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三十六章 水中劇斗,斗轉星移

  正猶豫間,一道倩影從我身后沖出來,拉著我的手,就朝著池子中沖過去。

  我低頭一看,竟然是小妖,只見這小狐媚子的右手處暗扣著一顆灰撲撲的珠子,可不就是天吳珠?

  我還來不及想明白小妖是何時從我懷里偷走的這東西,便感覺周身一沉,已然浸入了這腥臭的血水中去。一入水中,我便感覺有東西朝我甩來,我下意識地伸手一接,卻是一個腐爛得不成樣子的人頭。

  這玩意勢大力沉,我單手接住,整個人的身子卻在往后退去。好幾步,我才穩住身形,定眼看去,只見小妖將天吳珠塞在我的懷里,然后咬著牙,一副不甘愿的模樣,沖進了天吳珠的范圍之外。我知道小妖這是準備攔截住閔魔逃遁,但是想到閔魔先前散發出來的那種恐怖氣勢,心中就焦急得很,沒有底,驅動天吳珠朝前游去。

  沒走幾米,我便看到小妖正在和閔魔戰斗,重回血池中的閔魔全然不復岸上的頹勢,腰身下盤的那些肉色觸角不斷飛舞,像極了章魚,個個如同森蚺出洞,全方位360度無死角地襲來,將小妖朵朵小小的身子給圍了一遍。

  然而小妖朵朵既然有膽敢追來,自然也是有些手段的,她手中拿著一根黃白相間的繩子,不斷地抽打,每一根飛襲而來的觸角都被這繩子抽中,繩端之上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使得這觸角一觸即收,根本不敢與之抗衡。

  這黃白相間的繩子便是雜毛小道在那九尾縛妖索之上添加了劍脊鱷龍最具韌性的一根粗筋,編織而成。細小的龍筋之上,被雜毛小道用微雕技術,刻上了密密麻麻如同小點兒一般的符文,威力自然不錯,我曾經被追著做過試驗品,但是抵死不從,使得這閔魔倒是享受了這繩子的第一次。

  有了九尾縛妖索在手的小妖朵朵,頗有一種女王風范,然而她面前的可是跺一跺腳,整個南方省的地下世界都要顫抖的閔魔,這個老家伙有著與自己名氣相符的絕頂實力,見面前這個小妖精如同刺猬一般,頗為難纏,于是單手舉起來,一股黑乎乎的光芒裹挾著池水,朝著小妖整個人壓去。

  巨大的壓力讓身手靈活的小妖行動變得遲緩,每一個動作都會耗盡力氣。優勢不再,小妖臉上顯露出了難過的神色,咬著牙,朝前硬頂上去。瞧見這情形,我果斷沖到小妖身邊,將左手捂在胸口,驅動天吳珠——這天吳珠又名避水珠,江河湖海,再大的壓強在它面前,也只是浮云而已,所以在我接近小妖的那一瞬間,水壓一掃而空。

  瞧見我們再次襲來,本來準備深潛入那池底,驅動法陣的閔魔不由氣得暴跳如雷,大聲怒罵道:“黃口小兒,居然敢仗著自己身上的法器,如此欺我,今朝倘若不將你們這些撲街仔全部弄死,我閔鴻這輩子的名字,那就倒著寫!”

  我忍不住笑了,這閔魔看著渾身恐怖如同惡魔,然而語氣里面卻還有著一些小可愛。

  不過我雖然笑,但也瞧出了此魔所說的話語是認真的,不敢怠慢,掏出隨身的小刀,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朝著胳膊就抹了一下。這刀子是我們離開西藏的時候,我那小徒弟莫赤偷偷塞給我留作紀念的藏刀,十分鋒利,我平日里也就拿來削削水果,故而并不曾說,此刻一刀抹下,那口子先是自我保護地收縮一下,然后有鮮血滲出來。

  不一會兒,我身周一米處,皆是這血液籠罩。

  這血液雖然稀釋,然而卻很管用,當我靠近閔魔之時,他哇啦哇啦一聲叫喚,好似硫酸潑了臉,難過得很,那穩固凝結的身形就有些渙散,一個勁兒地往后退——當時的場面十分搞笑,一個兇猛如同返世魔王的怪物在奔逃,而另外一個根本不能與之抗衡的家伙,則在一邊給自己放血,一邊飛蛾撲火,將怪物趕得連連后退。

  然而閔魔既然能夠成就十二魔星的地位,即使是重傷在身,此刻又變成了這般模樣,也不是我所能夠比肩的,就在我追了閔魔十來秒,突然一道黑影沖到我的面前來,當頭就是一抓。處于戰斗中的我,意識十分強烈,果斷后撤一些避開,然后伸手一個劈砍,正好擊中了來襲之人,卻見竟然是小鬼鬧鬧。

