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三十八章 小瀾身死,舉手立殺

  “好的,小師妹!”

  有人恭聲說道,腳步聲漸遠,估計是從這巨大的石廳邊緣,開始盤查起來。

  我看了一眼離我不遠的那樽熄滅燈盞的棺柩,然后捏了捏拳頭,雖然肥蟲子在我體內不停地為我修復,然而它畢竟不能夠讓我馬上就活蹦亂跳起來,那四根桃木釘打出體內,基本上我能夠正常行走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倘若與人拼斗起來,恐怕不出十秒鐘,我就真正跪了。

  王珊情和小瀾在我藏身之處的六七米處站定,兩人依舊在討論著一些話,從她們的交談中,我能夠感覺到,小瀾應該并不是邪靈教成員,至少不是正式成員,想來她可能是有把柄掌握在邪靈教手上,在家人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僅僅只是一個柔弱女子的她也沒有辦法,唯有按著邪靈教的指令行事——雖然她未必會喜歡這么做。

  相比起良心未泯的小瀾,王珊情的心完全就是那灶臺的黑色鍋底一般。

  這個女人能夠在加入邪靈教短短幾年的時間里,就成為了閔魔面前的紅人,地位比同門兄弟高上許多,其心機和手段,都遠遠超出了她的同齡人,陰狠毒辣得很。她告訴小瀾,說別看陳老魔帶著宗教局的人趕了過來,準備將她們一鍋端,殊不知所有的一切都在她師父的掌控之中。

  她自信地表示:陳老魔此番前來,必然是有來無回,性命定然要交待在這里了。

  小瀾問她為何會有這樣的自信,王珊情笑而不語,不作回答,只說過了今天,所有的一切自然都會見分曉了。小瀾遲疑了一陣,談及她的身份,既然都已經被曝光了,而陸左、蕭克明又都被困于陣中,她的任務是不是就已經結束了,可以過上平靜的日子了呢?

  王珊情哈哈大笑,說既入我門,怎么可以放棄這么寶貴的機會呢?上面自然還會有新的任務安排給你的,倘若做得足夠優秀,到時候你弟弟,以及你的家人都會過上好日子,而且完全不會受到任何的威脅。

  我忍不住從角落的承重墻探出頭來,瞧了前面一眼,在昏黃的燈光下,我能夠看到小瀾潔白瑩亮的小臉上,一瞬間露出了絕望的面容,咬著牙,似乎十分不滿。而王珊情則根本沒有在意小瀾的看法,朝著遠處的一個壯漢喊道:“張小黑,怎么樣,找到沒有?”

  張小黑回答及時沒有,王珊情就頗有些不滿意了,埋怨道:“快點啊,師兄弟們都在拖延那個厲害的道人呢,你若不行,我把你派過去抵擋作戰便是了!”

  她這話說得驕縱,我以為那個長相粗豪的張小黑會反駁一二,沒想到他臉上雖然露出了羞惱的神色,但是并沒有發作,而是開始加速尋找起來。王珊情繼續對小瀾說道:“剛才師父傳信給我,說陸左已經被他囚困于此,讓我過這里來將其帶出,到時候就可與陣外的陳老魔談條件,將其誘入陣中,一舉捕殺了!”

  小瀾詫異,說以陳老魔那等的城府和見識,他怎么可能會上當?

  王珊情笑了,說不一定哦,陳老魔對待你這兩個老板的感情一向很好——那個家伙理智的時候,就如同一塊冰冷堅硬的生鐵,一臺高速運轉的計算機,然而一旦意氣用事,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不過說起來,陸左和蕭克明也當得起陳老魔的高看和栽培,誰也沒有想到,這兩個家伙現在居然會如此厲害,竟然能夠將我師父逼得如此狼狽,只有到了水池深處,才將其轉移至此——師父他老人家發給你的錦囊記得帶好,可防蠱蟲,免得一會兒,反倒被他給陰了……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張小黑一聲大喊:“小師妹,你看這是什么?”

  張小黑驚訝的大叫打斷了王珊情和小瀾的對話,我看到有一道黑影從我的身邊飛過,從三點式換成一身勁裝的王珊情站在我剛才受困的懸棺之下,盯著那盞熄滅的長明燈,臉色陰郁地說道:“每一樽棺柩之上都有一盞燈,它代表著布置在棺柩里面的陣法和靈體存在。而這里沒有……難道那個家伙就在里面?”

  她的腦海迅速展開了聯想,過一回兒,轉頭瞧向了圍上來的張小黑,下巴一抬,緩慢說道:“你,打開來瞧一瞧!”

