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五十章 虹光,入劍

  關于虹光能量之歸屬,其實并無多少可以供我們討論之處。

  因為法門不同,而且畢竟能量龐大,人體并不能夠貿然承受,所以這吸引入體,終究不是辦法,而入器具中,多少會與原本屬性有所偏頗,岔了路子;再有,這幾個喇嘛與倫珠上師的感情,有著我們所領悟不了的深厚,正如同沒有幾人能夠真正了解我與雜毛小道之間的情感一般。

  他們在心理上,自然也不樂意承受倫珠上師的遺澤,占他圓寂之后的便宜,這一來是會影響佛心,妨礙自己正常的修為,二來則是怕心有所感,憑惹牽掛,最終對自己都是弊大于利。

  如此一看,這讓邪靈教費盡心機的虹化能量,到了我們這兒,卻成了雞肋之物。

  小喇嘛江白的意見,是將這羅浮鐳射石留在此間,自有祁峰雪山的山神大人來看守,應該不會有太大的閃失,然而般覺上師卻另有異議,說邪靈教那些妖人,為事向來無所不用其極,倘若知曉此處有了滿載的羅浮鐳射石,豈不是憑擾了神靈的清靜?

  一直仰望天際、默默不曾語的寶窟法王低下頭來,環繞一圈,最后落在了旁邊那縛手而立的雜毛小道身上來。

  雜毛小道的感應極其敏感,剛一被注視,立刻抬目望去,但見寶窟法王凝望了他一眼,然后開口說道:“劍……”

  高人說話,向來都是珍惜詞句,不過雜毛小道也是福臨心至,連忙將自己背上那柄賣相甚為難看的雷罰取下,調轉個頭,將劍柄輕遞,送到了寶窟法王的面前來。

  寶窟法王將這柄裹了鱷龍精血的雷擊桃木劍拿在手里,并不介意此刻那如同路邊垃圾一般的雷罰外表,輕輕揮舞了幾下,有刻意減緩的呼嘯聲,仿若山風穿堂而過。

  法王一生中,或許從未拿劍,那捏劍的手勢也十分怪異,如同外國人拿筷子,不過這并不影響他此刻的精度和準頭,但見他身形忽閃,驟然出現在了場中,劍尖挑起了安放著的羅浮鐳射石,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那一霎那,寶窟法王揮劍,木質劍尖斬落在了堅硬如鐵的黑色石頭上面——

  砰……

  一聲怪異的聲響,從交擊處緩慢而生,恍若回聲,這一下才是真正實質上的音波回震,我感覺渾身的毫毛豎起,那堅硬如鐵的羅浮鐳射石上,裂開了一個米粒大小的缺口,然后有與那周身佛光區別開來的炫目虹光生出,如海綿吸水,悉數轉移到了黑乎乎的雷罰之上去。

  劍身上本有金色的雷意、表皮血膠那暗紅色的精血之氣在游動,與這七彩虹光糾結纏繞,并且在周身佛光的照耀下,展開了一場爭奪和融合的戰爭。

  整個場面十分絢爛奪目,仿若神跡,在我旁邊的雜毛小道身子繃得挺直,眼睛直勾勾地瞧著,大氣都不敢喘,仿佛心中吊著一個大秤砣。這段時間很短暫,霎那間,光影頓斂,寶窟法王將那雷罰往空中一拋,然后快速結出玄妙無比的大手印法。

  時間很快,他驟然打出了“唵、嘛、呢、叭、咪、吽”六個金光燦燦的藏文來。

  藏密修行,講究的是三密相應:手結印契,口持真言,意作妙觀貫穿整個修行過程,使身、口、意構成的自性,與咒、印、觀所構成的佛性相應,產生法性,掃蕩有始以來的浮躁垢習,方得大安樂自在。

  寶窟法王本來還有更加深奧的真言手印可加,但是此咒即是觀世音菩薩的微妙本心,久遠劫前,觀音菩薩就是持此咒而修行成佛的,故而一舉打出。他的此番舉動,端地是將這一修行之法,激發到了極致。

  望著這隱隱約約的金色符文,輕飄飄地在上空旋繞,最后被悉數打入那這雷罰之上,神光頓斂,恢復尋常土鱉模樣后,寶窟法王將劍挽了一朵劍花,然后用那極不標準的漢語說道:“好劍,好劍。你是身承大氣運者,就受了倫珠的這饋贈吧……不過這能量并不穩定,需另外調和,我已經用真言封住,待到機緣巧合日,才能夠助你,一舉成名。”

  寶窟法王修的是枯禪,慣于以靜制動,形如枯木,這是我們聽到他說過最長的一段話,簡直有中大獎的感覺。而他的這一番話語,讓我不由得想起了人生吊師周星馳作品《功夫》里面,那個賣武功秘籍的怪老頭兒,一本正經地說“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就交給你了”一般,十分奇怪。

