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二十八章 壯漢脫褲,老頭清醒

  因為敵方故意弄出這嚇人的鬼嚎,弄巧成拙,反倒使得雜毛小道發現破綻,并且突然爆發,將這墻壁撞碎,使得我們并沒有循序漸進地朝這通道深處走去,而是以這種形式,陡然出現在了詭異工廠的這些幕后操縱者面前。

  在我視線中的十幾個人,為首的依然是閔魔首徒大猛子,除了他和剛才露面逃遁的缺耳朵之外,還有一些其余的人,有一兩個我還頗為眼熟,但又想不出來哪兒見過,然而當我朝著左右掃量的時候,卻發現在左側一塊空地上,有著兩個我頗為熟悉的女人。

  第一個女人我并不驚訝,她曾經是我手下的店員,一個漂亮機靈的普通西川姑娘,然而她此刻的身份是閔魔弟子,邪靈教的核心成員;第二個女人著實讓我們大吃一驚——雖然我們曾經無數次猜測她就是身邊的內線,但卻又無數次否決,因為她畢竟是我們最不希望的人選,而且雜毛小道似乎對她還有一些情愫存在。

  這兩個人,一個叫做王珊情,外表美艷而內心蛇蝎的女人,而另外一個,是清純可人的茅晉風水事務所美女前臺,張君瀾。

  看到小瀾,我似乎瞬間就想明白了茅晉事務所里面的很多事情,也想明白了虎皮貓大人和兩個朵朵為何會沒有與我們同來——或許并不是雪瑞有意為之,這里面,多多少少也有著這個內應的慫恿和挑唆,使得本來沒有什么警覺心的雪瑞,間接成了此番計劃的助力。

  驚訝的并不僅僅只有我和雜毛小道,小瀾當看到血虎破墻而入,目光與我們對視在一起的時候,頓時也嚇得魂飛魄散,頗有一種高考作弊時被監考老師抓到、或者被丈夫捉奸在床的那種驚慌,想要躲起來已經來不及了,唯有低下了頭,不敢看我們。

  看著雜毛小道噴火的眼睛,我雖然不知道他是通過什么方式知道了小瀾在此,但多少也能夠理解他為何會如此癲狂。

  其實就我而言,小瀾不但是我們事務所里面的員工,而且也一直當作朋友在相處,萬萬沒想到這個賤女人竟然真的就是邪靈教的臥底,而且還屢次陷害我們,背后捅一刀。

  她此刻的身份,使得我們之前的感情付出,便如那鏡中花、水中月,付予一空,這種背叛的感覺讓我們惡心到了極點。

  血虎破墻而出之后,并沒有撲向面前這一群閔魔門徒,而是守在了洞口,不讓其余人等偷襲,我制止了吳萃君和老莊的跟隨,讓他們在稍微安全的通道內照顧好張靜茹,與雜毛小道并肩走進這處大廳里來。

  雜毛小道并沒有瞧向大猛子等人,而是直愣愣地瞧著小瀾,沉聲說道:“那么……潛伏在我們事務所里面的內奸,就是你咯?”

  小瀾沒有答話,低著頭,恨不得鉆進了地縫里。

  她不答,倒是她旁邊的王珊情開始說話了:“這位道士小哥哥,對待女孩子,可不能這么嚴肅哦,女孩子是用來疼的,不是用來吼的,你嚇著我們了……”

  雜毛小道惡狠狠地看著這個化妝之后如同女神一般的女人,眉頭一挑,說果然是居移氣、養移體,做了閔魔的弟子,人也變得邪里邪氣了,黃鱔,話說你的資質倒是蠻高的,這無欲天魔肉菩薩陣居然是由你來主持的,讓人意外——這肉身布施手段,想來是你這幾年生活的真實歷練吧?

  在兩人對話的過程中,我這才發現在王珊情和小瀾的后面,有十二個僅著絲縷的女人在瘋狂舞動身軀,而場中所盤坐不動的,正是消失很久的姜鐘錫大師。

  這場面與我們在地上所見的幾乎一樣,而唯一不同的是,這十二個女舞者跟上面的圖像投影,有著本質性的區別——寫到這里,對于怎么形容這些女舞者的外貌我有些犯了難,倘若我把鳳姐拿來作對比,她的形象便頓時拔高了許多,勉強作比較的話,《西游降魔篇》中空虛公子身旁的四大美女,那氣質,或許能夠勉強與之抗衡。

  如此歪瓜裂棗、長相奇葩的十二舞者,簡直讓人瞬間顯露出即將要懷孕的征兆,讓我徹底理解了“電視上都是騙人的”這句話的真正內涵,也知道了雜毛小道之前談及此陣時,那種淡定和從容是因何而來。然而身處陣中的姜鐘錫大師,卻并沒有這般的感受。

  他的臉色潮紅,顯然已經是被虛幻中的無數美女給撩撥到了忍耐的意志極限。

  聽到雜毛小道這夾槍帶棒的一番言語,王珊情不但沒有羞恥,反而更加放蕩地浪笑起來,百媚橫生,惹得旁人紛紛側目,忍耐性低一些的,都開始咽起了口水來。

  然而在見過這女人丑惡德性的我眼中,她還不如一坨豬肉美麗。笑罷,王珊情媚笑著說道:“成王敗寇,天下間的道理,莫不如此,何必問太仔細?呃,陸左哥,我們好久沒有見,為什么你一見我,就這一副噴火的表情,是對我念念不忘么?”

