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七章 執著,執念

  大戰之后,總要歇息,然而我和雜毛小道,卻是個勞碌命,經過一天的修養,第二日,我們便前往南卡嘉措家里,跟他道了一聲平安。

  這是一段不算遠的路程,這對處于恢復期的我和雜毛小道,恰好是一次復健行動。

  到了南卡嘉措家,我們才發現這個男人眼睛通紅,胡子拉碴,好似老了好幾歲。

  他見到我們很激動,連問我們現在還好吧,我們點頭說沒事啊,他沒說兩句,便謹慎地四處望,然后將我們拉到房子里,跟我們說起那日發生的事情,讓我們小心注意,對方已經追趕到這里來了,他這里,不安全了。

  我們笑了,讓他放寬心,說這件事情,我們差不多已經處理完了,以后,不會再有道士打扮的人過來,隨意查詢了。南卡嘉措連忙問怎么回事?我們也不好與他說得多細致,只是跟他把事情的大概講過,說我們已經和追兵,達成了初步和解。

  南卡嘉措撫掌說好,如此最好,你們兩個,都是好人,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情況,以后的話,一定能夠清清白白的。

  南卡嘉措知道我們跟白居寺喇嘛的關系不錯,便又問起這幾日傳得沸沸揚揚的倫珠上師虹化之事。

  我們并不知道白居寺在這一次事件的危機公關,做得如何,對于外界的宣傳又是什么口徑,于是只是當作不知情,問南卡嘉措都知道些什么?

  他搖頭,說現在傳言很多,有說倫珠上師已經去了空行凈土的無量宮中,有說還留下一個拳頭大的遺骸,準備建塔供奉,不過說得最多的,還是被惡鬼所趁,斷絕了虹化的路子。我沒有說話,這民間傳說,往往都是捕風捉影,做不得真,但又似是而非,讓人分不清真假。

  我也不愿意再說起此事,只是問南卡嘉措希望是什么樣的?

  他雙手合十,虔誠地表示,自然是希望上師能夠飛身無量宮中,得證果位,永享寧靜。

  我笑了,說既然如此,那么就當作是上師已虹化了吧,何必糾結。

  南卡嘉措笑著說也是,心既已往,何必執著?

  這般釋然之后,他大聲叫喚,讓他婆娘開始做飯,昨個兒剛剛把羊宰了,今天弄頓豐盛的,好好喝杯青稞酒。我們都說好,談話間,莫赤這小家伙喊著大叔,就跑了進來,見到我們,興奮地大叫師父,南卡嘉措拍著這小子的腦后勺,說你還真的是鼻子靈,這邊飯剛剛準備做上,你就跑過來了。

  一番熱鬧,吃過飯之后,我們與這些淳樸的藏民的挽留聲中辭別,然后返回佛塔。

  虎皮貓大人活蹦亂跳地在我們頭頂上飛馳,有了白背兀鷲這苦力,大人越發地懶了,策馬揚鞭,如同少年。

  回到佛塔,雜毛小道將前日埋在佛塔前方十米處土地上的雷罰,給挖了出來。

  經過差不多兩天時間的凝固,雷罰上面的精血已然凝練成膠,模樣有些奇怪,黑紅色,呈不規則的凸起狀,像一坨裹了膠的木棒子。而那日我們取得了劍脊鱷龍的妖丹,此物被雜毛小道給收著。

  虎皮貓大人告訴我們,桃木乃五木之精,在鬼門,能制百鬼,古壓伏邪氣者。

  此物過剛,易折,故而被劉學道一記無影劍,給震了個通透,難以為繼,此番雖有那鱷龍精血浸染,將那些拉損的間隙給填補了,但是雷意浮動,難以內斂,非原裝,難自控,說不得還會誤傷到自己,將自己電成了焦糊;而那妖丹融入雷罰,也需要一種溫和磅礴的中和之物。

  這世界上類似的東西不多,倘若真的想好,需得找一些桃元。

  何謂桃元,顧名思義,也就是桃木的元氣,獨木不成林,唯有那種有著悠久歷史的種桃之地,大片大片桃林子深處的土壤中,才會有孕育。這玩意渾渾沌沌,濃郁靈秀,倘若有一天產生了意識,那便是精怪,附身于樹,如雷罰的前身一般。

  聽到虎皮貓大人這一番說辭,我們便知曉雜毛小道短期之內,是用不了雷罰了。

  至于那所謂的桃元,這東西就跟雷擊桃木一般,可遇而不可求,哪里是能夠隨便找到的?

