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十六章 小鬼鬧鬧,再次登場

  在我們一群行內精英的看守下,還恰恰是剛到達的當天夜里,居然又出現了跳樓事件,而且就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倘若是內中真有古怪,這到底是巧合呢,還是對方在向我們挑釁?

  一想到后面的一個可能,我全身的血就倏然往頭頂上涌過去,燃燒起來,發足便往西邊狂奔而去。

  我們所在的區域是偉相力一整片的住宿區,光宿舍樓都有十好幾棟,越過高高聳立的樓房和周邊附屬的花壇,我們很快就來到了事發現場。

  因為提前行動的關系,臺灣的姜大師和他的美女徒弟張靜茹提前到達,正在落地處勘查。

  黑乎乎的樓背后瞧得并不仔細,我們緩慢走到前面來,借著遠處昏黃的燈光瞧了一眼,但見一灘黏膩的血肉,有一個瘦弱的黑影正趴在那里,沒有動彈。身后有腳步聲傳來,行政部的謝一凡和羅喆帶著幾個保安跟隨著我們背后趕到。

  看到這副場景,大驚失色,他們剛要大叫,雜毛小道伸手攔住他們,冷冷說道:“勿擾!”

  我走到近前,地上趴臥著一個穿著短褲汗衫的黑影。

  仔細一看,這是一個很年輕的男人,仿佛一根沒有張開來的豆芽兒,柔弱得很,我不知道他從第幾層樓跳下來的,反正很高,使得他現在的模樣有些變形——很多人可能沒有見過摔死的人,臨場會是什么模樣,但是我可以很肯定地跟你們說,真不好看。

  上百斤的人體,在重力加速度的加成作用下,由高而下,不摔散架,就已經算是很不錯的。

  有強光照來,這是一個保安開了手電,地上噴濺著好多的血,有白色膿狀的液體在緩緩流淌,那是死者的腦漿子,他是頭部著地的,即使腦殼子再硬,也抵不過堅硬的水泥地兒,碎了好大一塊,我估摸了一下,即使是最好的斂容殯葬師,不花上兩個小時,估計也弄不好這場面。

  就在我們瞧這血泊滿地的慘狀之時,姜大師開始在左手上面結了一個劍指,上下翻飛,似乎在捕捉空氣中殘留的東西。

  我眼皮子一跳,心中對雜毛小道之前跟我說的判定,大約也有了肯定的答案——這手勢,正是茅山《登真隱訣》下半闕的“醒鬼式”,此訣秘而不宣,是茅山宗偌大經文中的精華所在,便是我與雜毛小道熟絡得同穿一條褲子般,他都沒有傳我半顆字。

  這主要是因為需遵從門規,免得又被劉學道這等執法長老追殺。

  這邊做法熱鬧,雜毛小道卻后退一步,在這血腥味濃重的場中深吸了一口氣,回頭問我:“小毒物,有感覺沒?”

  我點了點頭,說雖然朵朵不在,但我還是能夠感覺到,天魂不在了。

  這個結論讓我們的心頭沉重,要知道人的精神分為三魂七魄,各有用途,這七魄是最容易散去的,即使生病遭災,都會丟去一二,繼而復返,但是三魂卻一直凝于精神之中,到死了,這一名胎光,一名爽靈,一名幽精,各自離去,然而倘若早已離散,說明此人必定中了邪法,或者受了驚嚇,需得喊魂方可——到底是誰,將這死者的天魂給拘了?

  認真看文的朋友或許應該有所概念,這天魂又名胎光,乃生命孕育之時,先天眷顧而來的神光,對于靈魂滋養,自有著曼妙無比的作用,我一開始懵懵懂懂地帶著朵朵跑遍東官各處醫院,因為沒有修行之法,讓她吃一點兒殘留的天魂能量,滋養靈體,便是如此。

  不過這天魂雖好,但是也只是針對于特定的靈體,而且也要是散亂意識之后,方才可行,不然吸收多了,若無法門,便自然而然地攜帶著他人的生命印記,無數意識在靈體里斗爭,最后不是靈體混亂崩潰,便是被其他意識給占據,反倒失去了意義。

  話雖如此,但倘若有專門精修此術的人在此作亂,只怕又是要有一場惡斗了。

  我們站在旁邊,仔細感應有可能出現邪異之處,而身后偉相力行政部和安保部的工作人員都圍了上來,除此之外,宿舍樓內也有聽到這動靜的一些員工,將窗戶打開,伸頭出來看——不過因為是凌晨四點,人倒不多。

  場面一時間有些亂,姜大師指出如劍,喃喃念著經訣,突然間,他的手指朝著樓頂右上角處猛然指去,口中大喝道:“妖孽,竟敢在此放肆!”