  我冷笑,說是啊,好久沒有見過了,我們是應該好好親近一下才是。

  想起鬧鬧的遭遇,我沒有再多說一句話,大步朝著王珊情沖上去。然而此間的王珊情哪里還是以前我店中的小美,護花使者何其多也,立刻沖出兩個彪形大漢,擋在我的面前。我冷笑,這兩個夯貨雖然人高馬大,高我幾個頭,但是修為到了我們這一個層次,決定勝負的,永遠都只有力量。

  這力量包括速度、敏捷、反應力和爆發力,擁有這等力量的我,哪里會被兩個壯漢給嚇住,腳步根本就沒有停,沖到近前,錯身躲開一直拳,抬腿就朝著左邊的那個兩米壯漢肚子踹去。這灌注了我渾身精氣的一腳踢中了那漢子的小腹,預料之中的情形沒有發生,這個漢子只是身子晃了一下,竟然站得穩穩,反而是我,仿佛踢到了鋼板上面一樣。

  猝不及防的我不由得后退幾步,抖了抖發疼的腳尖,抬頭瞧著漢子,只見他臉上頗有有些得意之色,嘿然說道:“小子,聽說你蠻厲害的,不過,咱家自幼習練金鐘罩鐵布衫的硬派氣功,哪里會怕你這等小小氣力?”

  我站穩身子,瞧見旁邊另一個肩膀上面寬得可以跑馬的壯漢也是嘿嘿笑,說不過就是一個猴兒一般的小子,居然能夠引得師父如此重視,真的不知道你有何本事。老子捏你,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居然還敢褻瀆我們的女神,簡直就是不想活了,李長志,弄死他!

  這兩人像兩座肉山,擋住了我與王珊情之間的路,然后如熊瞎子一樣,朝著我撲了過來。

  瞧著兩位的身板子,確實都是練過硬氣功的家伙——這所謂硬氣功,注重的是肉體,強調以呼吸來引導,以不斷地錘煉擊打為方法,輔以藥物和其他手段,將身體練得如同那鋼鐵一般。然而人體柔軟,即使煉制再剛硬的地步,也會有功力不及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罩門。

  對于炁場靈敏的我,尋找罩門的時間并不用很久,三秒鐘之后,我往空中一個后翻,手指那個兩米巨漢,一聲大喝:“著!”

  話音剛落,那個剛剛還雄赳赳氣揚揚的家伙突然就跪在了地上,捂著肚子,剛要說話,口中的白沫就噴濺出來——噗!這白沫噴在了寬肩膀的腿上面,接著一股酸臭不可聞的味道,就在空間中飄散開來。

  寬肩膀瞧著腿上面的白沫開始變成了密密麻麻的小蟲子,這個兒比我還高出兩個頭的家伙頓時嚇得臉色蒼白,啊的一聲大叫,手伸向了腰間。我發了愣,不知道這個哥們要干嘛。

  然而就在眾人注視下,他竟然將褲子給脫了下來,然后發瘋似地蹦跳。

  看來再怎么直的魯男人都有著不可觸摸的柔軟之處,這個寬肩膀想來是怕極了蟲。然而他似乎并沒有想到,在他面前的這個小子,正好是一名招牌響亮的蠱師。

  對付這些邪靈教的邪惡之徒,我再也沒有什么所謂的仁慈之心,肥蟲子一經得手,立刻開始發揮起了它恐怖的功效來,那個大個子李長志捂著肚子開始滾地,喊得撕天裂地,仿佛他在生孩子一般,可見他肚中的小家伙,有多翻江倒海。

  就在我與這兩名壯漢開始交手的時候,手持鬼劍的雜毛小道也與以大猛子為首的閔魔門徒,開始拼斗起來。此時的我和雜毛小道,已然是一方人物,不過還尤顯稚嫩,所以對付這樣的圍攻,還是有些吃力,即使有肥蟲子在后面偷襲,也沒有達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而就在我們即將陷入重圍的時候,一直盤坐在地上的姜鐘錫大師突然站了起來,眼神亮如恒星,雙爪如堅鐵,一抓便直入一個女舞者粗糙的脖頸,一捏,這人便如同小雞,沒有了氣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