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章 抽絲剝繭,南洋降頭師現

  難怪一直聯系不上雜毛小道,原來這哥們陷進去了。

  誰下的手?

  我腦海里一下子就想到了一個聲音洪亮、一臉偽善的中年人,這個據說在江城黑白兩道通吃的男人,若論嫌疑,他最大。為何?首先他有動機,雜毛小道說過,關注這顆所謂的修羅彼岸花果實的江城大佬中,他便是最上心的一個;其次,能夠想到果子被我和雜毛小道做了手腳的人里面,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因為我們的不在場證據,就是請東方星夜總會的楊經理和劉哥,做的偽證;最后,我對他的印象極其差,這一點也許十分唐突荒謬,但是,我的直覺卻一向很準。

  這個男人,就是東方星夜總會幕后的老板,段天德,一個和武俠書《射雕英雄傳》中反派同名的家伙。

  若是他,精明的雜毛小道算得上是小綿羊睡進老狼窩,烏骨雞遇見了黃鼠狼,真真是自投羅網了。

  段叔的實力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是一想起那個叫做樸志賢的安全助理、貼身保鏢,想起他那清澈如同冰鎮礦泉水的眼神,就覺得懸。我是什么人?一個在溫飽線上苦苦掙扎的小老百姓,他們呢,是刀口喋血、殺場爭雄的職業人士,單看這些人身上散發的那淡淡血腥氣,都不知道有幾條人命在手。

  我瞬間想起了挑戰風車巨人的堂吉訶德同志,何其悲壯,何其傻“波依”?

  我多想告訴電話那頭的那個語調怪異的男人,那個劇毒的果實,已經被某個貪吃的肥蟲子囫圇個兒吃掉了,就剩下一層皮,還給我沖到衛生間的下水道里了。木有了,為毛還要弄這么一出?然而他果斷地撂了電話,卻讓我有苦說不出來。

  我能夠不去管雜毛小道么?

  不能夠!不管是為了朵朵,還是為了這個相識不到幾個月的損友,我都不能夠置身事外,當做沒事人一般逃避。我若是當了一回醬油黨純路過,那么我的良心,定然也原諒不了自己。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往往都是相互的,人以誠待我,我必掏心掏肺以待之。

  好吧,我不灑脫,我就是這么一個人,這輩子,估計是改不了了。

  其他的先不想,先趕到江城再說,我告訴了出租車司機,改道,前往江城吧。司機有些不樂意,說怎么一個電話就改道了啊?說了兩句,我同意加錢,他才作罷。

  江城是一個我比較熟悉的城市,因為我前后加起來,在這里待過不下于兩年的時間,當然,和許多與我一樣經歷的人一樣,我大部分都是混跡在郊區的工業園、城中村里面,對于這個都市的繁華一面,體會得并不多。這個世界是他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終歸接底,還是有錢人的——這句話不好看,但是現實。

  到了江城,我稍微遠離市區的一個地段找了家酒店住下,然后又上網查到一家租車公司的電話,預定了一輛小車,比亞迪,價格還比較便宜。我想來想去,幾乎沒有線索,最終還是決定從東方星夜總會入手。

  我基本沒有太多相關的專業知識,但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地下黨和警匪片看多了,多少也能夠搞一搞。于是換了一身普通裝束,我買來黑框眼睛、假發和一些化妝品,把自己侍弄成一個標準的宅男形象。

  去租車公司提了車,我一路行,來到了口岸處,把車停在夜總會斜對面的一個地方,然后靜靜的看著夜幕降下來的迷亂之夜。江城的氣候屬于亞熱帶,若不刮風,其實還是不太冷的。當然,即使冷,也抵不住迷離的夜里,尋找刺激的男人女人如蒼蠅地聚過來,在這個銷金窟里,揮霍青春、金錢和權力。

  我告誡自己,越是困難,越是危險,越要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靜靜想著其他的事情,讓自己的心契合在一個寧靜的境地里,不在煩亂。

  夜黑了,人來人往的街道開始變得冷清,而夜總會,已然是燈光閃耀,金碧輝煌。晚上十一點半,我推門下車,然后走了進去。門口有一排禮儀小姐,寶藍色旗袍開衩到了腿根處,熱情洋溢地行禮。我跟迎上來的服務生說跟朋友約好了,自己去,然后徑直來到了二樓。我不知道這里的保安主管劉明在不在上次鬧鬼的辦公室,但是沒辦法,只有賭了,避開幾個送酒的服務生,然后走過去,推門而入。

  劉明不在,但是有一個大胖子正在電腦前面,用一指禪,巨肥的手指在鍵盤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擊著,好像在忙著什么。如此魁梧肥碩的人,我見得不多,所以印象很深刻,一下子就想起來了。

  他叫做魏沫沫。

  大胖子魏沫沫一副做了虧心事的樣子,見有人進來,手忙腳亂地鼠標鍵盤一陣操作,然后才抬起頭來。看到我,他很驚訝,說你、你怎么進這里來了?我不動聲色地把門關上,然后笑著說你還認識我啊?魏沫沫嘿嘿地笑,抓全是肥褶子的后腦皮,說咋能不記得呢,你可是捉鬼的鐘馗、抓妖的燕赤霞,聽我老大說敏香這死女子養鬼,差點害死我們呢,多虧了你,還有蕭大師,才化解了這一遭劫難。

  我搬了個板凳坐到他前面,看到他臉色不自然,問剛剛干嘛呢?

