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章 觀瀾山莊,肥蟲再次出擊

  一波疼痛消退之后,劉明仿佛被抽去了骨頭的帶魚,軟趴趴地躺在地上,身體不時地抽搐一番,抖動不已。

  大胖子魏沫沫一臉驚恐地看著我,裸露出來的肥肉上一層油汗。他身子龐大,卻擁有著一顆敏感而膽小的少女一般的心,被我兇狠地瞪著,不敢與我打斗,也不敢跑出門去叫人,反而是乖乖地照我吩咐,蹲下來捂住他老大的嘴,不讓這殺豬一般的嚎叫傳出去。

  事情簡直順利得讓我不敢相信,當劉明緩過勁來的時候,居然二話不說,納頭就拜,說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酒是蝕心藥,色是刮骨刀,幾年燈紅酒綠、迎來送往的安逸舒適生活,已經把當初的那鐵打漢子,錚錚鐵骨,消磨得變成了如此模樣,真的讓人不甚噓唏。不過忠誠這回事,如果只是用金錢來衡量的話,想來也總是高不過性命的。劉明一五一十,給我講起了這邊的變故來。

  蕭克明留在江城,其實事情并不多,說是顧問,但是大部分時間都消磨在了這夜總會行走女子的溫柔懷抱中,反而并沒有真正融入到段叔的決策層中去。這夜總會雖然在段叔名下,但卻并不是段叔的主要業務,僅僅只是用來收攏人脈和收買人心,幾乎等同于“紅樓”,別說是他這個新來的家伙,便是劉明這種多年的忠心小馬崽,平日里,見段叔的機會其實也并不多。

  段叔是個神秘的人,行走于這個城市的陰影里。因為神秘,所以才顯得恐怖。

  具體情況劉明并不知曉,他也就見過那個巴頌大師兩次,而且都是楊經理接待的。那是個黑瘦的中年男子,五十歲的年紀,像個黃皮猴子,頭發稀疏,耳朵上戴著至少十個以上的耳環,脖子紋有花紋,不敢細看,但是好像是人臉,兩側的眼睛尤其得傳神,看一眼都心驚膽顫,仿佛能夠看透人心。

蕭大師跟巴頌大師天生不合,第一次就鬧翻了,第二次就沒見到蕭大師了,而是由老板的安保主任奧涅金負責陪同,天大的面子呢。

  那已經是三天前的事情了,后來就再也沒有見過這些人,楊經理通知劉明,說蕭克明和我這兩人,偷了一件對大老板十分重要的東西,說要對蕭克明執行家法,而且,這邊也要多加留意,如果看到我的蹤影,立刻稟報那個俄國佬。

  我已經是第二次聽到有人提起奧涅金這人名字,問這個人是誰?

  劉明說這個家伙是段叔找來的私人安全顧問,據說曾經供職于前蘇聯的克格勃(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蘇聯的情報機構),后來蘇聯解體,輾轉于中歐各地,不知怎么地,就投入了段叔麾下,是大老板最信任的人,沒有之一。

  我心中默然,雖然已經猜想到段叔的勢力會很大,但是強大到能夠招攬與普京大神的同事,這種厲害程度,真的讓人膽寒。我問他們會把蕭克明藏在哪里,劉明搖頭說不知道,他們這里跟段叔手下做黑業務的人,不是一伙的。段叔手下勢力很大,各管一攤,他這級別,只能算是小嘍啰。

我仔細看著劉明的眼睛,他沒有一絲回避,很真誠,他說他也希望我能夠救出蕭克明來,這個假道士是個好人,但是段叔的手下很黑的,只怕是抗不住了。

  我考慮了一下,問:“段叔住在哪里?”

  他說是觀瀾山莊。

  ********

  第二天早上,我出現在觀瀾山莊的門外。

  這是一個江城比較出名的別墅群,頂級的富人區。至于有多么奢華我就不贅敘,我只是知道,里面有一只大老虎在。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若想要把雜毛小道救出來,打聽到他被關閉的地方,然后只身潛入營救這種法子,自然好,但我并不是把內褲往外面一穿,戰斗力就可以乘以100倍的超人。

我能打,但也只能對付一兩個人,還達不到《黑客帝國》中捉子彈的尼奧的境界。

  一顆子彈進肚子,我就會死,死狀甚慘。

  我決定利用我的長處,下蠱,然后威脅之。這樣最簡單、效率也最高,但是,操作性需要值得好好研究一番。金蠶蠱能夠給人下蠱毒,但它不是毒藥制造機,是有限的,所以我要把握時機,抓緊下蠱的機會。談到下蠱的方法,其實無外乎兩種,藥蠱和靈蠱。藥蠱很好解釋,將蠱毒下到段叔的日常飲食、生活起居處,讓他通過飲食接觸、身體接觸而中蠱;靈蠱則比較復雜,我曾經下過一次,就是給我那便宜師叔。