  這個張小黑不敢違背王珊情的指令,咽了咽口水,握緊了手上那把黑色軍刺。

  他之前也見識過我的本事,不由得有些忐忑。不過害歸貴害怕,他還是一個心理穩定的男人,將軍刺輕輕插入棺材蓋子與主體之間的縫隙,緩緩推開來,伸頭往里面一瞧,臉色勃然而變。王珊情并算不高,瞧不見,忙問怎么了?

  張小黑伸出手,在里面一陣掏弄,竟然摸出了兩根帶血的桃木刺來。瞧見這東西,王珊情的目光開始往四周掃瞄:“顯然,他進來了,不過獨自逃離了,這里出口只有一處,而我們又來得這么快,他怎么可能逃得出去?他還在里面,搜!”

  她說完這話,沒有再袖手旁觀,而是帶頭開始四處搜查起來,一邊看,她還一邊拿出一個古怪的蛐蛐籠,朝著里面嘀咕,似乎是在通過這東西與其他人通訊,找尋援手。

  我渾身疼痛,傷口雖然均已結痂,但是四肢都使不上力,一捏拳頭,便疼得厲害,即使有肥蟲子在也不怎么管用。我藏身的這處承重柱平時也說得上隱秘,但倘若真的有心找尋,它反而成為了最有嫌疑的所在,我惟有強忍著疼痛,將身子往里面挪動。

  然而我剛剛移動了一個身位,一雙美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里,我心中狂跳,木然地抬起頭來,正好與小瀾那詫異的目光對視上。

  小瀾猛一瞧見,臉上竟然有比我還要濃重的驚慌,張了張櫻唇,但是沒有聲音出來。

  我見自己已經被發現了,反而坦然了,平坐在地上,似笑非笑地看著我面前這個“前下屬”。在短暫的詫異之后,小瀾收回了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氣,而在她身后不遠處傳來了王珊情的問話:“小瀾,你那邊有什么發現么?”

  “哦……沒,沒有!”做過這么長時間臥底的小瀾,心理素質自然也是極好的,她很快就穩定下來,然后目光越過平坐在承重柱后面的我,視我為無物,與我擦肩而過。

  在那一刻,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激動,被一種卑微的溫暖所包圍著。

  一瞬間,我突然能夠理解小瀾的悲哀了——一面是自己的親人,一面又是自己的朋友,她總試圖選擇對自己更重要的一方,然而又對另一方心懷愧疚——她是一個善良的人,是一個柔弱的人,也是一個可憐的人。

  她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甚至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搜查幾分鐘后,三人又聚集在了懸棺底下,王珊情的表情頗為猙獰,低聲咆哮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突然就消失不見了呢?師父交了這個任務給我,我怎么能夠弄砸呢!”

  此時的我已經站了起來,心里盤算著這三人身上所攜帶的東西,是否真的對肥蟲子有克制作用,如果沒有的話,我是不是就可以先發制人,將王珊情和張小黑給制伏了?然而當我剛剛想要探頭出去的時候,突然就跟一個冰涼的頭顱,碰到一塊兒。

  我定神一瞧——我艸,小鬼鬧鬧怎么會出現在此處呢?

  小鬼鬧鬧的出現讓小瀾之前的努力便成了虛妄,毫無懸念,四肢皆受困的我被這頭鬼娃娃一番撕扯,又添無數傷痕,最后倘若不是王珊情下了命令,只怕我已經一命嗚呼了。

  當小鬼鬧鬧從喉嚨里發出低沉的嘶吼,懸空浮起的時候,王珊情走到了我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嘴角上面的笑容在這一刻,陽光燦爛,如冬日里的那一米陽光。她并沒有先跟我說話,而是扭頭看向了小瀾,頗有玩味的說道:“小瀾,你剛才是真的沒有看到么?”

  小瀾驚恐地搖頭,一邊后退一邊解釋道:“我沒有,我真沒有……”

  她話還沒有說完,便見到王珊情身形一閃,如電,倏然出現在了小瀾的面前,當頭一拍,印在了小瀾的額頭之上。小瀾渾身一震,接著從她的雙眼、鼻子和口中,涌出許多鮮血來,將她清麗秀美的臉容染得尤為恐怖。

  她氣息一閉,竟然就這般死了過去,生命終結。

  王珊情溫婉地笑了,深深吸了一口氣,仿佛在品味著生命的味道,然后吩咐道:“張小黑,將她給放到棺柩里去,師父應該會喜歡這種鮮活的身體!”

  張小黑一言不發,將小瀾的尸體攙扶了起來,然后朝著我剛才藏身的棺柩走去,而王珊情則蹲下身來,看著渾身累累傷痕的我,笑了笑,說:“老板,你做夢都沒有想到會有今天吧?”

1條評論 to“第二十九卷 第三十八章 小瀾身死,舉手立殺”

  1. 回復 2016/02/26

    作者受虐狂

    使勁虐吧。虐死女主陸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