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三十三章 閔魔的招攬

  聽到閔魔這番說法,雜毛小道將鬼劍前指,一聲冷笑道:“大師兄與我兩人的關系深厚,豈是你們所能夠揣測的?至于他做事的深意,自有他來給我們作解釋,輪不到你來這里搬弄是非,忽悠我等,當真以為你是春秋戰國的蘇秦張儀,而我們是那立場不堅定的糊涂之輩,任你挑唆反目?”

  聽雜毛小道說得慷慨,閔魔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在看糗事百科,又或者聽到了什么極端好笑的笑話兒。笑完之后,他伸出右手,上面盡是粘稠的血水,手心處還有一顆發白的眼球。

  他抹了抹自己稀疏的頭發,顧不得頭頂上面滑落下來的血水,臉上的笑意不減,說:“你當真以為我在挑撥離間,蠱惑你的心靈?”

  我見雜毛小道似乎有些憤怒了,他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道:“不然又是為何?”

  閔魔搖了搖頭,露出了可惜的神色:“蕭克明,十年以前我曾經聽說過這樣一個說法,這茅山宗陶晉鴻收了三個好徒弟——那算謀智遠,運籌帷幄于千里之外的外門大弟子陳志程為帥才,可立足于廟堂之上,為門派爭奪國家資源和大氣運,此為外王;那習道成癡,天地萬物皆為一種至理的內門大弟子符鈞,成就不弱諸位長老,假以時日便又是一個頂端高手,可鎮山門,萬邪莫入;而你則是第三個……”

  他閉上眼睛,似乎陷入了回憶當中:“人都說若論天資聰穎,你不如符鈞,人際智慮,你不如黑手雙城,然而你卻是陶晉鴻卸任之后唯一想要指定的掌門弟子。茅山宗上下幾百號人口,風光如你者,沒有幾個……然而呢?黃山一役,你功力盡失,被革出門墻之中,漂泊流落于江湖,連家都不能回——茅山待你的恩,早已抵消,而你此番的功力精進,返修巔峰,何必又去捧茅山的臭腳呢?”|

  雜毛小道默然不語,似乎在回首往事,而我則跨前一步,疑問道:“你們在此,為何又說是大師兄耍弄于我們呢?”

  閔魔此刻出奇地好講話,淡然說道:“這世間事,并不是如同你們所見的那般簡單明了——你以為這一次,就單單只是跳幾個人的小事兒?你知不知道,這次計劃,事關全球電子合約制造服務商市場細化和瓜分的幾百億利益,哪里是你們所能夠了解的?黑手雙城應該能夠察覺,然而偉相力集團這里根本就反感他的介入,不予配合,而他的頂頭上司又盯著他的陣腳,沒有證據,根本就不給他出手的機會,他定是急上了頭,才會讓你們兩個人,來冒這樣的險——在他眼里,你們根本就只是一顆棋子而已……”

  閔魔在池子里侃侃而談,而我則回望了一眼躋身上前來的雪瑞。

  對于這樣的池子,曾經和緬北苗寨中的百年傳奇蚩麗妹學過一段時間的她十分熟悉,不過那兒是蟲子尸體浸泡,人在繭中,而閔魔這雖然沒有視覺沖擊力,但是即使如同泡澡一般躺在里面,也實在是有些讓人看著發麻,哪里還有心情聽他唧唧歪歪說這么大一堆?

  當時的場面十分詭異,我們站在池子的對面,偌大的池子里血肉漂浮,里面躺著一個阿伯一樣的老家伙,而在他身后,有一個美艷如花的年輕女人正在溫柔的給老頭兒按摩肩膀,一點兒不嫌棄這池中的污穢,而在她的身后,圍著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部都不敢出聲,恭恭敬敬地守候著。

  閔魔將大師兄黑得翔都出來之后,停下了話語,扭頭吩咐了一句,王珊情立刻從身后摸出一個太空杯來,到了一杯黃色的液體,服侍著閔魔喝下。

  閔魔說了這么多,雜毛小道卻并不為所動,而是平淡地說道:“閣下諄諄教誨,不知道想表達什么?”

  這個池子里面的老頭兒本來昏黃渾濁的眼球在這一刻,陡然爆發出了閃爍的精芒,他直勾勾地盯著雜毛小道,仿佛在看一個身材火爆的全裸美女,好一會兒,他才收回目光,緩緩地說道:“很多人都會有這樣的誤會,認為我們走歪路了,證不了道,見不了自己的信仰——然而你是這行內的人,自然知道‘大道萬千、殊途同歸’的道理……”

  雜毛小道接茬說道:“那么,然后呢?”

  閔魔盯著雜毛小道,一字一句地說道:“那么,既然你現在的身份還是通緝犯,而且還是在逃,他們如此待你,你心中應該已經郁積了很多的怨氣,不如……加入我們邪靈教吧?”他見雜毛小道沒有說話,沉吟了一番,下定決心之后開口說道:“你倘若入我門中,當我百年過后,這閔魔的名頭和地位,便可由你繼承!”

