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二十四章 罡風拂面,人化飛灰

  我畢竟入了這個行當并不久,難免會有生疏紕漏的知識點,把目光從那深邃不已的黑暗深淵中收回來,我將心神穩定住,皺著眉頭問道:“什么是咫尺天涯?”

  張靜茹聽到我這般問,不由有些小自得,說這咫尺天涯,是道家洞天福地、佛家納虛芥子的一種說法,我也只是聽我師父提過幾次,不是很清楚,大概就是在穩定空間處制造出一處極不穩定的所在,將某一片區域,給單獨隔離出來……

  她說得含糊而玄幻,而雜毛小道卻清楚得很,跟我解釋道:“這就是一種空間迷陣,與我們在香港和合墳山、巴東黑竹溝里面的道理是一樣的,整個空間給折疊起來,化作了一個迷宮,讓我們無論如何跑動,都只能夠困于此內,如果不將其打破,只怕我們一輩子,都走脫不出去——類似的東西,很多地方,包括我們茅山宗后院也有,都是前人遺留下來的,現在懂這個東西的人,幾乎沒有,差不多是在南宋末年的時候,出現的斷層。”

  提到南宋末年,我立刻想到了崖山之戰,十萬軍民投海,文明斷隔,從此之后,再無中國。

  不過現在也不是追尋歷史的時機,我望著窗外那黑黢黢的懸崖,說我倘若從這里跳下去,是直接逃脫陣中,出現在原本的廠房之外,還是跌落深淵,再無歸期?

  雜毛小道望了一眼那令人生懼的懸崖深淵,咽了咽口水,說道:“我勸你最好不要這么嘗試,據我所知,在茅山迷陣中貿然跳崖的,通常都已經腦死亡、植物人了,固執的認為自己死了,除了我師叔祖李道子之外,百年以來,沒有人能夠活過來!”

  聽到雜毛小道兩次提起茅山,張靜茹終于反應過來,遲疑地看著面前這個臉容削瘦的青年,說道:“你居然是茅山道士?你師父是誰?”

  我聽雜毛小道說過,張靜茹她這一脈,其實是茅山的分支,所以倘若算起來,兩者應該是有些關系的,不過雜毛小道似乎并不愿意攀談這些東西,只是淡淡地說道:“一個棄徒,便不敢再外人面前自認茅山了,慚愧,慚愧……”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這個家伙也是在見菜吃飯——當年與我相識的時候,還不是一口一個茅山門下,臉皮厚得要死,此刻卻又矜持起來。

  沒想到張靜茹正吃他這一套,頓時也好似找到知音一般,安慰他道:“其實我的師祖也是當年虛清真人的徒弟,后來參與抗戰,接著投入中正先生麾下,便被除了名籍,算起來也是個棄徒。”兩人一番攀談,似乎頗有相見恨晚之意,我在旁邊冷眼旁觀,沒有說話。

  說一句客觀的話,雜毛小道長得并不帥,然而他那削瘦的臉和此刻表現出來的滄桑,卻還是蠻有男人味的,也確實能夠迷倒一些女人——倘若他沒有骨子里那股天生的猥瑣,并將其表現為具體的猥瑣笑容,我個人覺得還行。

  不過值此危機關頭,兩人再次熱絡聊天,似乎有些不合時宜,我不得不劇烈咳嗽,打斷了他們的談話,嚴肅地說道:“兩位,既然這陣中如此厲害,那么我們要如何做,才能夠得以脫困呢?”

  雜毛小道正兀自裝著高人范,聽到這句話,下意識地說道:“很簡單,將這陣中的驅使者找到,將其擊敗,就可以破陣而出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在這里面坐鎮的,可是邪靈教十二魔星中的閔魔。

  當我說道閔魔的名字之時,雜毛小道這才從美人溫柔中清醒過來,臉色有些不自然,瞇著眼睛說道:“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這一回,我們只有拼了!走——去正門看看!”

  常人有憐憫之心,上天有好生之德,無論是什么陣法,它總是有生死之門,倘若走對,其實還是能夠出得陣中的。雜毛小道精修符箓之法,但對于陣法,也從虎皮貓大人那里延襲了半部《金篆玉函》,多少也有些眼光,于是帶著我們繞過長廊,朝著正門的員工出入口里行去。

  因為知道這停用廠房已經成為了邪靈教在此的據點,許多高手潛伏于此,我們也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地行走,生怕中了什么機關,或者被人設伏偷襲,故而速度并不算快。

  時間過了一陣,我們終于來到了長廊的盡頭,隔壁是員工更衣間,里面一股濃重的咸魚腳臭味,而盡頭則是員工出入口,那里還有一張保安的臺子,以及刷卡、安檢等設備。

  我沒有看到門口吊著的小雷,不知道是被謝一凡等人取下來,還是被邪靈教的人帶走了。

  凌晨四點多,最寂靜的夜里,在這個停用了的廠房中,即便是我們,也忍不住地一陣心慌。

  員工打卡口有鐵條攔著,我從安檢的格子里走過,突然一陣警鈴聲響起,頭頂上的報警燈不斷閃爍,將我嚇了一大跳,一下子沖出去,回望著安檢口,上面的紅燈閃爍,而雜毛小道早已經將鬼劍舉起,小心看著頭頂。

  我咽了一下口水,然后狐疑地說道:“謝一凡不是說整個廠房除了安全照明標識的線路,其他區域都已經停電斷閘了么,這鬼東西怎么這會兒又叫了起來?”

