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九章 事務所前的兩個人

  收斂好情緒之后,我尷尬地解釋了一番,雪瑞雖然并不怎么相信我的理由,不過見到雜毛小道、小妖和朵朵陸續上了樓來,卻也端正起態度來,與我保持距離,沒有再鬧。

  晚間吃飯的時候簡四說得簡略,而在藤蔓和花香環繞的花廳里,雪瑞跟我們說起了我們去年十一月份走了之后,不到一個月,便有一個中央的調查組前來事務所,進行調查,并且持續一個月的時間,所有人的行蹤和電話,都被監控了。

  后來一個叫做林齊鳴的人前來事務所,總算將那些個麻將臉給轟走,接著又有一個叫做董仲明的男人,過來給事務所辦理股份轉移的相關手續,說是獲得了我和雜毛小道的同意,暫時將事務所的主導權轉移到雪瑞名下,這樣才可以維持所里面的正常運轉。

  雪瑞人畢竟是年輕,所以求助了她父親李家湖和股東顧老板,得到認可之后,方才答允。

  說到這里,雪瑞跟我們小心解釋,說當時也只是權宜之計,這個茅晉風水事務所,無論到了什么時候,都是你們兩個人的,沒有了你們,這事務所就沒有了靈魂,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存在的意義。

  我們笑,說都是同生共死的老朋友,誰還會計較這個?

  雪瑞告訴我們,說聽到我們出事的消息后,她托了好多人,幫著打聽我們的下落,當得知雜毛小道在滇南麗江落網了之后,當時就急得不行,就準備離開東官西進,準備去營救的,結果被大師兄派著董仲明過來攔住了,并向她保證,說我們兩個不會有事的。

  后來才知道我和雜毛小道入了藏,從此音訊全無……

  雪瑞幾乎是咬著牙說地這些話,看著我和雜毛小道精神抖擻,氣場強勁,眼神銳利而清明,便知道這半年的時間里,功力已然有了長足的進步,害她白白地擔了心。

  知道雪瑞還餓著肚子,朵朵很自覺地去冰箱里面找來了食材,給她做了一頓簡單的兩菜一湯,聞到這久違的香味,雪瑞一雙眼睛都亮了起來,食指大動,連筷子都來不及拿,便捻了一點兒吃,大呼“好食”。

  她埋怨我,說自從嘗過了朵朵的手藝,她的胃口就被養刁了,再吃別人做的飯菜,就索然無味了,總感覺少了一些什么東西。

  待這個小姑娘吃完飯,我問起她父親的事情,雪瑞告訴我,說事情好像跟李致遠,也就是那個許鳴有關系,郭佳賓就是勾結了那個家伙,將一批玉石調了包,結果他父親的大部分流動資金都陷在了里面,十分麻煩。不過他父親近日都在緬甸,托了契努卡黑巫僧聯盟的頭臉人物出馬斡旋,至于情況怎么樣,這個可能要到時候才知道。

  事情竟然有這么復雜?我們都表示了驚訝,并且對雪瑞說,此事如果需要我們兩個出手,盡管吩咐——就現在的許鳴而言,對我們根本就構不成什么威脅的,不過就是個小角色。

  雪瑞問我們現在是什么處境,已經恢復自由身了么?

  雜毛小道搖頭,說暫時還不行,現在最重要的證人失蹤了,而案件也牽扯到了茅山宗內部的斗爭中,現在的茅山宗話事人一日不倒,估計我們便很難有出頭之日,當然,楊知修垮臺的日子也不久了,并且東南這一片地界,都是我大師兄的地盤,有他罩著,雖然不至于橫著走,但也不用擔心會隨時都會有警車前來,將我們給銬上車離開。

  我們現在,只需低調地做事做人,緩緩以圖——民不舉官不究,這個世界上的逃犯萬千,沒有幾人會一直盯著我們瞧的。

  雪瑞指著我和雜毛小道,說聽聞你們兩個在逃亡途中,將茅山宗的三個長老都給挫敗收拾了,一時間名聲大振,這說話的口氣,倒也牛了許多呢。

  我汗顏,說以訛傳訛,瞧這架勢,是準備捧殺我們么?——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那咬文嚼字的東西各有所長,但總不能夠擼上袖子分個勝負,武卻不行,隨便就可以打個桃花開,這世界上人分千種,未必個個都淡泊名利,倘若是有這么一兩個對我們看不慣的狠角色找上門來,那豈不是麻煩死?

