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七章 重回東官

  我沒有什么思想準備,聽到大師兄陳志程的這話語,一時語言停滯,不知道如何接茬,而雜毛小道則哈哈一笑,就說了一句話:“大師兄,我們可不是黃鵬飛。”

  與聰明人解釋,何須千言萬語,我們不由得都是哈哈一笑,沒有再說別的。

  大師兄坐在我們對面,仰頭靠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深呼吸,好是享受了一會兒,然后睜開眼睛來,說道:“都說改革難行,主要都是不想做事的人太多,想做事的人太少。年輕而富有激情的人,總是會被周遭的際遇所磨圓,然后同流合污,劣幣驅逐良幣,最后便是一潭死水。江湖上太平靜了,湖面下風波險惡,湖面上死氣沉沉,作為一根想做事的攪屎棍,我表示壓力很大啊……”

  啊哈哈……我和雜毛小道都忍不住笑,第一次感覺這個長得如同唐國強一般正派的男子,居然還可以這樣幽默。

  不過從大師兄這淡淡的疲憊笑容中,我還是能夠感受到他所面臨的巨大壓力。

  大師兄來到東南差不多也有半年時間了,局面雖然已經打開了,但是手下的可用之人,還是太少,以至于他會如此的忙碌,連晚飯都顧及不上。笑完,大師兄很欣慰地看著面前的我和雜毛小道,以及在一旁玩耍的兩個朵朵,說不錯,你們兩個現在的實力,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而且入藏一趟,眼界也更加寬廣了。說實話,后生可畏,我都沒有信心,獨自面對你們兩個人咯……

  雜毛小道謙虛地笑,說大師兄,茅山宗若論資質第一者,舍你其誰?只不過你的胸懷不在于茅山一城一池之地,而在于天下,所以才沒有在宗內有所建樹而已,但是你的本事,卻不是小弟所能夠比擬的!

  如此相互吹捧,聊了幾句,大師兄說關于我殺黃鵬飛一事,看的都是卷宗,頗多疑點,想聽我細細道來一番。我說好,仔細回想了一會兒,然后把當時的情況給他做了說明。

  這故事說來話長,談話期間,董仲明端進來一盤熱騰騰的什錦炒飯,并且將鬧騰的兩個朵朵領出了書房,到別處去玩耍。

  一席話完,聽完之后,大師兄沉吟了一番,說如此說來,這全部的過錯都是由黃鵬飛那個黃口小兒給引起來的,你倒是做得有理有利有節。

  我點頭,說的確如此,當時的全部過程,小妖知道,而白露潭也全程在場,黃鵬飛還拿槍威逼她做出選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白露潭最清楚不過,所以只要她肯提供最必要的口供支持,那么一切都明了——只可惜,這死娘們剛開始的時候還沒什么表現,結果回過頭去后,不但沒有顧及我們的同學之誼,而且還將我給陷害了,靠!

  大師兄看著義憤填膺的我,沉聲問:“那她怎么又突然會翻臉了呢?”

  我回想著,說我在監牢里面的時候,白露潭來見過我,告訴我她其實也是被逼的,而且說“他們”的勢力很大,我反抗不了的——至于是誰,她不肯講。我疑惑地問大師兄:“‘他們’是誰?,是西南局的趙承風么?”

  大師兄搖搖頭,說趙承風上面還有老古在盯著,他這個人很精明謹慎,是不會在這上面留下把柄的。所謂“他們”,要么就是楊知修,要么就是像吳臨一這種潛伏在我們內部的邪靈教分子……

  我想起吳臨一來,問他現在在哪里?

  大師兄說吳臨一招了,交待了所有的事情,他就是鬼面袍哥會的首席蠱師,而上次病蛆柑橘事件,其實是張大勇策劃的一起報復事件,主要目的就是一報怒山之仇,當然,也有將你引入酆都鬼洞里面的心思。現在的吳臨一已經在白城子入監了,估計這輩子,都沒有重見光明的希望了。

  我想起一事,說那白露潭呢,她可是我翻案中最重要的證人,她跑那里去了,我上次記得有人跟我說她失蹤了?

  大師兄說他當然知道,當時他安排人過去,就是準備從白露潭身上著手,然而她在我們開始逃亡的第五天清晨,突然就消失不見了,到現在都沒有人弄清她是自己跑了,還是被人抓走了,倘若是被人抓走了,那么是被誰抓走了呢?同樣的疑惑,也在其他人的眼里,這里面透露這濃濃的陰謀味,這也是上面的人開始試圖給你翻案的緣由。

  他想起一事,說對了,仲明告訴我,你不認識許映愚?

