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二十九章 陸左哥哥大戰壞人

  任誰也沒有想到,身處于無欲天魔肉菩薩陣中,早已經血脈噴張的姜鐘錫大師,不但沒有沉浸于肉山欲海之中,束手就擒,反而驟然發難,出手即殺人。

  或許是想借由暴戾的殺氣來沖刷內心的欲念,這老頭兒表現出了與他年紀不相符的狠戾果決,那一雙手黑沉如鐵,先是將一個丑陋女舞者的脖子扯下半邊,然后飛身上前,朝著旁邊另一個舞者干癟癟的胸脯就是一抓。

  他這一抓可不是韋小寶同志那溫情脈脈的抓奶龍抓手,青光彌漫之下,半個胸脯竟然都給他掏了下來——文字的蒼白已然不能夠表達當場的血腥,我們平日見人打架,所謂抓,除了抓頭發和給臉上撓幾道血口子,哪里會有這般兇猛的場面出現?那人就仿佛是面團兒一樣,根本不結實,抗日神劇一般。

  被大陣困住久矣的老頭兒因我們的闖入、主持者的疏忽而得解脫,變得尤為恐怖,敵方的后陣頓時一亂,剩下的十位“美女”化作鳥獸一散,自有高手上前對決。

  激烈的場景并不僅僅那一處,雜毛小道的鬼劍雖然沒有雷罰之威,然而神出鬼沒,更勝一籌,這柄鍍上了精金的木劍,此刻比那百鍛成鋼的寶劍更加鋒利,而且輕巧,走的是速度與靈敏的路子,像一條饑渴難耐的毒蛇,專門朝著敵人最薄弱的位置鉆去。

  但凡一見血,立刻一道陰氣打入,寒風入體,身如木僵。

  一時間無數劍影閃動,圍攻上前的好幾人都中劍,甚至在一息之后,有一個長發飄逸的男子捂著脖子仰天倒下,身體抽搐,沒一會兒,已然身死魂消。

  當然,怪只怪那個家伙不但長得帥,而且頭式留得跟雜毛小道一般無二。

  我這邊倒還好一些,主要是我剛才懲戒那個人形金剛的時候,手段太過于恐怖,使得敢于朝我出手的人,實在是太過稀少。然而我蠱師的身份對方也是知曉的,怎么會沒有克制我的手段呢?但見王珊情往后一跳,大叫一聲:“師父賜福!”

  這聲音響起,突然從頭頂上面冒下來一條兩米長的帶角游蛇,嬰兒臂粗,如蛟一般,頸子有著白色花紋,而且背上則有藍色的古怪花紋,胸是赭色,身體兩肢像錦鍛一樣有五彩的色澤。此物四腳,尾巴尖上有著堅硬的肉刺,眼睛上眉部份有突起的肉塊交叉。

  這物一出,游弋空中,朝著肥蟲子附身的兩米壯漢身上蜿蜒游去。

  它的氣息有些像薄荷,讓人涼意頓生,肥蟲子果斷感覺到了這股氣息,卻并不畏懼,反而將兩米大漢給弄得更加歡騰。

  而真正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這條帶角游蛇,居然飛臨上空后,滿是利齒的嘴巴張開,發出“嗬呀、嗬呀”的聲音,然后朝著兩米大漢的肚中鉆去。

  啊……這大漢發出了這輩子最響亮的一聲慘叫,高亢的喊聲使得在場打成一片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回頭去瞧了一眼。然而這一眼看去,但見他的肚皮被掀破開來,里面無數盤團的腸子被撕扯,隱隱見到一點暗金色的光芒在與之纏斗,血肉紛飛中,無數細小的蟲子附在帶角游蛇身上,然后肥蟲子表現出了驚人的速度,與其在狹窄的戰場中廝殺。

  瞧到這一幕,我不由得想象起了它往日在陶罐之中,戰勝無數同類,終于成就蠱身的景象來。

  雖然對肥蟲子的戰斗十分牽掛,然而我卻不能夠分心旁顧,因為在我面前,已經出現了三個對手,這三人,一個是剛剛脫了褲子、整裝待發的寬肩膀,另外一個,是弄了個火烈鳥頭式的殺馬特(smart)少年,他碩大的鼻環和憂郁的眼神,使得頗有一股落寞牛魔王的氣質,像極了妖怪。

  最后一個,打扮得跟黑白無常一個德性的家伙,手持招魂幡,高高的尖帽子使得身型削瘦的他莫名陰森。

  就是這么三個貨色,將我團團圍住。我一聲冷笑,沒有了肥蟲子,以為我就改吃素了?

  當下我也是將氣沉入體內,使勁兒一震,渾身肌肉噼里啪啦作響,側身讓過殺馬特少年一擊鋒銳的刀腿,與那個寬肩膀硬拼一拳。寬肩膀練的是鐵馬硬橋的硬氣功,又是閔魔門徒,筋骨早已揉練成了鋼筋一般的強度。

  不過在我習自《正統巫藏》中的三條行氣法門,正奇結合,最適合爆發,此番勁氣膨脹,最后由拳骨噴出,威力甚為剛猛,寬肩膀見我體格瘦弱,獰笑著,以為我會被他一拳擊飛,卻不曾想到自己的左手臂骨竟然發出了喀嚓的一聲脆響,接著巨大的疼痛將他的痛覺神經淹沒,獰笑的臉變得十分扭曲可笑。

  不過這樣集中全力的一擊也讓我無暇旁顧,被黑白無常一幡打在頭頂上,力量并不重,然而我的靈魂一蕩,眼前竟然出現了無數重影,輕飄飄的,似乎自己已經飛了起來。

  這招魂幡有鬼!

