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十一章 大師兄的請求

  林齊鳴上來與我們熱情握手,說兩位相召,所為何事?

  我們請他落座,屁股剛挨沙發,雜毛小道就開始發難,說你把我們事務所的一朵花兒偷偷摸摸給摘走了,是不是要給我們這當老板的,一個交代?

  林齊鳴哈哈笑,說兩情相悅,何來掛礙,你們不要提防我,得防著點董仲明那小子,據說他對雪瑞有那么一點兒小意思,總是纏著雪瑞發點小短信、晚餐邀請啥的,這才是你們真正的大敵呢……

  聽到林齊鳴這般說,雜毛小道面色古怪地瞧著我,哈哈大笑。

  閑話扯完,我問林齊鳴最近打算什么時候回去?他想了一下,說明天去南方跟陳老大見一面,然后回帝都敘職了。雜毛小道問他,說你這次來辦的事情還沒有搞定,是不是需要去跟我大師兄討一個說法?

  林齊鳴一愣,繼而搖頭,說沒有,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對方的責任,跟陳老大沒有太大的關系,這里面的門道很多,繞繞彎彎,并不是你們所能夠理解的,站在陳老大的立場,這樣的袖手旁觀,其實反而是更加合理,也符合上面的意圖……咦,等等,你們兩個什么意思?

  雜毛小道將之前收到的名片遞給林齊鳴,他看了一眼,露出古怪的表情來,說他們倒是神通廣大,竟然會找到你們來。

  我點頭,說老林,我們這事務所開門做生意呢,天職就是給你們查遺補缺,做那潤滑油,處理各種你們這些官老爺顧及不來的事情,勉強混口飯吃,別人找上門來了,總不能夠將他們給推出門外去吧;但是呢,我們又怕與官方這里會有什么沖突,所以才會找你過來了解一下,免得稀里糊涂地做錯了事情。

  聽我說明緣由,林齊鳴笑了起來,說原來如此,其實你們倒是多慮了——陳老大有他的考慮,不過并不反對民間組織來參與此事。而且他不僅不阻攔,甚至還要請了人暗中幫助,主要就是因為受害者,都是我們自己的普通工人……總之一句話,你們只管去,獅子大張口,能搞定的話,皆大歡喜。

  我們雖然不太清楚這里面有什么曲折存在,但既然林齊鳴給了我們這么肯定的回復,那么也就沒有什么心理負擔了,于是就不再糾結,聊了一些輕松的話題。

  講到最近的局勢變化,林齊鳴感嘆,說有一位很欣賞陳老大的老同志去世了,所以最近陳老大的日子并不好過,而林齊鳴在總局,也沒有什么存在感,不過最近整體還算是比較平淡,各地皆無什么要緊的事情,去年鬧得比較兇的邪靈教,也處于蟄伏狀態,所以他們這會兒倒是悠閑一些。

  聊不過幾句,他便與我們告辭,出了辦公室,跑去找簡四去了。

  我跟雜毛小道、雪瑞商量要不要接這單子,畢竟雖然我們在大師兄的治下,各方面都有打點,就這般素面出去,也不用擔心被請吃茶,但多少還是要低調一些好,不然事情倘若是真的計較起來,我們畢竟還不是清白之身,一個小警察,都可以拘我們。

  雜毛小道提議雪瑞過去,雪瑞不肯,說憑什么賣苦力的活兒都讓她來干,我們卻坐享其成,不干?

  我摸著臉苦笑,說別人慕名而來,結果卻吃了個閉門羹,結果他們出去只會說我們事務所沒人,虛名而已,到時候傳出去,可真的不好聽。

  幾個人好是一番商量,都達不成統一意見,突然辦公桌上面的電話響了起來。

  雜毛小道跑過去接通,說了幾句,臉色古怪地掃了我們一點,然后點頭,說好,沒問題。

  掛了電話,他走到我們面前苦笑,說林齊鳴那家伙轉身就賣了我們,偉相力的人來到事務所的事情,大師兄已經知道了,他在電話那邊請我們務必去一趟,也算是給他私人幫一個小忙。

  雜毛小道說他答應了,我們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大師兄這賣的到底是什么關子。

  不過既然他開口了,那我們便也不好拒絕,于是拿著謝一凡留下來的名片,照著電話號碼打了過去,很快,那兩個臺灣人便來到了事務所,問我們考慮得怎么樣了?

  雜毛小道告訴謝一凡,說此事我們可以參與,不過有兩點需要提前說明:這一是我們現在的身份不便公開,所以到時候我們不會在媒體和公眾的視線中露面;第二點,我們需要積極的配合。

  謝一凡表示了解,做這一行的,五弊三缺,大部分人都喜歡低調,也有忌諱;至于配合,我們是懷著極大的誠意前來的,我的助手羅喆會全程陪同,如果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他解決。

  我們點頭,說好,那就沒問題了,何時出發?

