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二十二章 砍瓜切菜,無端兇猛

  看到這個大漢,我不由得大吃一驚:“田咸?”

  雜毛小道一劍將那個短發少女逼退,然后回頭過來瞧,與我異口同聲地喊道:“大猛子?”

  這幾人走得近了些,我發現出現在我們面前這個一臉胡茬的男人,正是當日與我們有過一戰之緣的閔魔座下大弟子田咸,匪號大猛子。他曾敗于雜毛小道和雪瑞的合手聯擊之下,附身魔靈也被雷罰斬殺,重傷獲擒,然而在押運途中又被閔魔給劫走,沒想到他居然又出現于此處,而且瞧這氣勢,似乎比以前更加驚人。

  短短不過一年多的光景,他竟然能夠比以前更加厲害數分,想來定是用了非凡的手段,方才會有如此成效。

  在大猛子旁邊,還有兩個表情麻木的男人,一個缺了半邊耳朵,一個左邊臉上有一條蜈蚣一般的難看刀疤,頗為猙獰。而在黑暗處,似乎還有幾個人影在閃動,速度極快,以至于我精神高度集中于面前對手的時候,難以察覺分明。

  這四人出現,氣場頓時一陣凝滯,聽到大猛子口出狂言,雜毛小道不屑地激道:“手下敗將,還敢如此囂張?還不趕緊把你那瘸子師父叫出來,給我們兄弟倆虐待一番,好消一消心頭火氣?”

  聽雜毛小道說得狂妄,大猛子不由得火氣頓生,粗豪的聲音大叫道:“就你們兩個,還需要請我師父出馬,你們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想見我師父,先踩著我的尸體過去!”

  雜毛小道這人平日里說多過于做,但是關鍵時刻,他卻從來不廢話,那個大猛子話都還沒有開始說完,他的身影就已然沖上了前去,挺劍就往著大猛子的胸口刺去。

  大猛子見這個道人來得如此迅急,不慌不忙,從身后掏出一條荊棘滿滿的鐵鞭,此鞭為硬鞭,跟我們鄉下門口貼著的那尉遲敬德所使鐵鞭,一般無二。他手上一搓動,頓時濃煙滾滾,朝著雜毛小道身上打來。

  我還待沖上前去護翼,沒想到身后又是寒風一閃,被雜毛小道逼開的那個短發少女,又手持銀刀沖了上來。

  這少女的刀法十分凌厲,潑灑開來,簡直是大篷刀球撲面,無數的勁風橫起。

  她根本沒有做法,僅憑著一身武藝與我敵斗。倘若拼武藝,我從小學的是語文、數學、自然和思想品德,而人家卻是日日練刀,自然是不能夠比擬的。然而一法通,百法通,我卻也不懼,瞇著眼,凝住心神,一邊在旁邊周旋,一邊去查探此人刀法中的破綻。

  很快,我發現她的刀法輕而快,凌厲有余,而力道似乎有些欠妥,周身的防備也有些松懈,當時也是起了些小心思,暗自聯絡肥蟲子,將其喚出,然后有意識地往旁邊退卻。

  待過了一會兒,我見她突然臉色一驚,腳底軟了七分,有氣而無力,頓時心中狂喜,知道肥蟲子得了手腳,錯身而上,左手將她揮來的刀光擋住,右手捏著碩大的拳頭,當頭就朝著她的面門揍去。

  這個短發少女腦門中了我一拳,頭頓時就往后一仰,滿臉失血,桃花開遍,然而她卻也并不放棄,那邊銀刀轉了一下彎,朝著我的腹中捅來。我哪里能夠讓她得手,左手探出,準確地抓住她握刀的手腕,一用力,喀嚓一聲響,她的手骨便開始發出了讓人牙酸的響動。

  危機關頭,除了那些初出茅廬的多情公子,沒有人會因為外貌和性別等諸多因素去輕視對手,要倘若如此,早死了八百回。我也不例外,根本就沒有那憐香惜玉的心思,照著這個短發少女的腦袋就是一陣猛敲,拳頭和那堅硬的顱骨緊密接觸,只三下,她面前五官皆有鮮血流出來,顯然是被震倒了腦子,昏迷過去。

  我雖然全力于此女拼斗,但是余光還在關注身后,知道雜毛小道一對三,總是有些吃力,當下也顧不得許多,揪起這個少女嬌弱的身子,就朝著前方甩去。

  風聲飛來,雜毛小道稍微一閃身,那個持刀少女的身子飛向前方,狠狠撞上了缺耳朵身上。我用的勁兒大,兩人一撞上,滾地葫蘆一般倒去,雜毛小道也趁此機會,擺脫了三人的糾纏,身形一縮,然后如同利箭一般,飛向半空中,鬼劍輕挑,將被緊緊束縛吊著著的張靜茹給解救下來。

  我果斷跟上,將這個手腳皆被捆住的大美妞兒抱住,驟然的掉下,使得張靜茹悶哼一聲,五官都擠在了一起,我剛剛把她扶起來,落下地來的雜毛小道立刻默契地將鬼劍遞了過來,刷刷刷地七八劍,將張靜茹身上貼肉捆束的繩子全數割裂,竟然不傷她絲毫肌膚。

  這高明的手段,便連他的對手大猛子,都忍不住喊了一聲好。

  然而對手之間的惺惺相惜,并不代表著他們不會生死相搏,但見此時的大猛子比之以往,更多了許多速度和敏捷,一根鐵鞭揮灑出滿天的鞭影,旁邊的蜈蚣刀疤臉也是兇猛得很,一把廓爾科彎刀在手,與大猛子形成了極為默契的配合。

  兩人拼命,使得返身而上的雜毛小道一時之間,招架竟然有些吃力——茅山道士主要的專攻,是鬼物精怪,對人,倒是沒有太頂端的必殺技,唯有徐徐圖之。反正比起耐力,他們并不及我倆。

  我將張靜茹扶起來,只見她裸露在外的肌膚上全部是瘀紅的青腫,渾身無力,努力站了一下,腳又有些軟了。我抓著她的胳膊,不讓她倒下,然后焦急地問道:“臺灣妹,你師父呢?”

