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三十九章 憶往昔是竹馬青梅

  驟然聽到這個女人喊起“老板”這兩個字,我在恍惚間,似乎又看到了06年飾品店剛開張,我和阿根招聘店員的時候,那個穿著白襯衫和一條肥大西裝褲、操著一口西川普通話的少女。我想起了那一雙月光下溢滿井水般的明亮眼睛,還有無數我本來都已經忘記了的歲月。

  時間真的是一把殺豬刀,當日的少女已經變成了陰狠毒辣的邪教骨干,而我則成為了一名歷盡滄桑的苗疆養蠱人。

  我笑了笑,爬起來,背靠著柱子而坐,說是啊,真的想不到,我們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王珊情也很感嘆,坐在我的對面,瞧著我這一副狼狽模樣,臉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緩緩說道:“老板,你知道么,我曾經很感謝你,是你手把手地將我從一個普通的農村女孩兒,帶成了飾品店里的業務骨干,記得我超過小美成為飾品店業績第一的那個月,你給我發了一盒巧克力,我當時就高興瘋了!巧克力好甜,甜得讓我想要嫁給你……”

  我苦笑,說那巧克力是阿根要送給你的,只不過借由我手而已。

  王珊情點點頭,說她知道,后來她聽阿根說過了。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亮晶晶,如同黑色寶石,美麗極了,讓人很難想象她之前還剛剛若無其事地殺了一個人。

  王珊情繼續說道:“你也許不知道,當我笨拙地跟你開玩笑,說喜歡你的時候,你拒絕了我,我有多么的傷心;你也許不知道,我之所以跟著趙剛那個混蛋,就是因為傷心被你拒絕,出去喝酒,被他奪去了身子;你也許不知道,當我看到你跟小美在一起的時候,我心里面那發瘋的嫉妒,就像長滿荒草的田地;你也許不知道,我跟阿根在一起的時候,你那無所謂的祝福和隱約防備,讓我整日整日的睡不著,心里面被憤恨所包圍……”

  我聽著王珊情回首往事,靜默不語。

  坦白的說,我是一個有著自知之明的人,知曉這個世界并不是圍著“我”而轉動的,所以從來不會強求其事,而我在情感上面又向來都是比較遲鈍的,故而并不清楚我和王珊情之間,竟然還有這么多感情糾葛。在我眼里,以前的王珊情就只是一個業務能力很強的下屬,而今的王珊情,也只是一個讓我惡心的女人。

  除此之外,我對她基本也沒有什么多余的感情,所以聽她這般說的時候,我就仿佛在聽別人的故事,里面的主角,跟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王珊情見我一點表情都沒有,仿佛事不關己一般,臉色不由得陰沉下來,寒得幾乎能夠滴下水來,她用難以置信的語氣問道:“我為你付出這么多,你居然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我汗顏,摸了摸鼻子,說道:“一個人做什么事,不做什么,完全都是由他自己的內心作主導。你之所以做出這些泯滅人性的事情,都是因為你自己的自私,與我何關?”

  我這淡然的話語觸動到了她,這個女人如同一頭母獅子一樣暴跳了起來,揪住我脖子處的衣領,憤怒地咆哮道:“你怎么可以不領情呢?你怎么可以不領情!完全就是你背叛了我,我被你拋棄了,我……我他媽的要殺了你!”

  我看到她雙手都有著活靈活現的刺青,是九頭毒蛇,然后從上面傳來了巨大的力量,將我的脖子給死死地掐住,讓我的呼吸停止。這個一切都在以自我為中心的女人是如此瘋狂,而我的心中卻是一陣狂喜——她身上確實攜帶了隔離蠱蟲的巫符法器,使得肥蟲子根本近身不得,但倘若是她主動靠近我,那就是另當別論了。

  當她的雙手虎口緊緊貼著我的脖子的時候,正在我體內進行緊急修復的肥蟲子見機不可失,果斷沿著我們接觸的皮膚,從王珊情的手指處,刺溜一下,直接滑入她的體內。

  肥蟲子雖為半靈體,但是觸感還是有的,王珊情能夠很清晰地感覺到有一個又軟又硬、似乎還頗為熟悉的東西鉆進自己的手掌中,收手一看,卻什么都沒有。她瘋狂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驚容,死死地盯著我說道:“你到底對我作了些什么?為什么我會有如此奇怪的感覺?”

  肥蟲子一進入王珊情的體內,那時局便陡然立轉,我一直緊繃著的心情也松了一些,笑道:“我現在除了能夠對你放電,還能夠做什么呢?”剛才還是一副怨女狀態的王珊情此刻變得異常冷靜,死死地盯著我,說:“你是不是對我下蠱了?”

  我絲毫不懼地與她對視,說道:“放了我,我便告訴你!”