  打得贏還好說,倘若打不贏,落敗了,那就更加難過,而且還會憑添對頭……

  好久沒有見面了,我們在花廳里聊到了凌晨,女人們精神奕奕,而我和雜毛小道則呵欠連連,困得不行,可見在心理上,應付女人比應付追殺還要難對付。

  雪瑞見我們都困得不行,便將我們踢出花廳,讓我們都滾到樓下睡去,至于小妖和朵朵,她們要夜談到天明。

  我們如蒙大赦,紛紛告辭,下了樓梯,我準備回威爾的房中歇息,雜毛小道卻是精神抖擻,將自己衣冠整理抖擻,拉住我,說小毒物,長夜漫漫,無心睡眠,不如我們去那紅塵世界,顛撲一番,將這幾個月的霉氣都一洗而空,你看怎么樣?

  瞧著這家伙眉飛色舞的興奮模樣,我嘆氣,說算了,我是真困了,要玩你找老萬吧。

  我剛一轉身,他又拉住了我,右手拇指和食指不斷搓動,猥瑣地笑著,我知道這位大爺身上沒有銀兩,我們的銀行卡被凍結了,跟雪瑞拿肯定是要被扁死的,無奈之下,我只有返回房間,將上次亞也給我們留下來的跑路基金拿了一些,然后遞給了他。

  他嘿嘿一笑,拍著我的肩膀說好兄弟,然后轉身離開。

  我嘆氣,本以為這兄弟經歷了這么多事情,性格變了很多,然而一回到這繁華都市,那不正經模式一開啟,又變成了如此這般的模樣來。

  一夜無話,次日的早餐時間,在三個女人狐疑的目光中變得氣氛緊張。

  朵朵指著正在旁若無人地大吃大嚼的雜毛小道說:“蕭叔叔又去找壞女人了……”

  在這小蘿莉面前,老蕭倒也還要一些面子,趕忙反駁道:“誰說的,不是,蕭叔叔是出去辦事兒了,正經事呢!”朵朵說那怎么有一股香粉的味道?雜毛小道答曰:是給那些可憐無依的小姐姐們送溫暖去了,自會沾上一點兒胭脂氣,無妨,無妨……

  旁邊正在用刀叉切牛排的小妖不懷好意地看著我,我莫名其妙地回了她一眼,但見那銀質餐刀,已然無聲無息地將那骨瓷餐盤,給切了一個角來,這個小狐媚子陰惻惻地說道:“你要敢學雜毛叔叔,不給朵朵樹立一個好榜樣,你就等著吧……”

  她笑得邪惡,話還沒有說完,我的冷汗已經濕了一身。

  用完餐,我們準備去事務所跑一趟,見一見事務所里面的人,也算是穩定人心。

  雪瑞的紅色奔馳小跑只有兩個位,而我的藍色帕薩特又因為槍擊事件后,返廠維修的時候低價處理了,雪瑞問要不要叫老萬開公司的車過來接我們,我說不用了,你載小妖去,我們坐出租得了。

  此行不談,到了位于第一國際的茅晉風水事務所,我們受到了最熱烈的歡迎,所有的員工都在門口等待,歡呼震天,老萬和小俊激動地沖上前來,將我和雜毛小道抱得喘不過氣來。

  相比之半年前,事務所的人事又發生了一些變動,蘇夢麟被顧老板抽調回香港去支持總公司事務,頂替他的是另外顧老板另外一個老手下王鐵軍。老王這個人辦事的手段一般般,并不如蘇夢麟那么八面玲瓏,當然,這個也符合常理,而且顧老板也跟我們解釋過,畢竟我們離開了,他把手下大將擱在這人,確實有些大材小用。

  除此之外,事務所多了兩位風水師,這我們也是知道的,一個是香港來的李悅,梅花精算出身,祖籍福建莆田,一個是趙中華介紹過來的唐道,習的是《滴天髓》、《增刪卜易》的路子,算不上神通,但也還是能夠撐一撐場面的。

  我們此次回返,自然不能說這倆老板的身份還是在逃犯,只是說年前去了西川藏區辦事,鬧了些誤會,現在誤會解脫了,于是就回來了,不過我們現在的身份特殊,在全國各地都有生意,不一定會在這里常待,只有碰上那棘手的事情,方才會親自處理。

  歡迎會后,雪瑞搬了一堆賬目到我的辦公桌前,說要跟我對帳單,講一講經營,雜毛小道聽到這個就頭大,便表示自己就不參與了,他要出去,跟事務所的每一個成員談心,說了些鼓勵人的話語,增強凝聚力。

  如此忙忙碌碌到了中午,老王去附近的餐廳訂了一個包間,吃了一頓簡單的工作餐,以示慶祝。

  中午回來的時候,我們發現事務所門口有兩個男人正在守候,穿得西裝筆挺,一個年齡四十來歲,戴著眼鏡,另一個是小年輕,都文質彬彬的,見到我們一伙兒人返回來,那個中年男人走上前來,稍微鞠了一個躬,朝著我們問道:“請問你們是茅晉風水事務所的員工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