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五章 騙子自首,不速之客

  當時的場面,簡直就是惡心之極,包廂里面用的飯桌是圓形的,鋪著潔白的桌布,上面有十幾盤碟碟盅盅,都是些湘西特色菜,正中間還有一盅黃精燉老王八,十分滋補,然而因為之前聊得熱烈,所以基本上都沒有動過幾筷子。

  此刻這一桌子菜,被中年醫師口中噴涌而出的紅色蚯蟲給占領了,這些細線一般的小蟲子在桌子上游繞著,而好幾根,正好噴到了對面肥人虞老板的衣服上,死命往里鉆,嚇得他臉色慘白,哇哇大叫,拼命地拍打胸脯。

  旁邊的老封也嚇找了,不過他好歹是警察出身,退到墻邊之后,望著場中,若有所悟地皺著眉頭。

  我和雜毛小道自然是早有準備,帶著椅子往旁邊躲開。

  我捏著鼻子不說話,靜靜地看著雜毛小道調侃這行騙多年的父子倆個。那老頭子田炳華又驚又疑地看著幸災樂禍的雜毛小道,總算是感覺到有一些不對勁了,臉色憋得鐵青,似乎快要窒息一般,豆大的汗珠也浮現在額頭之上,伸出手往前指,剛剛說了一聲:“你……”

  他肚中便轟鳴如雷,一大口血就吐了出來。

  他這情形,與他兒子田夜廖那狀況又有所不同,吐出的是一塊血淋淋的肉團。這肉團是由無數細密的小蟲子組成,在餐桌中間蠕動了一會兒,跟那些紅色蚯蚓打成一團,場面十分怪異。這老頭兒吐完這口血,氣息終于順了過來,臉色蒼白得慘無人色。

  他倒也是一個闖過碼頭、見識過世面的角色,眼招子厲害,知道自己和兒子此番的表現,是遇上了高人,二話不說,拉著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兒子跪下,伏地不起,悲慟地說道:“小老兒有眼不識泰山,沖撞了您老人家,求高人放過小老兒吧,放過小老兒的這傻崽吧……”

  他倒也是一個演技實力派,說話間,眼淚就不要錢地奔涌出來,頭磕在了包廂光潔的瓷磚地板上,也猛,好幾下就有鮮血滲了出來。

  我從狀況發生開始,便沒有說過話,而雜毛小道卻一直在調侃這爺倆,使得老頭兒一直以為他才是正主,頭磕如搗蒜,聲淚俱下,而旁邊的田夜廖則捂著嘴巴,也跟著磕頭,場面一時間十分悲情。

  旁邊的老封實在看不過去了,咽了咽口水,斟酌完語氣之后,小心翼翼地跟雜毛小道說:“得饒人處且饒人,林森兄弟,要不然……你放過了他們兩個吧,一大把年紀的。”那胖子虞老板也隨聲附和,說對對對對,這位兄弟,你看看他們兩個,都磕成這副模樣了,就繞過他們了唄?

  雜毛小道訝然,一臉的天真無邪,說天啊,你們居然認為是我做的?不要血口噴人好不好?我們同桌吃飯,有誰看過我動手腳了,你們不質疑這飯店的衛生狀況,反過來還誣陷起我來,這是什么道理?

  他說得激動,無比憤怒,委屈地舉手發誓道:“這兩個人現在這個樣子,跟我真的沒有關系,不然,不然我他媽的……”

  他剛剛要發毒誓,我拉住了他,說老林,你何必如此激動,反倒像是你心中有鬼似的,何必?

  說完我又轉頭對這老封和這肥人虞老板說道:“他們二位都是當世的名醫,這點小狀況,倒是難不倒他們自己的,所以這里就不用勞我們操心了。事情鬧成這樣,這頓飯也沒有什么胃口了,既然歉都道了,我們的氣也消了,不過,答應的醫藥費可都還沒有說還呢。我看他們今天狀況似乎不好,改日我們再來取錢吧,先走了!”

  說完我拔腳就走,雜毛小道跟在我們的后面,趴在地上的那個老家伙悲聲震天,哭嚎道:“兩位小兄弟饒命啊,饒命啊,我們可不是什么名醫,只是招搖撞騙,勉強混口飯吃而已,吹的牛皮也只是圖個嘴快,哪里當得了真?別走啊,你們走了,我們就死定了!”

  他人老成精,知道倘若死扛下去,自己真的就扛死了,而且沒有一點兒證據,死也是白死,還不如痛快地交待,或許還能留下一條小命兒。

  聽到這里,走到門口的我不由得回過頭來,臉色陰沉地盯著這個留著白胡子、如同世外高人的老頭兒,瞇著眼睛,淡淡地說道:“好一個混口飯吃,你就為了混一口飯吃,誆騙了多少心急治病的老實人,延誤了多少病人的最佳治療時間,讓多少窮苦人兜里面那可憐的錢鈔進了你的囊中?混一口飯吃,你就要勾連上下,讓那些被你誆騙錢財的人,連找個主持公道的地方都沒有,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問一問自己,你對得起誰?”