  王珊情的臉在那一霎那間變得通紅,像一個瘋子般地大聲尖叫:“鬧鬧,咬他!”

  一直懸于上空的鬧鬧得了命令,驟然向下,朝著我飛撲下來,然而幾乎在同一刻時間,王珊情突然捂住肚子,痛苦地叫道:“啊……”接著她就如同要生孩子一般,滿地打滾。我這時的傷口已經恢復了一些,勉強舉起手來,激發惡魔巫手,去抵擋鬧鬧的攻擊。

  鬧鬧在水下驟然的爆發之后,此刻似乎也是有些虛弱,故而我勉強擋住了兩個回合,便聽到王珊情殺豬一般地叫喊:“停,停下來!”

  那鬧鬧倒也聽話,說停就停,我自然也不敢硬拼,肥蟲子隨后也停止了動作。張小黑這個時候也沖了上來,大聲喊問怎么回事。

  王珊情剛剛嘗到了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絕望,她沒有回答張小黑的問話,而是死死地盯著我,喘著粗氣說道:“給我解開!”——她這種頤指氣使的語氣讓我好笑,她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和我之間的關系,

  我盯著空中那面目猙獰的大頭娃娃,又看著旁邊的張小黑,平淡地說道:“小情,是這樣的,你想活,我也想活,那么我們就差不多能夠達成一個共識了,對吧?至于接下來的細節,就需要我們本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仔細商量了……”

  聽我這般說,王珊情斷然拒絕道:“不行,師父他指定要抓到你,如果把你放了,我就活不成了!”

  我沉聲說道:“閔魔自去年受了重傷,就已經不行了,不然他怎么會變成今天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而且還扛不住我和老蕭的共同攻擊呢?他都自身難保了,你何必為他賣命?記住,你若不答應,我們同歸于盡,共赴黃泉,倘若是答應了,說不定還能夠留有一線生機!”

  旁邊的張小黑雖然不明白狀況,但是從我們的交談中,多少也知道了些梗概,悲憤地叫道:“什么你們兩個人啊?你們一伙人六七八九個,個個厲害無比,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兩個人?太無恥了吧!”

  我也懶得爭辯,平攤雙手說道:“事情就這樣吧,很簡單的選擇題,你自己做決定吧!”

  王珊情盯著泰然自若的我,不說話,臉色陰郁。我并不是很著急,要知道,一個人擁有得越多,地位越高,就越害怕失去。王珊情爬上這個位置,想必是費了不少功夫,她還沒有真正享受勝利的果實,怎么可能為了邪靈教的事業拋頭顱灑熱血呢?

  邪靈教有這么強的號召力么,扯蛋吧?

  而就在她陷入沉思的時候,西面的石門再一次轟然作響,王姍情站起身來,扭頭過去,看見七八個人朝著這邊跑來,心中不由得緊張地大叫道:“我就叫了兩個人來,你們怎么都跑來了?”有領頭的人回答她,說頂不住了,二師兄讓我們退到這里來,布陣防守。

  他的話音剛落,我便見到雜毛小道矯健的身影從石門后閃身而過,一身的血,然而眼睛確實精光四射,手上的鬼劍宛如游龍,跟著敵人的屁股后面沖來。再之后,還有雪瑞皎潔素白的身影。

  援兵來襲,敵人慌亂,我自然也不會留在這里與他們扯蛋,趁著這段時間蓄積下來的力量還足夠,當下就是一個轉身,朝著旁邊跑去。我這一動,在旁邊等待的鬧鬧立刻就炸了毛,想要沖上來,我回頭瞪了一眼王珊情,她立刻明白了我的威脅之意,張開的嘴巴又閉攏了,沒有說話。

  鬧鬧得不到命令,自然也不敢動,反而是旁邊的張小黑沒有顧忌,朝著我就是一陣發足狂奔。我雙腿疼痛,沒跑十幾步就熬不住了,失去平衡,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剛一回頭,便看到張小黑45碼的大腳,朝著我的身上踏來。我往旁邊一躲,摸出那把小藏刀,準備反擊的時候,卻見一聲響動,張小黑的身子重重地摔在了我的旁邊。

  哐啷一下,他手中的軍刺也隨著掉落在地。我仰起頭,但見朵朵飄于半空中,驚喜地大喊:“陸左哥哥,你在這里啊?”

  雜毛小道和雪瑞風一般地沖到我的身邊,招呼兩聲,雜毛小道焦急地大喊道:“小毒物,閔魔呢?你怎么了?”我還沒有答話,便聽到石門關閉,那個帶著高帽子的黑白無常大聲喝道:“萬棺懸空,上不著天,下不著地,怨氣憑空而起,起風了,威武呼哈哦……”

  他的話音剛一落,這大廳里面上百來號的懸棺,突然就是一陣亂顫,風鈴一般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