  雜毛小道搖頭表示不知道,在這警報聲中與我一同來到了員工出入口門前。我們腳下有一灘血,已經凝聚了,上面散發著濃重的尸味,連門上的把手,都是濕黏黏的。我望著這扇鐵門,用胳膊拐了一拐身邊的同伴,說推門吧。

  雜毛小道從包里面拿出一條紅布,纏在沾滿鮮血的把手,然后輕輕扭動,在我們沉重的呼吸中,一聲清脆的喀嚓聲響起,雜毛小道沉住氣,將門往外面一推開,一道清冷的風灌進來。我順著敞開的門往外瞧去,園區水泥路,路燈、廠房、周邊綠化帶,以及一臺白色的園區游覽車——所有的一切,都和我們進來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緊緊繃起的心在那一刻終于落了地,原路竟然就是出口,這陣還真的是簡單啊。

  當我欣喜地看向雜毛小道的時候,發現他的臉色依舊很沉重,倒是旁邊的張靜茹,變得輕松很多,欣喜地大聲叫道:“我們出去吧,趕緊聯絡你們的宗教局,讓他們派人過來救我師傅——宗教局不行,警察局也可以。”

  我伸出腳,剛準備往外邁出去,一直跟著我們的肥蟲子突然攔在了我的面前,金光大放,而雜毛小道猶豫的心也因為肥蟲子的舉動而變得肯定,伸手拉住我說道:“且慢,有蹊蹺……”

  然而他拉住了我,旁邊的張靜茹卻快步走出了房門,沿著三級臺階往下走,雜毛小道嚇得驚叫道:“不可!”

  他的驚叫引來了張靜茹的回頭,結果在那一瞬間,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力量蔓延上了她的身體,那張嬌俏迷人的臉龐就開始七孔流血,雪白滑膩的皮膚開始衰老,鴉色秀發變得雪白,接著她整個人就變成了碎片,一陣陰風吹過,剛才還活生生的張靜茹,竟然就隨風而逝了。

  這陡然的變故將我們兩個都驚住了,我感覺到那股規則之力正沿著風,朝著我們這邊襲來,雜毛小道也急了,頓時將門一關,將所有的恐怖全部都停留在了門外。我們嚇得一聲冷汗,忍不住雙雙跌坐在地上,大喘氣。

  這是怎樣一種力量啊,在它的面前,我們最為得意的所有手段,似乎都沒有任何效用,眨眼之間,人便化作了灰飛。我止不住地后怕,倘若不是肥蟲子及時阻止,只怕此時的我,也如同張靜茹一般,消失無蹤,不留痕跡了。

  雜毛小道喃喃說道:“罡風,罡風,這不是存在于九天之上,或者幽府門前,洗滌所有心靈的罡風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我回過神來,問他說張靜茹這是死了么?還是陣法的錯覺?

  雜毛小道搖頭表示不知道,這陣法太厲害了,他完全就搞不清楚了。

  我嘆息,難怪閔魔會借老沈之后,說此番最初的目的,是為了大師兄呢,果然如此,以這陣法的厲害程度,大師兄即使比我們厲害許多,只怕也要跪在這里——那么,我們此番所遭受的危機,大師兄是否也知曉呢?

  倘若知曉,他為何會讓我們前來呢?——瞬時之間,我對大師兄向來的形象,似乎變得有些模糊,感覺他這一次,真的有些在坑我們了——還是說,他根本不知情?

  我正想著,發現屁股黏糊糊的,這才想起來我們驚慌之下,竟然坐在了小雷留下來的血灘之上。

  雖然經歷無數,但是我依舊覺得有些惡心,連忙扶著雜毛小道站起來,并且將肥蟲子收于體內,我們兩個對視一樣,發現久經考驗的對方,眼睛里都有一些慌亂。而就在此刻,寂靜的空間里,突然傳來的腳步聲。

  我循聲望去,發現這聲音,竟然來自于我們旁邊的員工更衣室。

11條評論 to“第二十九卷 第二十四章 罡風拂面,人化飛灰”

  1. 回復 2013/12/18

    123

    這大師兄不會就是那邪教的頭頭小佛什么來著

  2. 回復 2014/01/17

    匿名

    樓上說的有可能哦

  3. 回復 2014/12/11

    小妖朵朵

    不會吧,大師兄在我心里可是很正派的哦,千萬別啊

  4. 回復 2015/01/09

    雪妖瑞朵

    真的么?閔魔可是說過這次本意是想引來陳老魔(大師兄)送死的呢!

  5. 回復 2015/02/22

    小師弟

    不可以故意說啊!!!

  6. 回復 2015/03/21

    C

    我覺得一樓說得對

  7. 回復 2015/04/01

    小佛

    小佛是陸左的唐弟

  8. 回復 2015/05/07

    母豬龍

    小佛爺應該是茅山掌

  9. 回復 2015/05/28

    堂弟

    你怎么知道的

  10. 回復 2015/05/28

    崖山

    我不會咫尺天涯

  11. 回復 2019/09/17

    虎皮狗

    哈哈哈,放心好了,小佛爺不是大師兄,小佛爺是耶郎王的弟弟,武陵王。陸左就是十九世的耶朗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