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十三章 同行濟濟

  這兩人,一個青褲白衫黑布鞋,年約古稀,頷下有飄逸的白色長須,面帶微笑,一副有道老神仙的打扮;而另外一個則是妙齡女郎,高跟鞋,穿著一件修身藍色旗袍,鴉色秀發盤在頭上,鵝蛋兒小臉上面寫滿了高傲和自負,冰山美人兒,頗有種名門貴女的豪門氣質。

  一同走出來的,還有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跟這兩個氣場很強的貴賓聊著天,談笑言歡。

  謝一凡上前招呼,神情倒是恭謹得很,說了幾句,然后手往回指,朝向了我們這邊兒來。那個妙齡女郎眼睛往這邊斜了一眼,正好與我們的目光對上,眉毛一挑,似乎頗為不屑。我微微皺眉,瞧著架勢,仿佛是同行的樣子,不過不知道是在哪兒混飯吃的——就這勁兒,倒也沒有尋常高人的架勢。

  真正有本事的人,哪個不是低調再低調,態度哪里會流露得這般明顯?

  很快,這一老一少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越過大廳,走到了我們的面前來。

  謝一凡給我們做介紹:“各位,這位是臺灣花蓮的姜鐘錫大師,師承臺灣皇極風水派,著有《陰宅風水》、《梅花算術預測》等多部著作,曾經給著名的金門朱秀華女士鑒定過借尸還魂的真實性,在東亞一帶,是頂級厲害的風水師;這位是姜大師的徒弟張靜茹,臺灣易經文化研究院代理副院長,國立清華大學國學講師,被業內譽為中國最有潛力、最為年輕風水專家之一……”

  這響當當的名號一出來,臺灣人只以為我們都會起立鼓掌,夾道歡迎,然而除了吳萃君站起來外,其余如我一般的人,全部都裝作沒聽到,摸摸鼻子不說話。

  其實這也是同行相輕的其中一種,畢竟大家能夠闖出一些名頭來的,都不是初出茅廬之輩,誰的頭頂上沒有戴幾個光環?我們這種野雞路子,不是還花了錢搞了一個中華易學研究會榮譽教授的名頭?可是這中華易學研究會的門往哪里開,我們依舊也不知道。

  所謂風水師,名頭真心不重要,大家真正看中的,是手里面有沒有活兒,能不能夠鎮得住場面。

  不過這般敷衍的態度,確實也有些不是很和諧,白胡子老頭兒姜鐘錫年紀大了,氣兒順,倒也沒有說什么,那個妙齡女郎張靜茹,倒是氣壞了,狠狠地瞪了一眼我們這些家伙,然后回頭跟那個胖子說了幾句話。

  她說話聲音雖小,但是卻堪堪能夠給進入到我們的耳朵里:“李經理,你們從哪里,請來這么些個……”

  她話沒有說完,然而意思卻表達到了,我旁邊的好幾個人都是臉色一變,惱怒上了心頭。

  我之前說過,諸等秘術,因為一些眾所周知的原因,隱匿失傳甚多,國學凋零,許多人不知不曉不聞,反而是香港、臺灣之地,繁榮昌盛,流派紛起,而這些地方的同行,普遍都不怎么瞧得起國內的師傅,如此態度,也算是正常。

  我特意關注了一下雜毛小道,這廝也是臉色一變,然后一雙眼睛幾乎變成了燈泡,閃現精光,咽著口水,幾乎有沖上去,將這件藍色錦緞旗袍給撕開來的沖動。

  我略微有些無語,這個家伙并沒有聽到我們面前這小妞兒的羞辱之意,反而更加注重別人胸脯前那高聳的起伏曲致。不過他這一招也算是有效,在那貪婪的、幾乎想要將人扒光的目光注視下,這個女郎收斂了一些驕容,下意識地拉了拉裙角。

  我們沒有說話,倒是那個吳萃君走了上去,拱手說道:“竟然是姜世伯,侄女吳萃君,這番有禮了。”

  姜鐘錫聽到這見禮,略微有些訝異,沒有想起來面前這個短發精明女人,是何方人物。

  不過吳萃君很快提醒了他,說家父吳琊,匪號玄三狼,不知道姜世伯可曾記起來了?她話音剛落,這姜鐘錫恍然大悟,說哦,原來是三狼的女兒啊,沒想到啊沒想到,上次見你,還是一個梳著羊角辮的小姑娘,這一晃眼幾十年,竟然這么大了——聽你父親說你在內地開了一家公司?