  此刻的鬧鬧比起先前來說,又有更大的不同,它的渾身長滿剛毛,如同白線蚓一般呈棍棒狀,頭顱碩大無匹,根本不似人類,那一雙眼睛里面所裝載的邪惡,讓人透不過氣來。沒有人知道小鬼鬧鬧為何會變得如此兇猛,當我一把抓在它胸口的時候,它的嘴巴立刻張開,上面有著昆蟲一般的口氣以及米粒細小的密齒,不合常理地朝著我的手背咬來;與此同時,它劇烈地掙扎著,力度之強烈,幾乎將我的手骨給震松散。

  坦白的說,此刻的小鬼鬧鬧,根本就不是鬼體,似乎已經進化成了另外一種恐怖的生物——難道這就是采用邪法,運用生辰八字和五行要術,通過精心安排和培育,讓死亡變成一種進化么?

  我不得而知,只感覺到倘若自己的手背被這么一咬,恐怕半只手都要永遠的離我而去了,匆忙間我換了一邊手,抓住鬧鬧的身背,避開了它的一咬。這小東西擁有著巨大的力量,一咬不成,拼命掙扎,而且還有一股陰邪力量,通過我與它接觸的地方蔓延而來,讓我心慌意亂,整個人如同過電一般的酥麻。

  然而越是如此,我心中反而越加地生出不屈意志,想著非要將這貨給超度了,免得讓它遺禍人間,讓自己真正的靈魂不得安息。

  此事一想,我立刻運用起小腹之中的那股磅礴力量,將其轉換為惡魔巫手所需要的能量,左手陰寒如冰,右手灼熱似火,兩者一激發,本來被那小鬼鬧鬧帶得四處踉蹌的我終于穩住了身形,感覺到這個小東西身上的力量開始幻滅,逐漸減消。然而就在我準備一鼓作氣,將小鬼鬧鬧給湮滅靈體的時候,突然池中一股震動,閔魔憤怒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里:“不可!”

  如此話音一落,池子里頓時就有滔天巨浪一般的壓力,朝著我擁擠而來。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暗覺不妙,小鬼鬧鬧剛才這么一插手,給了閔魔充分的時間,他定然是已經將虎皮貓大人釘住這片區域發陣驅動的布置給破壞了,使得這恐怖的力量,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讓我根本就立不住腳。一股虛無的力量從池子深處注入了小鬼鬧鬧的身體里,突然間,它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和敏捷,如同滑膩的泥鰍,一下子就滑出了我的掌控,然后雙手交疊,朝著我身前一米處擊來。

  我感受到了恐怖的水流之力極大在我的身體上,即使有著天吳珠的緩沖,我還是騰身而起,朝著身后摔去。

  然而這并不算完,四五條滑膩的觸角纏上了我的脖子、腰和大腿處,死死箍著,然后往著池子底下拖去。至于我的雙手,因為有著惡魔巫手的力量附著,反倒是沒有遇上什么束縛。附在我身體之上的觸角,那些本來柔軟的米粒肉芽陡然變異,化作了尖銳的骨刺,扎在我的身上,疼痛感被瞬間放大,疼得我哇哇直叫喚。

  然而即便是如此,身體越疼痛,我的精神卻是越加清醒,知道今朝倘若是讓閔魔逃走,或者將陣法驅動,我們定然是死無葬身之地。想到這個結局,我不由得強打精神,往懷里一掏,摸出震鏡來。

  此時的我們已經沒有在那血池之中,而是通過血池地下的通道,不知道被拖到了哪里去。當時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小妖也惟有拉著我的衣角,方才沒有被甩脫。水道狹窄,寬不過一米五,倘若不是小妖朵朵在給我把持平衡,這么高的速度,只怕我早已經撞死在了水道的石壁上。

  情形危急,震鏡在手,雖然不知道閔魔會不會中招,我也只有硬著頭皮一聲大喊:“無量天尊!”

  話音一落,藍光驟起,前面正在飛速游動的閔魔身形突然一滯,不再前行,而我也順著這慣性,毅然抱住了這個家伙干瘦的上半身,顧不得他渾身的血污碎肉,頭腦一熱,張口就朝著他的脖子咬去。

  當時的我根本就想不出什么招式來了,高速之后的腦子有些遲鈍,就想著弄死這個家伙。

  然而當干牛筋一般韌勁兒的口感反射到我的腦海之時,我才發現我懷里面的這一位,可是一個真正的怪物和魔頭,他咬我還差不多呢?當我想起運用自己的惡魔巫手,消磨閔魔身上的魔性之時,他嘿然笑了,將我的震鏡一把奪過來,然后揪著我的脖子,獰笑道:“小子,既然到了這里,就讓你嘗一嘗生不如死的滋味吧?”

  他伸手一劃,左邊出現了一個模糊的空洞,然后將我往前一推,我的意識頓時短暫地昏迷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四肢劇痛,仿佛被什么東西給貫通了,而全身,則被固定在了一個懸空的地方,晃蕩不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