  他嘿嘿的笑,一臉肉拓油,說沒什么,沒什么。見我似笑非笑,他才誠實地說在跟一個軟妹子在網聊視頻,那妹子叫泡泡,夸他長得結實魁梧,想跟他交往呢。我笑,跟他扯了兩句,又問起他有多久沒見到蕭大師了?他這時反應過來,很警戒地看著我,嘴巴張開又閉上。我平靜地看著他,說有什么不能說的嗎?

  他撓撓頭,說也不是不能說,蕭大師這個人呢,為人很隨和的,對待他們也爽利,不拿架子,夜總會的幾個兄弟都很喜歡他。但是上個星期大老板身邊來了一個泰國人,這老家伙陰測測的,看著發冷,結果第二天就沒見蕭大師來這里找烏什尼娜她們兩姐妹了,有人問起,被劉老大被吊了一頓,下了封口令,也就不敢再提了。

  泰國人?——我很敏感的從魏沫沫口中得到這么一個詞眼。

  泰國又名暹羅,很多人一想到這個國度,第一感覺莫過于“人妖”、“泰拳”、“旅游”、“佛教之國”等等字眼,但是我,卻第一時間想到了一個久違了的詞眼——“降頭術”。這個東西,隨著泰國恐怖片在中國的流行,已經逐漸進入了大部分人的視野里,甚至比蠱毒還要出名。在東南亞等地,幾乎是聞降頭色變。

究其原理,其實降頭術跟蠱毒一樣,都屬于黑巫術的一部分,是運用特制的蠹蟲或蠱藥做引子、或者用靈界的力量(如鬼魂),通過對個體被施法者的八字姓名及相關物品而構建信息,害人性命。

  降頭術的原理在于藥理的運用、精神的運用、和宏觀聯系的運用,跟蠱毒幾乎一樣。

  但是,東南亞熱帶雨林密布,氣候濕熱,容易滋生蠹蟲蛇蟻,而且人民的受教育程度不高,普遍愚昧,所以這東西十分盛行。邪術這東西,講傳承,但是也講實踐,實踐出真知,也出大師,所以一般來講,東南亞這個地方出來的高手,比和諧的天朝要多許多倍。

  來這么一個人,應該就是對付雜毛小道的。

  也是來對付我的。

  一想到這里,我就更加擔心了。若雜毛小道是直接被槍指著束手就擒的,那也就罷了,頂多就在小黑屋里面呆幾天,受點折磨而已。倘若真有這么一個泰國人出手,而那家伙又偏偏是我所猜測的降頭師身份的話,雜毛小道少不得遭受一些人體實驗之類的嚴刑拷打——一想到以前看過一個泰國電影《惡魔的藝術》里面的刑罰,我心中就不寒而栗。

  從根本上來講,練習降頭術,基本上要滅絕人性。這跟日本731部隊的細菌實驗,幾乎是一個道理。

  正說著,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邊推開,走進一個人來。

  是安保主管劉明。

  他見到我一愣,并沒有久別重逢的高興,而是一臉戒備。他走上來,肌肉緊繃,假模假式地與我打招呼,側頭過去的時候,我能夠看見他的眼瞼在動。顯然,大胖子保安不清楚,但是我口中一直親熱稱呼的劉哥,確實知道一些底細的。他緊張,是因為在捉摸怎么把我捉住,好向他的主子領賞。

  我終于確認了,擒蕭克明者,段叔也。

  說了一兩句話,劉明突然爆起,使出軍隊慣用的一招制敵術,朝我撲來。我早有準備,一個縱身閃開,先是把門關上,隔絕了外邊嘈雜的音樂DJ聲,然后一個鞭腿,把突擊上來的劉明給壓制回去。

“啪”地一聲響,劉明揉揉手,有些意外地看著我,顯然想不到我會有如此身手。

  要知道,他可是驕傲的前PLA特種兵出身,受過了雖然不合理、但是最嚴酷的軍事訓練,雖然燈紅酒綠消磨了他的銳利、增長了小腹的肚腩,但是出現如此結果,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竟然有這么大的力道,和敏捷度。他眼睛凝聚起來,像破碎的玻璃渣子,說:“想不到陸左大師還有這種身手。”

  我沉默了十秒鐘,而后口中默念了幾句蠱咒。

  我笑著跟他說道:“知道上次蕭克明在這里欠錢了,為什么會叫我過來展示一下本事不?知道我這是什么本事么?”他搖頭,疑惑不解。我笑了笑,說我武力值并不高,但是旁門左道,確實懂一點兒的,沫沫,捂住你老大的嘴,我怕他一會兒痛起來,會把舌頭咬斷……

  說完,我揚起右手,打了一個響指。

  最開始我中金蠶蠱時所遭受到的疼痛,就是那種被我形容為斷了十根肋骨的疼痛,潮水一般地席卷了我面前這個曾經在軍隊大火爐中鍛造過的男子。

2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三章 抽絲剝繭,南洋降頭師現”

  1. 回復 2014/08/28

    。。。。

    牛逼!好看!

  2. 回復 2016/04/19

    Hey

    一個響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