  謝一凡說自然是越快越好,不過有一件事情,可能要提前說一下……他的話語里有些遲疑,不怎么好說出口,雜毛小道眉頭一掀,說怎么?有什么事情,直接提便好,我們要提前溝通好,免得到了合作的時候,有許多不便利。

  許是雜毛小道這一瞥,氣場太強,謝一凡擦了擦額頭上面的汗水,然后吞吞吐吐地說道:“除了兩位之外,我們還有請來兩岸三地的其他風水師,所以,到時候……”

  好女不嫁二夫,同一個任務居然會請來不同的人,這個東西確實有些行業忌諱,不過這也能夠說明他們確實是有些著急上火了。茅晉事務所自出道起,便是踩著同城金星、萃君、福通源等風水公司上的位,最不怕的就是競爭了,于是雜毛小道哈哈一笑,說如此甚妙,還以為此行會十分平淡,多了這些個同行,不但能夠交流心得,而且還能夠同場競技,豈不是妙哉?

  聽雜毛小道如此自信的言語,謝一凡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說蕭先生不但本事過人,而且還心胸豁達,不愧是成名人物,如此的話,那我們先將合同簽署,然后折回公司匯報,明天就會有人過來接你們……

  我擺擺手,說無妨,事務所有車,到時候直接過去便是。

  這邊商量完畢,我們將這二位臺灣同胞送出了事務所,然后與雪瑞商量了一番,她這兩天與小妖、朵朵打得火熱,并不想跟我們去鵬市辦事兒,讓我們自去,留下兩個朵朵陪她,她坐鎮家中即可。

  我不同意,小妖我倒是管不著這小狐媚子,朵朵現在每天晚上,都會在我的一米之內打坐練氣,吸收幾乎沒有人能夠看得出來的尸丹氣息,這功課是鬼妖婆婆交待的,可耽誤不得。

  然而朵朵好不容易能夠放一天假,就犯了懶,耍著賴,要跟著雪瑞一起玩兒——也不知道這三個女孩子攏在一起,怎么會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聊。最后雜毛小道無奈,說要不算了吧,反正東官和鵬市相隔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又不是去多遠,便讓這兩個小妮子待這兒唄,憑咱們兩個人,還弄不了那點兒小事?

  我一想,也拗不住這些小家伙,只得作罷。

  當天下班的時候,我們事務所聚餐,也算是一個正式的歡迎會,林齊鳴和聞訊而來的趙中華、曹彥君都有參加,至于阿根和古偉這些普通人雖然同城,但為了保密,也沒有叫,就是小范圍地聚一下。

  趙中華和曹彥君都知曉我的酒量,故而除了之前的禮節外,淺嘗輒止,然而林齊鳴這個總部領導卻并不知曉,而且我和雜毛小道兩個人又惱恨這個家伙跑到我們事務所來泡妞兒,于是開始糾集人給他灌酒。

  林齊鳴本來是個穩重的性子,不然也不會繼任大師兄的位置,不過這在心愛的女人面前,卻也有了些自尊,于是跟我拼酒——在連著喝了十杯52度的白酒之后,他盯著我那掛著淡淡微笑的臉,幡然悔悟:“我擦,你作弊!”

  他可算是想起我肚子里面,還有一條嗜酒如命的肥蟲子來。

  不過此時已完,酒勁兒上頭,林齊鳴栽頭倒下,接著我們安排簡四去照顧——作為哥們兒,我們的安排也算是仁至義盡了,能不能攻入這臨門一腳,就要看林齊鳴這個家伙的本事了。

  當晚大部分的事務所成員都喝了個酩酊大醉,恣意歡謔,老萬抱著我哭,說知道我犯事的消息,他這大半年過得都難過,連那事兒都沒有興趣了,昨天蕭老板過來找他,激動得他淚流滿面,一夜七次郎,妥妥的……

  幾個新來的成員跟我們喝過幾杯酒,也放開了,都是不錯的人,彼此交心,也少了許多隔閡。

  次日早晨,開完早會之后,老萬開著公司配置的商務車載著我們,前往鵬市。

  我們并沒有直接前往偉相力的工業園區,而是先找到了在附近開自助餐廳的阿培和孔陽。

  我們差不多有一年多的時間沒怎么聯系了,當日開張時還頗為冷清的水晶烤肉,此刻方才是早上十一點多鐘,就差不多滿場了,這不大的店面,也算得上十分火爆。我在服務臺找到了正在忙著記賬的阿培,看到我們的到來,他又意外又驚喜,飛快地繞過服務臺,啊的一聲大叫,將我給緊緊地抱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