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十八章 附身老鬼

  當瞧見那個行政部的經理李皓從黑暗中緩步走過來的時候,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然而在我的警告之下,謝一凡等人還余留著尋常的思維,對這已然變得詭異的領導并不提防,使得離我們最遠的那個保安脖子被一口咬住。

  當發現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行政部經理抱著自己啃起來的時候,那個年輕的保安終于知道了恐怖,一邊大聲叫喚,一邊奮力掙扎。

  然而身為普通人的他,哪里是魔怔之后李經理的對手,只三兩下,半邊脖子就被啃了個干凈。

  瞧著這保安的慘狀,包括謝一凡、羅喆在內的四個人全部都嚇得尖叫著往我們這里跑來,而我們則朝著他們的反方向沖去,與這四個嚇驚了魂兒的家伙錯肩而過。

  我沖得最快,舉起了手上的鬼劍,朝著李經理的印堂刺去。

  李經理顯然是被附了身,迷惑了心神,一邊大口咀嚼著嘴里勁道的脖子肉,一邊陰沉著臉瞧我。

  經過這么久的熟悉,生死相搏,我與鬼劍已然達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默契,劍出如箭,倏然而至,輕點在了李經理的額頭之上,一接觸到肉,我的勁氣吐發,試圖將盤踞在他識海中的惡鬼,給逼將出來。

  然而此法并無用處,我的鬼劍被他的右手緊緊抓住,然后往左邊移開。

  鬼劍乃槐木精體所制,比不得桃木驅鬼的效用,所以就這樣被緩緩移開。劍尖傳來的力道甚大,一點一點兒,沉重得很。倘若要真的較量,這鬼物自然不如我,然而我卻心疼鬼劍,恐有閃失,倒也沒有作僵持,而是回頭問雜毛小道,說這家伙還能夠活不?

  我指的這個家伙,自然不是摔倒在地上、半個脖子都沒有了的倒霉保安,而是嘴里面不斷在咀嚼人肉的李經理。

  雜毛小道盯著整個家伙紅彤彤的眼珠子,嘆氣,說這他媽的是誰在搞鬼,手段竟然這么毒辣?

  他也不說清楚,從懷中掏出一張朱砂繪邊的黃色符箓來,一口唾沫噴上去,右手手指在空中畫了一個詭異的圖形,然后“啪”的一下,貼身而上,直接拍在了這種猙獰扭曲怪臉的額頭之上。符箓貼額,力道全消,只見這個李經理竟然如同僵尸一樣,眼睛直勾勾的,被雜毛小道給定在了當場。

  將此物定住,雜毛小道臉上并沒有半點得意之色,而是凝重得幾乎掛霜,盯著李經理流動不停的眼眸子瞧了幾秒鐘,眉頭緊緊蹙起。我感覺鬼劍上面集附的力道全無,生怕上面附著的精金將這臺灣同胞的手給削下,但瞧那鮮血已然隨著劍刃流下,于是小心地想抽回來。

  然而當我剛剛抽回,雜毛小道驚聲叫道:“不可!”

  我一愣,停住了手,正想問為何之時,雜毛小道又是一聲大叫道:“我艸,蝕骨陰雷,快跑!”

  他猛然拽著我的衣服就往后跑,而我在那一瞬間也感到了莫名的驚悸,這是炁場敏感者所帶來的副作用,當下也顧不了什么,我抽回鬼劍,死命朝著回路跑開。

  危急關頭,我和雜毛小道爆發出了巨大的潛力,從啟動到奔逃,一秒鐘就有近十米的距離,然而彈指一瞬間,有一股低沉的雷聲從我們的身后冒出,就像將鞭炮往水里面扔了之后爆發出來的那種壓抑炸響——咕咚!接著,有滿天的血雨骨渣,朝著我們的背后襲來。

  這一下的威力堪比炸彈,手法跟我們在鬼城酆都鬼洞附近所遇到的奈河冥猿,幾乎是差不離。

  也就是在這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昏暗的走廊里突然爆發出一大股的暗金光芒來,低調而奢華的色彩將我們的臉膛印照。我回過頭去,但見拇指粗的肥蟲子在這一刻撐起了偌大的防護網,將呼嘯而來的碎肉骨渣,悉數擋在了我們的半米之外,再高的速度,也前進不得一寸。

  啊……慘叫聲依然響起,然后低沉,我看到在我身后兩米處,有一個保安翻倒在地。

  他整潔的保安服上面出現了無數的血窟窿,泊泊的鮮血滾冒而出,浸染在了綠色膠皮蒙住的地面上來。我詫異地往前看了一下,謝一凡、羅喆和另外一個年齡稍長的保安隊長,也是一臉驚恐地看著我們這邊。

  我這才想起來,估計剛剛死去的這名保安,之所以沒有跟其他人一般繼續往前跑,大概也是抱著就近看一下熱鬧的想法,然而他這強勢圍觀的態度,將他生存的希望給斷絕了,當我們越過他的身邊時,一大篷高速爆發的血肉和破碎骨碴,直接穿透了他的身體,將其變成了一具漏篩一般的尸體。

  肥蟲子身軀一震,那些被阻擋在半空中的血肉悉數掉落。

  待這里稍微一穩定,雜毛小道沖上前去,將手指抹向了地上那個保安的鼻下,片刻,回頭朝我搖了搖頭,嘆息說不行了。短短不到十分鐘時間里,這古怪的廠房里竟然已經死了四個人,謝一凡等人不由得渾身發抖。

  這個寶島同胞沖上來,拉著我的手,恐懼地說道:“陸左、陸先生,怎么辦?剛才我們嘗試著進來了,然而一陣風吹起,結果將門給死死鎖上,怎么都出不去了,外面也沒有人聽到我們的喊聲,我們的手機、對講機……所有的聯絡手段,都沒有信號了,這如何是好?”