  其實那一次算起來并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靈蠱,因為事先我曾經在MP4上面下了蠱毒。

  用屬于段叔的毛發、衣物等東西,結合他的生辰八字、生理潮汐和陽宅方位進行宏觀聯系,詛咒式下靈蠱降,這種本事,目前我還沒有。我可以做的,就是驅使金蠶蠱潛入段叔的住宅,然后直接給他來一下子,讓他中毒,之后再商談交還雜毛小道的事情——金蠶蠱之所以被稱為蠱中之王,就是因為它擁有著自我的意識,可以依照主人的用意,實行飛蠱。

  我需要操心的只有兩件事情:

  一,確定段叔是否真的居住在這觀瀾山莊的第九棟別墅中;

  二,要提防有高人鎮守,看破金蠶蠱的攻擊,甚至把這肥蟲子給收了!若是如此,我不但人沒救著,反而把自己視為性命的金蠶蠱弄丟了,那可真就傻眼了。

  說實話,我真的沒有跟段叔這樣的人物打過什么交道,所以并不怎么明白他們這種人的想法。以前看香港的警匪片,個個兇悍得跟佛經里面的阿修羅一樣,驃悍的人生不需要理由;而后看美國好萊塢的《教父》,馬蘭白蘭度飾演的教父風度翩翩,簡直就是一個圣徒;而在我眼中,段叔什么都不像,在我的印象中,跟大部分南方商人一樣,精明能干,有著充沛的精力,和善……如此而已。

  但是我知道有一個普遍的道理,那就是人的財富越多,年紀越老,越怕死。

  他之所以想要尋求修羅彼岸花的果實,不就是貪圖那傳說中能夠延年益壽、重返青春的功效么?即使知道未成熟的果子其實就是個氰化物濃縮物,但是仍然按捺不下心中的欲望,心懷希望,想要找尋,探究一番?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我最怕心中無所懼的人,但是段叔顯然不是如此的人。我倒也能夠找到了方向。

  我來得早,在門口蹲守了一會兒,便見到一行兩輛汽車從門口行駛而出,第二輛黑色大奔,車牌號碼正好就是劉明告訴我的段叔坐駕。劉明被我下了蠱,魏沫沫沒有,但是被我嚇唬了,兩人都表示不會外傳,我不是個冷血殺手,對于這些人,也下不去死手,怨有頭債有主,我若是放肆作惡,心無忌憚,必然會牽扯到人命官司,逃不出“孤、貧、夭”這千年的宿命。

所以我也只是警告,也不多說。

  既然確定了段叔的住處,我就沒有在白天必要跟蹤他。一來我本就是個菜鳥,尾隨這種高技術含量的事情,我真的做不來,這樣子打草驚蛇不說,我還會百分百的暴露自己;其二,守株待兔總是比輾轉奔波要來得輕松許多。我對自己一向都有著清醒的認識,揚長避短,做自己擅長的事情,這樣子行事的效率和成功率,才會盡可能有所提高。

  目送著車子走遠,我轉回頭來望著別墅群的方向。

我現在所需要做的,是對段叔的住處進行一次火力偵察,查看布置是次要,看一看那個叫做巴頌的泰國人,有沒有在這里,是不是真正的高手。我等了許久,然后默念著咒語,金蠶蠱出現了,附在方向盤上賴著不動。我跟它講了方向,催它去瞧瞧。它不肯,拿黑豆子眼睛看著我,可憐巴巴地流露出饑餓的意思來。

賴皮玩意。

我無奈,從隨身小包里掏出了一小瓶二鍋頭,打開,酒香四溢。吱吱吱……它歡呼著,一下子就從瓶口擠進去,泡在里面,伏著肚皮,游弋了一會兒,這瓶二鍋頭便以肉眼的速度,少了三分之一。

  酒飽飯足,我打開車窗的一個縫隙,肥蟲子颼的一下飛起來,做了個回味的猥瑣動作之后,晃晃悠悠地飛出車子,然后飛過鐵柵欄,往里面行去。我目送著它飛遠,以普通人的視角,仿佛就是一道快速的金線,若不留神,幾乎都是幻覺。

  我閉上了眼睛,開始用念頭溝通這個家伙。

4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四章 觀瀾山莊,肥蟲再次出擊”

  1. 回復 2014/01/03

    哈哈,可愛的小蟲子

  2. 回復 2014/01/16

    SB北陵

    同一樓~

  3. 回復 2014/08/31

    很不錯的!寫的!就是沒人發現!哈哈!

  4. 回復 2015/02/19

    匿名

    作者名字何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