  我搖頭,說真不認識,為什么你們都會問這么一個問題?這位到底是誰?

  大師兄說這位是總局創立元老中少數還活著的,最早是中央警衛局出身,后來受命組建宗教局,可以說他是幕后主要創建者之一,地位很高。許老背景神秘,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反正我是不知道。不過聽說他和你一樣,也是一個蠱師,是最頂尖的那種!

  蠱師?我心中不由得一陣激動,本來以為像我們這種旁門左道,向來都是下里巴人,地位低下地很,自我出道以來也沒有見到幾個,沒想到居然在總局里,還有這么一位頂級大佬,跟我也是同樣的身份?

  我頓時就豁然開朗了,難怪到了后來,這追查力度突然一下子就松弛了這么多,原來是這位發了話,下面的人摸不清楚情況,所以都有些懵,按兵不動了。

  有了這么一位大神作靠山,想來我這小日子,終于是否極泰來了啊。

  我們摸不透大人物的想法,于是不再猜測,大師兄告訴我,目前在南方這一片區域,我們拿著楊操給的新身份,只要不張揚,基本上是沒事兒的。至于恢復清白,這個還得看楊知修的態度——師父他老人家沒有按時出關,這事情頗有些蹊蹺,所以他最近準備回一趟茅山,預定是七八月份。

  他看著我倆,說到時候會帶著我們同去,整個事件的首尾,應該就會在那時候,水落石出。

  談話進行到了這里,事情基本上已經結束了,大師兄問起我父親的病情,我說早上專家已經看過了,說治療不成問題,主要是需要時間,而我也有一個固本培元的方子,希望能夠在一年左右,將病情穩定下來。

  他點頭,說軍區醫院的醫療條件和安全保衛措施都是最不錯的,住進去的話,你就不用多擔心了。你要不要回你的事務所去看一看,你們兩個離開的這段日子,可都是雪瑞那個小姑娘,幫你們撐起來的……

  我們看董仲明端過來的什錦炒飯都已經有些冷了,便起身,說事情既然都這樣了,那我們先回去,到了七八月,再同去茅山。

  大師兄站起來,攬住我和雜毛小道的肩膀,說咱們都是家里人,也不說什么虛頭巴腦的事情,楊知修倒行逆施,弄出這么一堆事情來,讓你們平白蒙了這么多冤屈,這事情我是有責任的,不過你們放心,大師兄一定會還你們一個公道,絕對不會讓你們永遠這樣,生活在陽光之下的——對了,小明,你上次說的桃元,我找人查過了,在魯東那邊好像有分布,到時候給你具體消息。

  我們說好,你先吃飯吧,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大師兄沒有聽,而是一路把我們送到了宅院門口,小妖和朵朵正在客廳里跟尹悅玩得開心,見我們要走了,依依不舍,不怎么肯離開,好是一番勸。

  出了大師兄的住所,董仲明問送我們去哪兒?

  我說先去醫院吧,然后再回賓館,睡一覺,明天去東官,瞧瞧那些久違的朋友們。

  在醫院,我和我父母又待了半個晚上,這老兩口對此處的條件很滿意,說護士親切,醫生也和善,照顧得挺周全的,就是語言溝通有點障礙,不過不妨事。我爸的病對于這老兩口來說,一直都是心結,此刻得以解決,雖然還沒有好,不過多少也舒心了。

  其間我母親她還給我小叔大伯等親戚報了平安,臉上也都是笑容。

  她告訴我,說那個小余下午又來看過他們了,說起我在這邊有很多事情要忙。我母親表示只管去做便是,她和我父親在這里挺好,就是這高級病房住得有些不習慣,也沒個聊天的人。

  我告訴她我可能要回東官幾天,照看一下公司,她說你自去,不要耽誤了工作。

  有了我母親這般態度,而且醫院條件也還不錯,我就沒有守在跟前,第二天又去大師兄那里辦了些雜事,到了下午才離開南方市,誰也沒有通知,由之前載我們到南方省的司機老鄭,送往東宮市。

  兩個城市相距不遠,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這一路上的風景和建筑,我十分熟悉,然而相離足有大半年,卻多了許多陌生的風景。重新回到這個我闖蕩多年的地方,我感覺到了一種古怪的滿足,仿佛城市就在自己的腳下,如一個老朋友般。

  我們在萬江附近的一個廣場下了車,也不著急回去,四處逛了一圈。

  雜毛小道鬧著去放松放松,我看正是吃飯時間,于是提議先去吃飯,再回雪瑞的空中花園。然而本來以為要在第二天,才會和事務所的諸人見面,哪知在餐廳,竟然見到了財務簡四,以及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