  他的這句話讓我大吃了一驚,不了解邪靈教的人自然是不知道這里面所蘊含得有多大的魔力。

  要知道,這邪靈教十二魔星可是邪靈教內的高層,個個都是一方人物、諸侯,手上掌握的資源、財力和權力,那可都是一筆讓人瘋狂的東西,沒有人知道邪靈教的產業究竟有多大,但是我們所知道的是,它與洪門比起來,就如同一個大人和嬰孩一般,無比強大,無所不在,潛伏在社會的各階層里。

  當日在龍虎山附近的時候,青虛這個家伙之所以會如此,在龍虎山旁邊做出這些丑惡之事,也就是因為黑魔孫承茹孫老太(前任黑魔的遺孀)答應他,會將他推薦給邪靈教總壇,接任黑魔的名頭——可見其吸引力有多大。

  然而閔魔此言一出,我們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呢,他身后的那些人不由得都炸開了鍋,議論紛紛。

  我看到王珊情的臉上擠露出了一絲古怪的微笑,似哭一般,而人群中最為激憤的,要屬大猛子。身為閔魔首徒的他,其實是最有希望繼承閔魔衣缽的,就等著閔魔早日歸西,他好繼承位置,哪里會料到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竟然將他的期待化作了水中月,鏡中花,這哪里肯罷休?

  他也是一身好本領,壯了壯膽,終于忍耐不住心中的失落,昂起頭來大喊道:“師父,不可啊!這個小子心懷鬼胎,像那墻頭稻草,隨風飄蕩,你怎么能夠讓他來繼承你的衣缽,成就閔魔之聲譽呢?”

  有人帶頭,自然便有好幾個打醬油的門徒出聲反對,說了好幾句,我看到閔魔本來平淡如水的臉上開始扭曲起來,那一瞬間,無比猙獰,終于發作了。正在喋喋不休的大猛子突然覺得嘴巴一腥,伸手一抓,只見嘴里面已經塞著一大坨人肉,瞧這部位,應該是來源于一位男性的臀部,或者小腹位置。

  大猛子的嘴巴被堵,而閔魔緩緩地站起身來,有一種龐大而恐怖的氣息則將那些站起身來,試圖走上前來理論的門徒給全部壓垮,根本就動彈不得。

  站在池子對面的我們都感受到了這股力量,感覺空間里面的空氣都沉重了好幾分,仿佛心頭壓著一坨鉛塊,本著“攘外必先安內”的原則,施加于大猛子等人身上的壓力只怕會更重。那些家伙也是有了經驗,知道自家師父生氣了,頓時紛紛跪在地上,大聲喊道:“師父饒命,我們只是建議而已,一切都依著師父的指令行事,但有所指,無不服從!”

  這樣的話語三呼完畢,閔魔似乎覺得這些個徒弟還算是誠懇,揮揮手,然后緩緩說道:“我說過的話,落地便是一口唾沫釘!我的指令,誰贊同,誰反對?”

  他的話語頗有馬龍白蘭度的教父風范,所有都恢復了平靜,閔魔掀開了眼簾子,瞧了一眼我們,緩緩說道:“怎么樣,考慮清楚沒有?要么死,那么投入我門下,沒有第三條路可選——依你的本事,倘若小佛爺的計劃成功,新世界必定會有你的一席之地,到時候所有的尊崇、繁華和巔峰感受,你都是可以擁有的……”

  雜毛小道無語,而躺在朵朵懷中的虎皮貓大人則打著呵欠,頗為無聊地說道:“一百年過去了,幾百年過去了,到現在還是那老一套的東西,什么破而后立啊,什么翻身革命,天地巨變了……都是有心改革的人,為毛手段要這么激進呢?而且每次一提起來,都跟打雞血了一般!一群傻波伊,呸!”

  雜毛小道與我對視一樣,心里面都感覺到自去年與鎮虎門張伯一戰,兩敗俱傷之后的閔魔,似乎變得有些啰嗦了,而且交鋒的時候都是在背后陰人,要么控魂,要么就利用機關險境,現在又這么好說話,肯定是實力并沒有完全恢復,如此的話——我們不是有機會收拾這丫的?

  我和雜毛小道配合多年,早已心意相通,一個眼色交互,立刻下了殺心,當虎皮貓大人這一聲“呸”落了音,我和雜毛小道都緊繃著身子,然后如同猛虎出了籠,朝著池子里面的閔魔沖過去:“受死吧,你這賤人!”

  見我們二話不說,沖上前來,閔魔極為失望,身子從池子中站了起來,飛躍水池的我看到他腰部以下的部位,差一點兒嚇得魂都飛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