷史證明,欲望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最大動力。

  后來我讀到劉欣慈先生的科幻作品《三體》系列,在驚嘆于其作品描繪的宇宙之宏大的同時,聯系我的經歷,我在想,是否鬼魂之類的靈物,跟我們現實的世界,并不處于同一維度,但是又互有交集的地方,所以才會留下這么多歷史上懸而未解之謎,才會有諸多宗教宣傳的神跡,才會有……我所見到的一切?

  當然,我不是一個道學理論家,也不是宗教傳播者,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旁門左道,并不為世人所知,做的也基本都是些具體而微的苦力活兒。揚名立萬,著書立作、解讀宇宙萬物本源之類的事情,還輪不到我來操心。

  我只是一個,來自苗疆、一路跌跌撞撞地前行的小小養蠱人。

  當然,后面我又養起了鬼來。

  ********

  一路周折,我來到吳剛的病房外面時,已經是夜間十一點多鐘。

  他父親知道我要來,特意派人去車站接得我。他住的是一件獨立病房,這顯然得益于他有一個處于領導崗位上的父親的緣故。樓道里燈光有些暗,我隔著房門往病床上看了一眼,然后問陪著我的吳剛父親,說現在還做噩夢么?他父親說做,不定時,基本上是三兩天一次吧。怎么樣,能看出些什么來沒有?

  我點點頭,問醫生怎么說這病情的?

  吳剛他弟、一個二十四五歲戴眼鏡的年輕人,說醫生判定是病毒性非典型性肺炎,現在在隔離,準備轉院治療呢。非典——這個名字聽得我觸目驚心,2003年的時候,這個詞可是代表了死神的邀請貼。我笑了笑,跟吳剛父親說我可以跟吳剛單獨聊聊么?他說這個要問醫生的意見,說有可能會傳染的。

  我笑,沒說話。

  吳剛他弟去找來醫生,是一個臉色浮白的中年男醫生,金魚眼,瞇著眼睛看我,說可以,但是要穿上防護服和口罩。我說別扯淡了,穿上這些玩意,還怎么交流?說完我也不理他們,直接把病房的門推開,走了進去,留下門外一堆人驚慌失措——我長得年輕,若是要確定自己的權威,肯定是要亮一些本事的。

  比如膽敢不穿防護服。

  吳剛沒有睡,斜躺在床上看著我,苦笑,說來了啊。

  我搬了個凳子過來,坐在他面前,給他掖了掖被子,問他怎么樣了?他說還好,就是最近老做夢,而且還高燒,說胡話。我說聽老馬講你夢到胡油然了吧?他仰頭盯著天花板,沒有說話了,陷入了沉默。我摸了摸鼻子,笑著說這個小胡,還真的是執著,這能怪誰?怪我們?還是怪矮騾子……吳剛開口了,他說后悔了,當初應該把小胡的尸體帶出洞子的,這樣子也不會讓他身首分離啦。

  他說我當時出來后在醫院昏迷,根本就不知道后來回去見到小胡的慘狀,肚子幾乎被掏空了,內臟里面全部是蟲,是白花花的蛆蟲,也有黑色甲殼的尸蹩,一拎起來四散,百多米外的腦殼,里面腦漿子都流干凈了,收斂的鄉民都吐了好幾個。

  我沉默了一會兒,說軍人嘛,不就是這樣子么?

  吳剛嘴唇顫抖著,說小胡還是個孩子呢。

  我們兩個都不說話了,確實,像死去的胡油然這樣的戰士,十九歲,同齡人大多還是個孩子,享受著父母翼下的溫暖。但是,既然入了伍當了兵,肩頭就有了沉重的責任。我沒當過兵,但是也能夠理解這樣的感情。這樣的氣氛大概持續了十多分鐘,我才問,確定是小胡的鬼魂在糾纏么?要是,我找找,把它送走吧,免得游蕩人間,不小心就灰飛煙滅了。

  吳剛點了點頭,說送走吧。

  這里講一點,世人都云:降妖除魔捉鬼。前兩者這里先不論,單說鬼。關于鬼的定義,眾說紛紜,我前文也提過一些,暫先不表,單提如何消除糾纏活人的鬼魂法子。為何說捉鬼呢?首先鬼是一段飄忽不定的東西,確定不了它的存在,只能防,斷不了根。所以說要捉,就像破案,循蛛絲馬跡,最后找到事情的關鍵所在,破之,則一切安寧。消鬼的法子很多,但是總結而言,大致分為三種:勸退、送走和鎮壓。