  雜毛小道眉頭一挑,寒聲說道:“諸般惡鬼,好厲害的手段,經過這么久時間的鋪墊,今天這是準備爆發了么?”

  他并不理會旁邊這惶急不安的三人,而是扭頭朝著兩位臺灣風水師消失的車間跑去。

  我瞧見身前圍著我的這三位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快速念了一遍九字真言,手結不動明王印,然后在三人額頭快速地點了一遍,口中清喝道:“靈!”

  此言一出,空間一震,將我所理解的那“臨事不動容,保持不動不惑”的意志,悉數傳達在他們的心神中,總算是安定了一些下來,我擔心雜毛小道的安危,拍拍三人肩膀,說道:“跟我來!”

  謝一凡、羅喆和那個老保安跟著我,一直來到了車間的入口。

  我朝著黑暗中喊道:“老蕭,緩著點,別著了道。”

  前面的那身影這才停了下來,我一邊走一邊問謝一凡,說這廠房停多久了?謝一凡告訴我,說三個月吧,年后的時候摩托羅拉減產,手機線就準備技改,挪到A4區去,結果就停下來了……

  我們說著話,走到雜毛小道跟前時,這才發現這個身影跟雜毛小道相差甚遠,根本就不是他。

  我的脊梁一繃,左手食指舔了一下舌尖,然后將唾液抹在眼角上,瞪眼一瞧,但見面前這身影死氣濃濃,透著一股詭異。旁邊的謝一凡還待跟我說這廠房的情況,被我一把給攔住了,停在了三米處,輕聲說道:“小心!——你是誰?”

  感覺到我們都停了下來,那個身影緩緩轉了過來,竟然是和小雷一塊兒消失不見的老沈。

  只見這個來自江門的風水師臉色鐵青,左眼角止不住地跳動,表情木訥,想來是中了邪——不過雜毛小道怎么會在轉眼之間,就不見了人影呢?

  老沈淡淡地看著面前的我們,并沒有立即就撲將上來。他眼角的肌肉抽動更加厲害了,好一會兒,他居然開口了,口音怪異:“沒想到,你居然也參與進來了——陳老魔真的狡猾,死不入套,竟然將你們兩個給派過來應招,實在是可恨啊!”

  我有些發愣,說陳老魔是誰?還有,我們認識么?

  老沈的聲音陰惻惻,飄渺不定,含著恨意說道:“我知道你,你也應該也知道我,不過即使不換面目,你也不會知道我是誰的。呵,聽老秦說起當年的你們,只是兩條小雜魚,隨意可捏死,沒想到幾年過后,你居然能夠將茅山的烈陽真人給打趴下,三大長老或死或傷,無功而返,成長得如此之快,難怪他會對你另眼相待。不過那又如何,你再快,不過區區幾年光景而已,也只能說明茅山宗自虛清道人、李道子這黃金一代之后,越發不成氣候了——總不成我們這些練了一輩子功法的老家伙,還弄不過你這小毛頭吧?”

  我一頭霧水,不過聽他扯起了茅山宗陶晉鴻之前的著名人物,年代似乎很久遠的樣子,故而恭聲問道:“呃……前輩,在下有些摸不著頭腦,到底是怎么回事,還請明示!”

  老沈的眼睛明暗不定,里面似乎閃爍著些許難以言敘的光芒。

  終于,他深深吸了一口凌晨的寒氣,淡淡說道:“沒有大魚,小蝦也可,總不能夠空手而歸才是,今天也算是給我乖徒兒一個交代。好吧,不多說,老夫送你上路!”

  此話已了,我眼睛一花,面前三米處的這身影倏然已到我的面前,舉掌便拍。

  這一掌,氣勢滔天,無盡烈風從不可知的地方狂涌而來。

  我身后的謝一凡等人站立不住,紛紛往后跌去。

  鬼劍來不及,我咬牙,硬著頭皮頂上,單掌齊出,大聲喊了一聲:“鏢。”

  九字真言,最重的就是氣勢和心靈契合,倘若心境可對,便能夠從不可知的佛陀之處,援引神通。我當日在藏區,與小喇嘛江白,以及日喀則諸僧參詳,頗有收獲,所以也有信心,與之對決。然而雙掌相擊,我感覺腳已然抓不穩地下,身子就騰空而起來,像那斷線的風箏,往高處飛去。

2條評論 to“第二十九卷 第十八章 附身老鬼”

  1. 回復 2014/12/25

    天師宗掌教天師

    這幾章直接就被忽略了,直接就感覺跟補丁似的

  2. 回復 2015/05/28

    單掌齊出

    俺不會單掌齊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