  張靜茹咬著牙站立,表情堅毅,雪白的脖子處有青筋暴出來,蚯蚓一般游動,似乎在蓄力。見我問起,她焦急地說道:“我師父在那邊的房間,被一個騷女人引去斗法,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

  我眉頭一跳,這女人罵女人,說話還真的是惡毒,不過“騷女人”三個字,不由得讓我想起了王珊情此人。放開手,我發現張靜茹已經完全能夠站立,便不再管她,沖上前去,加入戰團,去支援雜毛小道。

  戰團里面只有四個人,雜毛小道面對著三個男人,至于那個短發少女,已經被我用最剛烈的手段將其打至昏迷,不復醒來。瞧我沖了過來,大猛子臉上的恨意濃重,張開嘴,露出一口雪亮的牙齒,惡狠狠地說道:“向尚、賈子依,將這個小子先弄死,我來對付這雜毛道士!”

  旁邊的缺耳朵和蜈蚣刀疤臉道了一聲“是,大師兄”,然后避開雜毛小道,朝著我這邊沖來。

  那個缺耳朵手持一根兩頭冒尖的銀色短矛,而蜈蚣刀疤臉則是一把廓爾科彎刀,聽語氣也是閔魔弟子,此番朝我沖來,兇猛異常,我的鬼劍被雜毛小道所用,手上沒有趁手的兵刃,不由得后退兩步,想去撿那短發少女落在地上的銀刀,結果頭頂一閃,感覺頭皮涼颼颼,一把短矛擦著我的腦袋過去,深深地扎在了我面前三米的地面上。

  我有一種死里逃生的恐懼,撿起銀刀,便感覺那兩個家伙已經沖到我的身后,我回手一刀,這刀正好與蜈蚣刀疤臉的彎刀撞上,巨力傳來,我的手腕一陣發酸。

  倘若比氣力,自然是我更勝一籌,然而我并不是用刀的行家里手,連握刀的手法都不專業,故而吃了些虧,正在另外一個缺耳朵準備沖上來的時候,一根繩索朝他卷去,余光中,只見張靜茹銀牙咬紅唇,將剛才捆束自己的繩索選了根長的當作武器,然后朝著我這邊支援而來。

  張靜茹手段也還算是不錯,極大地分擔了我的壓力,短短幾個回合的交手中,我的心思暗動,又喚起了肥蟲子,這回得給大猛子來上一記猛的。然而他似乎知道我的想法了,朝著我們面前兩個家伙喊了一聲:“可以了,我們走!”

  這話一說完,他根本不顧昏迷的短發女子,返身遁入黑暗。

  想來便來,想走便走,世間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

  然而雜毛小道鬼劍前指,沖上前去追擊,卻見大猛子跳下地面的一個窟窿,然后一陣黑霧涌起,那窟窿霎那間不見蹤影,反倒是嗆了雜毛小道,咳嗽不已。老大撤退,缺耳朵和蜈蚣刀疤臉都知曉不能力敵,各自找到去處逃逸。

  然而肥蟲子早已埋伏多時,再次一個絕招(你們懂的),那蜈蚣刀疤臉身形一滯,接著就被張靜茹的繩子纏住腰身,不過他還是奮力朝著機器旁邊的那個窟窿跳下,我心知不妙,也不顧忌不得手段,沖上前,銀刀一揮,碩大頭顱沖天而起,無數溫熱的鮮血噴濺而出。

  這些鮮血,將被蜈蚣刀疤臉掙扎著拉近的張靜茹,噴了一身淋漓。

  見此動靜,雜毛小道沖了過來,看了一眼,然后抓著有些呆住的張靜茹問道:“你師父本事如何,此刻是否還在堅持?”

  他的意思是她師父倘若已然被擒,那我們還是先逃命的好。得了雜毛小道的提醒,一身血漿的張靜茹終于恢復了一些,驚叫道:“師父。”說完話,她撿起地上的廓爾科彎刀,朝著里間沖去。

  雜毛小道沒有說話,朝著地上的那個短發少女補了一刀,跟在后面。

  沖到另外一個車間,我們并沒有看見鮮血橫飛的場面,而是十二個穿著比基尼的曼妙少女,正在圍著姜鐘錫大師跳舞。

  這舞蹈火辣,一時間,臀波乳浪,不一而足。

1條評論 to“第二十九卷 第二十二章 砍瓜切菜,無端兇猛”

  1. 回復 2015/03/28

    符王李道子

    陸左與洛十八皆是耶瑯王的輪回,龍哥等候千年輪回的耶瑯王,等待時機成熟想回復消失的耶瑯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