  說完話,寶窟法王將雷罰還給了雜毛小道。

  雜毛小道小心將劍接過來,捧在手里,用心感受這里面所蘊含的力量。從表情上來看,他并沒有獲得力量的喜悅,而是皺著眉頭,面色肅然,就像授勛儀式上,那些故作認真的將軍們,似乎心中狂喜,但是又要保持淡定,使得他此刻的模樣,十分古怪。

  將劍交還給了雜毛小道后,寶窟法王又抬起頭,看了一眼天際,看著已然飄渺的倫珠上師,那干涸的眼中,似乎流露出了一些倦意。他回頭看向了般覺上師和江白小喇嘛,開口說道:“我回,倫珠的事,你們辦。”

  此話說完,他的身形一晃,便化作了一道紅線,飛出了這山口,離弦之箭一般。

  他在滿覆冰血的雪山上飛速流逝,最后化作了一個黑點,消失在了我們的視野盡頭。

  我的目力延伸,這才發現剛才羅浮鐳射石破口的那一瞬間,發出的沉悶響聲,竟然將我們周邊的積雪給震散了許多,有大量的雪從身邊滑落,將我們的來路給掩埋住。這剛剛生成的雪坡,普遍都比較松軟,行路難,而我們又沒有滑雪的用具,唯有等待些時日,待了雪自然凝積一會兒,方才能折返回去。

  倫珠上師離去之后,這山口的佛光便不再出現,天地一素,倒也別有一般風味,破口的羅浮鐳射石,如同腐爛的番茄,并沒有什么用處,小喇嘛江白將其放在場地正中,便不再理會。

  我們坐在山口處,除了雜毛小道外,所有人都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在為倫珠上師得以轉世重修,而發自內心的高興。我也是,心里面美滋滋的,感覺能夠參與這么一場法事,心中所悟,并不比那日虹化要來得少,覺得生死之間,似乎還有別的路途,可以去探尋。

  我見雜毛小道并不是很開心,便用胳膊捅了捅他的肚子,說干嘛一副被暴菊的委屈模樣,你要是忍不住樂,就大聲笑起來唄?

  躲在小妖懷里的虎皮貓大人抖抖翅膀,伸了一個懶腰,笑了,說小毒物,你這可真的是誤會他了,小雜毛現在可真的不是憋著樂,他現在正是犯愁呢。

  我一愣,說此話怎講?

  虎皮貓大人吧唧著嘴巴,說小毒物,你自己想想,為了獲得倫珠這虹化的能量,邪靈教居然派出了右使孤身前來,又有厲害人物前來接應,顯然對此事十分重視,你們上次也偷聽到了,這個跟他們的某一種大計劃,有著必然的聯系,倘若他們要是知道這能量已經轉移到了雷罰之上……你想想,小雜毛哪里能夠清靜得了?

  我翻著白眼苦笑,懷璧有罪,原來還有這么一層關系,難怪雜毛小道會如此郁積。

  不過那又怎么樣?

  我拍了拍這雜毛小道的肩膀,說我們跟邪靈教,早就勢同水火了,有什么事情,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兄弟倆個人共同扛著便是,還怕它個鳥兒?雜毛小道颯然一笑,將雷罰指向了頭頂的太陽,說也是,此劍若成,必將名動天下,能夠掌管雷罰,也算是我的榮幸,對,怕啥,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

  我們哈哈大笑,豪意頓發,江白小喇嘛湊過來,問我們準備什么時候離藏,倘若是在這藏區,并不會擔心這個問題,而且法王已經給這力量作了封印,尋常不會暴露,除非真正劍成,展現威力之時,方才會給人知曉,到那時,生米煮成熟飯,旁人也覷探不得……法王是修枯木禪者,更能明了天地,所以能夠對命運的脈絡,把握得清晰一些,方才會如此,你們不要辜負了他的好意才是。

  我和雜毛小道連忙點頭,說省得,省得,這虹光入劍,自是天大的好事,就像頭頂上掉下了一塊大餡餅來一般,砸得我們頭暈暈,所以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已。至于何時出藏,這個不知曉,不過這些日子,可能好需要多加叨擾才是。

  小喇嘛江白面露微笑,說我們都是在這世間修行的一分子,而且年紀又相若,雖然修的是不同的道路,但多加交流,總是好的,在日喀則的這些時間里,隨時歡迎過來找我,但有所知,無不告訴。

  般覺上師也走過來,說是極是極,兩位施主都是一時之豪雄,而且又經歷過生死,自當親近。

  諸事已了,眾人心中快慰,也都放松了許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