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三十二章 閔魔現身

  看到那個王姓保安隊長的時候,我的心臟猛然一跳,事實原來如此——在這工廠之中布置這么一個大陣,沒有偉相力的內部人員配合,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這名叫做王瀟的保安隊長,他無論是身份,還是職位,都能夠給予邪靈教配合和遮掩。

  正是因為有他在場,全程參與,使得我們此番行動完全就落入了邪靈教的掌控中,而后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其實都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只是,唯一的變數在于,敵人并不知道我和雜毛小道會變得如此難纏,還有就是雪瑞和我們的小伙伴們,會及時趕到。

  事情發生得太快了,我們根本就來不及與前來援助的朋友說上一句話,敵人就開始逃逸了。

  此處是他們的主場,天時地利皆占了全,然而對方唯一沒有想到的事情是空中那個看似癡肥的鳥兒,卻是當代陣法界的頂級大拿,哪里會如此善罷甘休?但見虎皮貓大人情急之下,將身子一抖擻,從它艷麗的翅膀間,頓時飛射出十來尾羽毛,朝著大廳不同的地方扎去。

  大人好久沒有使出這一招了,可見此番的情形已經危險到了極點。

  射完羽毛,那些準備遁入墻壁和地面上的邪靈教徒發現陣法被鎖,平日可以行走的通道,根本就逃脫不得,而就在此時,我們更是一鼓作氣,趁著敵方心慌意亂,趕緊抓住機會,窮追猛打,能拖住一個,就拖住一個。

  我正抓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不讓她逃脫,但見身后傳來一聲巨吼,如同爆雷一番,忍不住回過頭去,但見大猛子渾身皮開肉綻,然而整個人就如同那龐大的狗熊,身上的血混合著紋身上面的黑氣,變得如同從地獄重返人間的惡魔。

  這兇煞的氣焰使得雪瑞和小妖往后退開,不敢直擊,而他則返身朝著我們這里沖來,如同那高速行使的東風重型卡車。

  我和雜毛小道也都不敢掠其鋒芒,側身閃開,而大猛子則趁此機會,呼嘯而過,帶著剩余人等,朝著東北角的小門處沖去。我正想追,看到正在與姜鐘錫大師纏斗的謝一凡突然發了瘋,朝著我們這邊快速狂奔而來。

  他剛剛起步,我便感覺到一股毀滅的力量在他的體內誕生,并且已經迅速膨脹起來。

  在他還沒有接近我們身前五米的時候,他身體的組織已然穩固不住體內膨脹的邪惡力量,崩潰了,砰的一聲,那人便化作了滿天的血雨,朝著四處飛濺而去。我們曾經見識過李皓經理自爆的慘狀,不由得心中忐忑,下意識地往身后疾退,瞧著那漫天蔽野的血肉撲灑而來,雜毛小道深吸一口氣,然后將鬼劍舞成了一個大圓輪,風扇一般。

  然而再密的風扇,也擋不住迎面射來的血肉,我在往后退開的同時,緊繃肌肉,只期待不要打中我的要害。然而預想中的攻擊并沒有到來,一道白色的光華閃現,在我們兩人面前站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平舉雙手,支撐起一道白中隱有黑色的光芒,將這些血肉堪堪擋住。

  我回過頭來,發現是剛才還在跟小鬼鬧鬧纏斗的朵朵。

  經過鬼妖婆婆醍醐灌頂之后的朵朵,本領已經不在我的想象范圍了,她的這一招,如同佛家里面的大金剛輪,有金光輝映,佛心那種平淡的境況陡現,將這邪門厲煞的骨血給屏蔽住了。雜毛小道見這邊的攻擊被擋,絲毫不作停留,身子如同一道風,跟著邪靈教眾,朝著東北角的那扇即將關閉的門,沖了過去。

  他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招呼我,整個人就化作了一道青線,倏然消失在了我們視線的盡頭。

  他幾乎是追著最后一個邪靈教徒的屁股后面,沖進去了。

  姜鐘錫大師依然還在跟兩位被控住心神的家伙纏斗,其中老沈因為被肥蟲子入侵之后,重新分神有些遲鈍,故而被姜大師弄了一張黃色定尸符給粘住;另外的羅喆,雙目赤紅,然而卻沒有自爆的意圖,我看見姜老頭兒雙手一直在作印結,顯然嘗試隔斷此人和外界的聯系。

  瞧著老頭兒剛才破陣之時那兇殘的模樣,再瞧他此刻小心謹慎的行為,如此鮮明對比,使得我知道他和我一樣,雖然能夠將這兩人都直接滅殺,但還是有著仁慈之心,不想害人性命,故而才會如此——雖然這般做實在是有些耽誤事兒,但是我對他的好感卻是在倍增。

  每一個對生命敬畏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

  閑話不提,見到雜毛小道只身赴險,我哪有閑工夫左右細瞧?但見姜鐘錫大師并不會有太多的危險,應該是能夠搞得定的樣子,我便不再細看,招呼了雪瑞、小妖和朵朵一聲,然后朝門口奔去。還沒有沖到門口,但見從西面飛來一物,張牙舞爪,渾身滑膩,嚇了我一大跳,反手便抓去,卻見竟然是之前與肥蟲子在大個兒肚中作戰的有角游蛇。

  一看到這玩意活靈活現地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就大怒不已,手都已經掏在懷中,震鏡一級準備了。

  然而這貨居然朝著我“唧唧”叫了兩聲,一聽這聲音,我一愣,仔細感受了一會兒,才發現這并不是那條有角游蛇,而是肥蟲子這死家伙寄居于此。看著這條游蛇四腳模樣,我心道莫非還真的是一條蛟蛇?不然的話,怎么會耗費肥蟲子這么久的時間,才將其搞定呢?