  我暗叫一聲不好,然而身子遲滯,被那個殺馬特少年再次殺回來,一腳踢中了我的后腰處。

  這個家伙的腳尖凸起,而且速度極快,使得這出腳如刀,鋒利得很。

  我下意識地在腰間將肌肉繃緊,然而還是疼得厲害,人也隨著這一腳飛了出去,重重跌落在了地上,疼得翻白眼——難怪別人說好漢架不住群狼,除非是實力達到一個陡然而不可觸摸的高度,不然再厲害的修行者,也經不過這一群人的圍攻,更何況這些家伙,也都是閔魔門下的杰出門徒。

  殺馬特少年乘勝追擊,絲毫不給我喘息的時間,再次飛腳而來。

  我翻爬著站起來,一道枯瘦的身影擋在了我的面前,與這殺馬特少年對拼了兩記,速度不但沒有落于下風,而且還有更勝一籌的趨勢。我穩住身型,但見姜鐘錫大師出現在我的面前,雙手血腥,仙風道骨的身架子上面盡是鮮血。

  我回頭去看,只見小瀾和王珊情這兩個女人已經在三個男人的簇擁下,朝著大廳東北角的一扇小門跑去,而之前的那十二個女舞者,死了四個,其余八個則跑散了,有的跟著王珊情走了,有的在大猛子一群人的身后,有的甚至跑到了黑暗中,抱著頭,蹲在地上。

  我看出來了,這些面貌丑陋的女舞者似乎精神有問題,智障或者別的什么,和常人有著很明顯的區別。

  我的腰疼痛欲裂,不過這一腳并沒有白挨,我剛剛只一擊,便將敵方一員大將給對折了臂骨,劇烈的疼痛使得他嗷嗷叫喚,倒是提前退出了戰團。

  眼看著王珊情再次逃走,我的心急如焚,瞧見雜毛小道正一人單劍對抗五六個門徒,肥蟲子正在與那條有角游蛇苦戰,而我這邊正好有這本事不明的臺灣老頭兒頂住,我告罪一聲,抽身出來,大步朝著東北角跑去。

  我一旦盯上一個人,決定不會喊“站住”,而是埋頭一陣猛跑,大猛子在戰團之外運籌帷幄,見到我突然沖出來,立刻叫了旁邊兩人,過來截我。然而一旦開始沖鋒之后,我哪里有這般好相與,一個急速轉彎驟停,甩開一個人,另外一個則用沙缽大的拳頭,將此人的鼻子打得桃花滿天開,一秒照面便栽倒在地。

  此等困難暫且不談,我很快就沖到了王珊情的身前幾米處,雙手拱起,化拳為抓,準備將這個賤人抓住,直接送她往那西天一游。

  然而這個女人居然一揚手,一道陰寒的冷氣噴出,我感覺不對,閉上眼睛往旁邊一閃,但見我剛才立足之處,竟然出現了一個籃球大的深坑,水泥不斷腐蝕,而就在這一刻,我和她之間,有多出了一個頭顱碩大的小娃娃。

  這個小名叫作鬧鬧,大名叫作米小哲的孩子,曾經是一名活潑可愛的小娃娃,如今這頭顱畸形碩大,眼神里面除了兇狠和陰森毒辣之外,再也找不出一點兒天真無邪的影子。

  看到它,我的心情總是矛盾得很,既想將其超度,早歸地府,又可憐它今世的命運,不忍下手。

  然而我這里還在猶豫,這個鬼娃娃卻已經露出了昆蟲口器般的獠牙,朝著我撲面而來。

  這等邪教煉制之物,不止費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罪孽,最初的朵朵自然不能與之比擬。瞧它這猙獰模樣,我便是心中一跳,立刻點燃惡魔巫手,揮手抓去。然而這鬼娃娃居然如同鬼魅,飄忽不定,我一把抓了一個空,目光還沒有及時跟上,便感覺背上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無數尖銳的利齒深入皮膚中,然后開始拉扯。

  我的憤怒隨著這劇烈的疼痛陡然提升,極端濃烈,反手朝著背上抓去。

  那鬧鬧見一時撕不下我的血肉,倒也機靈,騰身飛于空中,避開我這針對靈物的惡魔巫手。

  而就在這一瞬間的時間,小門關閉,轟然而響,而我的身后則傳來一聲厲喝:“沒想到你們竟然能夠到這里來,那么,腳步就終于此吧!”

  大猛子粗豪的聲音在大廳里面回蕩,接著,無數的黑霧從墻壁間噴了出來,將我們整個的視線給染成了一片烏黑如墨,伸手不見五指,身子如墜深淵,什么也瞧不見,只有呼嘯的鬼氣陰森,在我們周邊游繞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