  旁邊一直蓄勢待發的張靜茹手往懷里一摸,然后出手如電,倏然朝著那處甩出一物。

  我們的目光順著瞧去,猛然發現在那高高的樓頂出,露出一個黑黢黢弧形來,似乎趴著一個人型物體。那東西先前安靜地伏在樓頂黑暗處,我們并沒有感應得到,然而當姜鐘錫大師將其偽裝撕破的時候,我陡然看到這東西竟然用一陣難以言及的仇恨感,看著我們這里。

  那種感覺之強烈,根本就還沒有過接觸,便讓人渾身發麻,心中不由自主地驚悸起來。

  雜毛小道掐訣,而我則口中低喝一聲九字真言,將心神穩住,但見那黑影微微地偏了一下身子,躲開了張靜茹錯肩而過的一枚星光暗箭。

  在短瞬之間,那箭光將這貨的整體模樣,給閃現了出來。那形象一閃即逝,在我的視網膜中留下了一個猙獰的鬼物,別的瞧不仔細,但是那頭顱,居然有籮筐那么大,上面的青筋如細蛇一般的游動,一雙眸子空洞無神,但是有蘊積著無邊的怒火和邪惡,讓人不寒而栗。

  我還正想著此物甚為眼熟,旁邊的雜毛小道卻已經大聲喊了起來:“鬧鬧……”

  我心頭劇震,對,對,就是鬧鬧,曾經與我有過一段故舊的那個小男孩。

  那個虎頭虎腦的小家伙,他被煉成鬼的時候我也在場,知道化身為鬼靈的鬧鬧與風塵女王珊情、以及她新拜的師父、邪靈教十二魔星中的閔魔有著一定的聯系。那么,今天它出現在此處,是不是也代表著邪靈教參與了此事?

  回想起此次事件種種的怪異情形,又想起之前我們參與傅小喬被下降頭的任務中掮客黃一的供述,我突然感覺到這一切,似乎都有了答案。

  然而此刻并不是解謎的時間,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先將那小鬼鬧鬧給擒獲,并且超度之。

  如此做,一是不讓它再次害人,二也是給它父母一個交待,讓孩子安息于幽府——我又想起來一事,這孩子的父母,不就是在偉相力工業園區里面工作么?

  所有的一切巧合,似乎都重疊在了一起來,雜毛小道最先啟動,身如獵豹,朝著樓邊跑去,然后我身邊的兩個臺灣風水師也開始了行動,那個叫做張靜茹的妙齡女郎從胸口摸出一張紙疊的小紙鶴,瞬間燃燒,化作了一道火光,朝著樓頂飛了過去。

  我跟在雜毛小道的身后跑,看到那個頭顱碩大的黑影搖晃一下,消失于樓頂,心中惱急,雜毛小道也是一陣大罵,說肥母雞這廝見色忘友,此回倘若是它在場,哪里能容那小鬼頭囂張?這會兒可怎么追啊?

  我也犯了難,別說是肥母雞,便是朵朵或者小妖在,我們也能夠讓那小鬼無所遁形,哪里像現在一樣,受限于身體的束縛,根本無法追蹤?我們跑到樓下,感覺那道氣息已然飄往遠處,我急紅了眼,雙手合十,開始將始終陪伴我左右不離不棄、榮辱與共的肥蟲子,請了出來:“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肥蟲子閃閃出現,牛波伊烘烘,它是個極為懂事的小東西,知道我們要追尋的東西已然遠去,并不與我們打招呼,而是化作一道暗淡的金光,朝著我們頭頂飛過。

  有了肥蟲子作為定位導航,我便知曉了大致的方向,穩住身上所攜帶的零碎物件,然后發足狂奔。

  肥蟲子速度極快,我和雜毛小道一陣猛跑,越過了宿舍樓群,朝著西邊的廠區跑去。我跑了一段時間,感覺身旁除了雜毛小道,似乎有人緊緊跟隨,回過頭去,卻是滿頭白發的姜大師和身材曲致的驕傲女張靜茹。見我們回望過來,那個張靜茹瞪了我們一眼,說你干嘛跟著我們?

  我眉毛忍不住地直跳,又好氣又好笑,說小姐,好像是你們在跟著我們跑吧?

  那個張靜茹還待再反駁些什么,她旁邊的師父揮手阻止道:“靜茹,不要再說,這作鬼的家伙實力十分厲害,說不得我們兩個都敵不過,這兩位小兄弟雖然神色內斂,不露真相,但卻都是有真本事的人,到時候一同迎敵,并肩作戰,可不要相互惡了心思……”

  這個老頭兒倒是個明事理的人,我們也不再計較,發足一陣狂奔。

  跑了差不多二十幾分鐘,道路兩旁都是高大的廠房,有的燈火通明,有的卻是黑沉沉的。代工企業是分淡旺兩季的,這個要看市場,倘若有的產品沒單,整棟整棟的廠房關閉這種情況也有。它們在黑暗中,如同巨獸,顯得十分嚇人。

  終于,我們停在了一處關閉的廠房前,肥蟲子在里面,指引著方向,而兩個臺灣風水師也因為紙鶴的手段停在了這里,我們一起緩步走到了斜對面的員工出入口。

  本應該緊縮住的門,此刻虛掩著,我感覺有一點兒不對勁,一個箭步沖上去,將門一推開,突然頭頂上一陣腥風驟起,接著一個黑色的身影,朝著我襲面而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