  勸退很好理解,通常沒有本事的凡人都會,就是當感到鬼魂纏身的時候,或罵、或嘮叨、或威脅,言明利害,講明道理,讓鬼魂不要糾纏。稍微老一輩的人都做過這種事情,比如我母親在我幼年時生病,就嘮叨,說不要來纏著我家崽,趕緊滾開去,要不然我叫我媽來捉你……大部分鬼都是膽小的,也有善良的,聽勸,說多了自然就不會纏身,另外找地方去。

  這種方法很大眾,通用試行,但是如果碰到了厲鬼,就不行了,它纏你,纏定了咬死了,那就沒法子,只好找專業人士來。

  專業人士一般就會選擇后兩種,第一就是做法念咒,將鬼魂超度之,送它到該去的地方去,人有人路、鬼有鬼道,各有不同,最好不要混居;第二種就比較極端了,適用于那種又兇又惡、而且怨氣還極為濃重的鬼魂邪物,直接將他的殘魂支魄,一下弄散,煙消云散,再也不存于任何地方。

  我說你睡吧,我自有準備,當小胡來找你的時候,我把他弄出來,勸上一勸,好送走他。

  吳剛咳嗽著閉合上了眼睛,我看見他眼睛上有淚痕,臉色蒼白枯瘦,印堂上有著青黑色的霧氣。我聽馬海波說過,胡油然是吳剛帶的兵,基層連隊,講究的是官兵一家親,兩年戰友兄弟情,想必他面對胡油然鬼魂的折磨,既是內疚,也是無奈得很。我走出病房門口,看著對我如臨大敵的醫生護士和吳剛的家人,吩咐吳剛他爸,準備些祭品和紙錢來。

  他問什么是祭品?我說整雞整魚、半坨肥豬肉,還有杯茶。

  吳剛父親立刻叫他二兒子去辦,然后問我怎么回事?

  我讓圍著的醫生和護士都散了,只留下吳剛父親、母親還有他弟妹,然后說起年前的事情。這些是他們也是知道的,就講那個小戰士因為死得比較慘,所以就有些怨恨,認為吳剛沒有把他帶出洞子,甚至連尸體都給蟲子糟蹋了,于是就纏了上來,莫得事,我送一送他就好了。還有,吳剛回家來,有沒有帶什么東西,血衣服或者其他的……

  他父親搖頭說沒有,倒是他母親記憶起來,說小剛經常對著一張合影嘆氣。

  我說回去把它燒了吧,活人不要老是活在過去的記憶里,念頭起得越多,鬼魂越是不得安寧。

  大概過了五十多分鐘,吳剛他弟回來了,氣喘吁吁,說太晚了,東西也都沒有備齊,沒有整魚,求爺爺告奶奶弄了四只整螃蟹,是陽澄湖大閘蟹,其他的都還好。我說將就吧,這大閘蟹就不要了,甲殼類的食物鬼怵,不喜歡,還是留給我當宵夜吧。

  趕了一天路,我是餓壞了。

  借了個臺子,我把祭品擺放上去,然后從隨身背包里面拿出常備的檀香、紅蠟燭,點燃,煙霧裊裊,有靜謐的薰香。我也不急,先把那一盤大閘蟹給消滅干凈,拿開去,放到角落里,把手擦干凈后開始念招魂咒。我一邊念,一邊溝通金蠶蠱。我初學乍到,能力并不顯,時靈時不靈,真正要給力,最終還是要依托金蠶蠱這個靈力增幅器。

  這咒語,其實是十二法門中”壇蘸”一節的基本功,用家鄉話誦讀,我念得熟悉。

  稽首社令陽雷君,分形五方土孛神,

  驅馬神鼓響皆應,降下真氣入吾身,

  凡居召處立感應,百里感聲無不聞。

  病房的燈是關閉著的,門外的人都退開了十幾米,黃色的燭火閃耀,青煙裊裊,我念了一陣子咒語,感覺到陰風一陣刮,轉身看吳剛扭曲痛苦的臉,我取出紅線,快速的捆住他的手腕、腳踝骨,然后點燃了一張黃符,輕嘆道:”胡油然兄弟,你終于來了……”

  金蠶蠱忽地一下出現,在半空中縈繞著。

  在吳剛額頭連著發際的位置,浮現出一塊黑色的斑痕,這斑痕慢慢凝聚變化,最后形成了一個指甲蓋一般大小的臉。有鼻子有眼睛,是人臉,惟妙惟肖。眼睛是一粒針眼大小的洞,無言地看著我。

  子時,陰風惻惻,含恨而生。

1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一章 額頭上的鬼臉”

  1. 回復 2016/09/05

    匿名

    下班了 改日接著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