  我將自己心中的怒氣,用最為冷靜的方式表達出來,而這老頭只是像個磕頭蟲一般,不斷地求饒:“嘎老兒(方言,小老兒的意思)該死,嘎老兒該死……”

  包廂里面出了狀況,酒店的老板和服務員,以及客人都圍了上來,瞧這場面,頓時議論紛紛。

  雜毛小道冷著臉,嘲笑道:“你說你自己該死,干嘛不去死啊,在這里跟我們磕頭有什么用,這是老天的報應,關我何事?”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老封也算是看出了一點門道來,攔著我們好聲勸解,不讓我們離開,然后掏出手機來,在過道上面,給馬海波打電話。

  沒多時,他折回來,把手機遞給了我,說王黎,老馬電話。

  我接過來,馬海波在電話那頭嘆氣,說陸左,你果然還是出手了,老兄弟,你不知道你現在的狀況么?事情一鬧大,到時候官面上追查下來,你們的身份豈不是都暴露了?

  我透過半掩的房門,看著在里面哭天搶地的這對黑心診所老板,冷笑道:“老馬,我當你是兄弟,所以才跟你說實話——好男兒有所為、有所不為,我有真本事,但向來不會用于常人,這是我的道德,不過別人倘若是欺辱到了我父母的頭上來,而正常的法律手段也不能夠撕破這點齷齪的話,我并不介意匹夫一怒。”

  我面色猙獰地說道:“艸,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家人父母都保護不了,要褲襠里面的蛋蛋有什么用!”

  馬海波慌忙勸解我,說陸左、陸左,你別沖動,這種人渣雖然不對,但是你犯不著跟他們計較。我了解你,你肯定不會要他們的性命的,說吧,要怎么樣辦才行?

  我眼睛瞇了一下,說老馬,這事兒是老天的報應,跟我沒關系,不過呢,如果他們能夠將自己的黑心診所關張,去局里面投案自首,將自己這些年犯下的罪行交待清楚,并且承擔罪行,該賠的賠,該坐的牢坐,我估計老天應該不會讓他們就這樣死去的吧?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說好,他跟老封說說,去溝通一下看。

  我說好,你跟老封說吧,不過我明天中午就要離開晉平了,到時候出了什么事,都別找我。

  我把電話遞給老封,然后看了一眼那個自稱神通廣大的倨傲胖子,笑了笑,跟雜毛小道說走吧,這里面的空氣,實在有些難聞,我們換一個地方去繼續吃飯吧。

  我們出了這酒店,然后沿著大街走,看著一中的學生放學,好多少年少女騎著單車歡快地從我們面前騎過,雜毛小道見我臉色依然有些陰霾,便笑,說好了,就這么幾個小雜魚,你至于這么不開心么?

  我望著那些洋溢著燦爛笑容的學生好久,才搖搖頭,說沒有,我只是在想,倘若我沒有被外婆種下金蠶蠱,碰到這樣的事情,我會怎么樣呢?

  他好奇,說會怎么樣呢?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這幾年來,我失去了許多,也得到了許多,很多對于普通人來說棘手的事情,我都可以輕松面對,能夠對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堅定地說不,我決不妥協。想一想,所有的艱辛和委屈,其實也是可以承受的吧?

  我們另外找了一家比較有特色的餐館用餐,這家的土雞燉茯苓,有股濃濃的藥味,不過倒也鮮美,苦中有甘。一頓飯吃完,我臨時買來的電話就響了,老封告訴我,經過一番思考,這診所的父子倆決定投案自首,將自己這些年所做的事情悉數供認,至于以后怎么判,要看法院,而那個虞老板也表示尊重他們的意見。

  我說好,事情就這樣吧,我知道了,希望老天能夠因為他們的幡然悔悟,原諒他們,這件事情我會一直關注的。

  我們在靖州待了一下午,四處游玩了一番,可惜不是六月天,楊梅不成熟,不然定然可以大快朵頤一番。下午的時候,我們確定了那爺倆兒已經去投案自首了,松了一口氣,讓肥蟲子偷偷地去給他們解除了所中蠱毒。

  其實我當時雖然憤怒,但是也有些擔憂,生怕這些家伙不知敬畏,閉上眼睛、硬著脖子跟我硬抗,到時候,說不定我手上就真的多了兩條性命。不過還好,他們都怕死,知道傳聞已久的苗疆蠱毒,是他們所不能夠理解的世界,因為敬畏,所以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如此最好。

  我回到了晉平,跟我父母說那黑心診所的兩個醫師,都投案自首去了,他們被騙的錢,說不定以后會補回來,他們都很高興,說老天有眼。

  到了次日中午,我接到董仲明的電話,說接我們的車子已經過了湘湖,很快就到我們家了,讓我準備一下。

  我點頭,然而還沒等到這車子,我家里又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