  不過雜毛小道卻也豁達,并沒有很糾結這件事情,說既然茅山這邊暫且停止追殺,那么雷罰也派不上什么用場。修道修道,最終修的還是個人,不如趁這一段時間,提高自己的修為才是。他說是這么說,但是眼眸之中,仍舊有些黯淡,我便想著,倘若是有那桃元的消息,定然還是幫他恢復才好。

  小妖連續幾天,情緒都不是很高,有些懨懨的。

  在所有人里面,她跟火娃的關系是最好的,時間也相處得最久,火娃這個脾氣暴躁的小蟲子被她治理得服服帖帖,相當狗腿,此刻火娃絕然地離去,最難過的應該就是小妖吧……

  而且這幾天,朵朵一直跟著鬼妖婆婆,在塔頂的空間中學習,并沒有時間陪著這小姐妹,郁悶沒處發,所以十分郁積。我看得有些擔憂,便唆使肥蟲子過去安慰那小狐媚子,結果沒多時,肥蟲子屁股紅腫地返回來,黑豆子眼睛里,滿是委屈和恐懼。

  作為一名稱職的怪叔叔,雜毛小道卻很有辦法,他從劍脊鱷龍身上抽出了一根妖筋,準備加成到那出至神秘之地,天山神池宮中的九尾縛妖索之上。不過他雖然對于煉器符箓之道,頗有天賦,但是一時半會,進度還是遲緩,不過他帶著小妖研究起此事,使得小妖的情緒高了一些,倒沒有再沉浸在緬懷和悲傷里面。

  看來,人的注意力,只要有感興趣之事,總是能夠得到轉移的。

  朵朵這個惹人憐愛的孩子,自從認了鬼妖婆婆當了干娘之后,不自覺地,就頗為勤勉,她將從地翻天手中得來的《鬼道真解》,拿來給鬼妖婆婆參考,然后得到了很多指點,我們在此處住下之后,鬼妖婆婆就并不理會我們的日常起居,整日都在佛塔頂端,傳授朵朵修行的法門。

  鬼妖體質不像人類,有時可以沉眠,有時卻不用睡覺,兩個稀罕少有的鬼妖在這佛法莊嚴之地,一個教,一個學,廢寢忘食,簡直就可以說得上瘋魔。

  然而在這短短的時間里,對類似于朵朵這種笨孩子進行填鴨式的傳授,這顯然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在嘗試了一天一夜之后,鬼妖婆婆終于明白了這個道理,放棄了;而在沉默了幾個時辰之后,她告訴我,決定給朵朵進行密宗灌頂大法。

  灌頂,是藏傳佛教密宗術語,它可導引佛心,明了佛性,播下種子,開啟智慧。

  灌頂的具體做法,是配合修持儀軌,用以驅散行者的所知障及煩惱障,或清凈身口意之罪業,并注入智能之力,讓受灌者透過不同的觀想,及咒力的加持,覺悟自己心性本質的訣竅,達到內在身口意、氣脈明點當下凈化,成為佛的身語意三門金剛。

  我并不知曉,鬼妖婆婆竟然能夠修得藏傳佛教本尊壇城的境界,得以實施此法。

  密宗四續部之無上瑜珈中,有分寶瓶灌頂、秘密灌頂、智慧灌頂和句義灌頂四法,儀式繁瑣,我們雖然聽說過,但是并沒能得以一見,此刻也是一般,鬼妖婆婆跟我提起之后,再次回到塔頂去,而我則被鬼妖婆婆支使著,去附近藏民老鄉家里搜尋些奶酪分泌的酥油。

  這東西也叫做醍醐,淋于頭頂,洗滌心靈,它便是佛教術語中,“醍醐灌頂”的由來。

  過完此法,朵朵便能成熟為修密之容器,猶如世間之授權,從此可聽聞修習殊勝之金剛乘。

  第三日,鬼妖婆婆牽著朵朵的手,出現在大家的面前,我并沒有感覺這個小蘿莉有什么特別的變化,同樣可愛,同樣甜美,只是感覺眼神靈動,跟小妖一般,透露著十分狡頡,也機靈古怪了許多,七竅玲瓏心,水晶一般皎潔。

  當然,這也只是感覺,小鬼頭噘著嘴巴叫我“陸左哥哥”的時候,我一樣被萌得受不了。

  大戰之后的幾天里,我們過得十分開心,看山看湖,除了偶爾緬懷一下有火娃在時的方便,倒也沒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沒有了追殺,心里頭也不會擔心壓在心頭的陰影,時刻降臨。到了第四日清晨,上次到村子里接我們的那個僧徒,再次前來接我們,于是步行一段時間,然后乘車到達了白居寺。

  此刻的白居寺依然冷清,門可羅雀,聽到了我們到來,小喇嘛江白匆匆前來見我們,將我們安頓在上次留宿的僧舍之后,他告訴我,說臨行之前,寶窟法王要見我和雜毛小道。

  我們對那個傳說中的老怪物,自然也是有些向往,一拍即合,便將小家伙們留在僧舍,由鬼妖婆婆照看,然后跟著小喇嘛江白一起出了門。

  出門向西,繞過了幾個長廊和扎倉,我們來到了西北角的一處土屋門前。

  門外掛著許多唐卡,色彩斑斕,江白帶著我們走進去,但見里面盤坐著一個眉毛垂到唇邊的老喇嘛。這老喇嘛雖然穿著不合身的紅袍,但整體看上去,仿佛脫了水的臘肉,跟那飛尸之前的模樣,倒是相得益彰,不分你我。

  兩人見禮,似乎平輩論交,當那個老喇嘛看向我的時候,突然有一聲古怪的嗓音,在我耳邊出現:“洛十八?”

2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七章 執著,執念”

  1. 回復 2015/06/14

    終于明白了

    原來陸左是十八的轉世,也是夜郎國國王轉世。那么陸左就是王的第十九世

  2. 回復 2016/02/26

    接樓上

    那么之前戰斗說的 你也敢跟我搶 是什么意思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