  不過肥蟲子的出現,代表著我們這里的豪華陣容,終于齊全了,我回頭看,一地傷者和尸體,雪瑞帶著青蟲惑與她的吉娃娃飛奔而來,而小妖似箭飛過,朵朵落在我們的面前,剛剛把面前這一堆碎肉給抵御落地,小臉兒蒼白;虎皮貓大人哆嗦著身子,往朵朵的懷里面湊去,血跡斑斑。

  至于之前與朵朵她們纏斗的那頭小鬼鬧鬧,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想來是隨著邪靈教的大部隊,逃入了鐵門那一邊。

  見到眾人到齊,我不再言語,朝著鐵門處前沖而去,本以為迎接我的又是一場艱苦絕倫的戰斗,然而我卻發現雜毛小道僅僅只是將鬼劍橫立于胸前,站在門口處,并沒有前行,而是沉身靜氣,瞇著眼睛瞧面前的景物。

  這里有一個房間,比起之前的那個地下室大廳,要小了一半以上。

  然而這房間的大部分,都被一個大池子給占據了。

  自從緬北歸來,我對于這樣的池子就有一些犯怵,瞧著有絲絲熱氣翻涌于空中,我低頭瞧去,只見這寬闊的水池之中,黑乎乎的,上面盡是粘稠的液體,像是紅色,又像是黑色,在昏黃的壁燈照耀下,區分并不是很明顯。池子上面水波蕩漾,有好多塊狀的東西沉浮。我瞇著眼睛仔細瞧了一下,腹中酸水不由得翻騰而起,嘔意頓生。

  尼瑪,這些塊狀的東西,根本就是人頭、碎肢以及切成一大塊、一大塊的人肉。

  正瞧著,突然間有一串的白色圓球冒出,七八顆,全部都是眼球,那種還帶著肉絲粘連的眼球。

  在這熱氣蒸騰的池子里面,唯有的活物,是一個身體浸泡在池子中,一雙臂膀躺在對岸上的老頭兒。這個老頭兒眼睛瞎了半邊,是左邊那個,所以看人有些斜視,在他的身后,王珊情穿著三點式,展露出美好的身材,正在溫柔如水地給老頭兒按摩。

  她嫻熟的手法使得這個老頭兒閉上了僅剩的右邊眼睛,美得直哼哼,哼著南方戲曲小調,悠然自得。

  邪靈教撤退的眾人,全部都聚攏在了池子的后方,十六七個,堆積在一起,目不轉睛地瞧著池子中的那個老頭兒,仿佛他便是自己世界里面的神,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虔誠無比。

  場面是如此詭異,我走上前來,與雜毛小道并肩而立,小伙伴們各自站定,虎皮貓大人睜開了眼皮子,咕噥了一聲“傻波伊”,然后往朵朵的懷里擠了擠,十分愜意。

  瞧得這么一副場景,我在努力壓制自己惡心的心緒同時,也在想著邪教之所以被叫做邪教,主要就是因為他們的觀念跟我們正常人類的思維,有著很大的不同,而他們又和世界上主流宗教宣揚“真善美”那種類似觀點不同,根本拿人不當人,所以才會被弄得人人喊打,唯有集結于地下,見不得陽光。

  我們站穩,目光開始聚集在了老頭兒身上來,這個瞧面目普普通通,隨便跑到菜市場去,一副賣菜大爺臉的家伙,想來應該就是掌管整個南方省邪靈教鴻廬的十二魔星之一,閔鴻。

  這個名聲吊炸天的老頭兒似乎覺察到了我們的注視,掀起眼簾來,看了一下我和雜毛小道,又瞧了一眼我們身邊的小伙伴們,從喉嚨里面溫吞吞地吐出兩個字:“來了?”

  雜毛小道抱劍而立,點頭,說來了,來取你狗命!

  閔魔坐直身子,上面無數腸子掛在脖子上,哈哈大笑:“取我性命?兩個被黑手雙城耍得團團轉的小東西,你們的膽子倒是不小啊?”

3條評論 to“第二十九卷 第三十二章 閔魔現身”

  1. 回復 2015/02/01

    晨煙暮雨

    如同那高速行使的東風重型卡車~~為什么作者老是說卡車?

  2. 回復 2015/03/11

    廣告商

    卡車形象代言人,不說卡車說什么?

  3. 回復 2015/05/30

    朵朵大人

    為什么是被黑手雙城耍的團團轉 ?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