  吳萃君立刻遞上名片,說道:“萃君顧問,開在東官,小女也是憑著父親教的手藝,勉強維持些生計,還請姜世伯多多指教才是……”

  姜鐘錫接過名片瞧了一眼,然后遞給旁邊的妙齡女郎張靜茹,頗為謙虛地說道:“你父親與我本事相若,談不上什么指點,今番能夠在一起共事,也算是有緣,無需多禮。”

  這熟人見面,一番攀談,之前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一下子就給沖淡了很多,那個中年胖子走到中間來,舉著雙手喊道:“諸位,鄙人李皓,是集團行政部的經理,今天請大家過來呢,想必大家多少也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在這里呢,我代表我們董事長懇求大家,希望能夠盡早解決此事,恢復集團的正常生產和穩定,至于外界對我們集團血汗工廠的種種指責,我想說,對于同類企業來說,我們已經做得足夠好了,當然,我們的工作也在繼續,希望能夠更加人性化……”

  他到底是一個領導干部,說話跟我們大陸這邊差不多,廢話連篇,官話套話一堆堆。

  說完之后,他引著大家到了二樓的會議室,先給在場的所有人都做了一個簡短的介紹,然后將此次事件的具體細節和過程,用PPT放映的形式,都給我們做了仔細的介紹。

  因為之前做了一些功課,我對這些細節并不是很在意,而是左右看了一下,發現參與此次事件查探的,主要有六家,我和雜毛小道的茅晉事務所算一家,萃君的顧問公司算一家,臺灣大師姜鐘錫和他徒兒張靜茹算一家,還有三家,一家來自鵬市,一家來自南方市,還有一家,居然來自朱晨晨和歐陽指間老先生的家鄉江門。

  如此濟濟一堂,又各自都有著競爭的關系,所以會上熱烈發言的人很多。

  我和雜毛小道都有一個相同的性子,就是不愛張揚,雜毛小道雖然愛耍弄嘴皮子,但是也特別分場合,倘若是自個兒擺攤算命,那小嘴吧嗒吧嗒能說一天,但是在這種場合,卻并不吭氣。同樣的還有臺灣來的兩位大師,也都瞇著眼,不說話,只是掃量著場中的各位。

  我感覺那個叫做張靜茹的妙齡女郎,她的目光似乎總是有意無意地朝著我們這邊掃量過來。

  哎呀媽啊,這是要看上我的節奏么?

  我在心中惡意地揣測著,對這個長得像模特多過于風水師的妹子,有著不是很好的觀感——或許是因為我這個人向來都是在底層摸爬滾打,接受過太多的白眼和不屑,所以下意識地對那些自我意識十分強烈的人,抱有一種疏離的態度。

  無論是誰,我們生而平等,在人格上都是一樣的,何必擺出這番高高在上的驕傲模樣呢?

  會議開了差不多有兩個小時,一群人討論得臉紅脖子粗,將此事的種種疑點都列舉出來,借以彰顯自己的眼光和專業,我和雜毛小道默然不言,時而觀察周圍諸人,時而埋頭看了看桌子上給的資料,期間雜毛小道接到一個電話。

  他出去說了兩句,回來的時候,說是董仲明打過來的,說有人舉報我們兩個在偉相力工業園露面,問是不是在逃通緝犯,小董已經把這件事情給抹平了,不過讓我們盡量小心一點兒,倘若事情真的鬧大,陳老大這邊可能也罩不住的。

  我瞥眼看了一下正在慷慨激昂呈詞的吳萃君,想來就是這個娘們暗中做了手腳——自錦繡閣講數比斗以來,我便能夠感覺到這個女人的心機和好勝心,不是一般的強烈,乃至到了有些瘋魔的狀態。

  我問雜毛小道怎么辦,要不然我們先撤吧,懶得沾染了這些污垢?

  他搖頭,嘴角上面浮現出了古怪的笑容,說既然是大師兄托辦的事情,搞好便是,至于這女人,我找她好好地、深入地談一談。

  這會議對于某些人來說是舌辨群雄的表現機會,然而對于我們來說卻有些無聊,到結束的時候,我得到三條信息:一,入夜之后,在場各位在安保人員的陪同下,至工業園各處觀風識水;二,如有必要,可以前往停尸房察看最近兩個死者的尸首;三,集團公司還從五臺山請了一位高僧,會這兩天到達。

  聽到第三個消息,我不由得有些好笑,這兩位臺灣同行自視甚高,然而他們的雇主卻并不是完全信任,不但請來了我們這些周邊名家,還不遠萬里,跑去晉西去請人,真不知道他們倒是得意什么。

  會議結束之后,集團行政部給我們安排地方暫住,之后的時間可以自由行動,至晚上會合。如果需要巡廠以查風水,他們會派人員陪同——這個工業園實在太大了,一個人在里面轉,說不得就會迷路了。

  剛才進來的時候,我也大概瞧了一下,能夠看出這里的格局,是有請人專門看過的,倒也中規中矩,瞧不出什么花樣來,于是沒有在浪費時間,準備靜待晚上。散會之后,雜毛小道去找吳萃君談事,我剛要先走,便聽到身后有人用臺灣國語叫道:“喂,你,站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