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四十二章 援兵,援兵

  這變故顯然有些出乎閔魔的意料之外,他不滿地瞪著在外圍搖幡耍旗的黑白無常,大聲喝道:“徐亞軍,不可胡亂驅使法陣,浪費了能量,本座還需留些法力,來驅動周轉的!”

  他平日里積威甚重,這一番瞪眼,再配合著盡是觸手的恐怖身形,繞是那個高帽兒修為不錯,也不由嚇得腳軟,帶著哭腔回應道:“師父,有您在此,徒兒就是長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擅自動那陣眼。這動靜,可真的不是我弄的啊!”

  黑白無常急迫的辯白讓閔魔聽到耳中,疑上心頭,正想要說話,便見到從西邊跑來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大聲叫道:“師父,大陣的景門被人攻破,敵人殺進來了!”

  我聽這人的聲音略為熟悉,扭頭一看,竟然是我的高中同學楊振鑫。

  這個昨晚還跟我故人相見的家伙,沒想到居然也是閔魔門徒?這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難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閔魔算計好了的么?還未待我從這讓人震驚的消息中回過神來,閔魔的臉色也是勃然一變,扭曲猙獰地說道:“好、好、好,來得正好,好讓你們瞧一瞧本座的本事!”

  他話還沒有說完,好幾個被他分神所控的普通人突然就加快了速度,朝著我們這里狂奔而來。

  生命在奔跑的過程中湮滅,而后在閔魔的指令下,這些人全身的精力都集中于一點,最后詭異地爆炸開來,在我們與他之間形成了一大片紅霧,而有那漫天的血肉骨刺,朝著我們劈頭蓋臉地激射而來。

  就在這危急關頭,我們根本避無可避,好在兩個朵朵和吉娃娃三個小家伙在一瞬間反應過來了,朵朵和小妖手拉手,憋紅了臉,用自己的力量在我們身周形成了一個以青木乙罡為主體的屏障,青朦朦的,而吉娃娃則在旁邊查遺補缺,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來。

  一瞬間爆了三個,當第四個再次沖上來的時候,這青色屏障已經搖搖欲墜,根本就不能夠承受再一次的打擊了。

  當我臉色鐵青,但見一道青光閃耀,竟然直接鉆進了那人的腦袋里去。

  那個男人渾身一陣抖動,癱軟在了地上,不再動彈。雪瑞打了一個響指,笑顏如花——她的青蟲惑對付此等精神占據和迷惑的領域,絕對是專家級別,并不比研修過分神奪舍大法的閔魔差多少,故而能夠一舉控制住。

  而就在我們這里戰作一團的時候,先前抖動的那些懸棺突然一番扭動,下餃子一樣,簌簌掉落下了好幾個身影來。瞧這些人統一的中山裝打扮,我們的心頭狂喜——這大師兄果然給力,沒有在事情結束之后才過來掃場或者收尸,恰恰是趕在了最緊要的時刻,以這種近乎冒險的方式出現。

  這些從棺材中翻身下來的,總共有五人,其中的一個便是曹彥君。

  他們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顯然是法陣被破了的關系。瞧見了我們,曹彥君大喜,與我們打招呼,說果然在這里。

  畢竟是專業人士,他們進來之后,一個招呼打完,一點兒廢話都不說,四處打量了一下之后,便散落各處,全力戒備著。曹彥君皺著眉頭,對著面前這個賣相恐怖的怪物說道:“閔魔,你投降吧,束手就擒的話,還可以留下一條性命!”

  閔魔見棺材里面就出現了這么幾個人,不由得哈哈大笑,難以置信地說道:“你就這么幾個人,還好意思叫我投降?”他話音未落,手便已經高高揚起來,五指之間,有黑色的電光纏繞,如同風暴一般生成。

  瞧見閔魔這等狀況,站在曹彥君身后一個顴骨高高的俊朗青年一聲冷笑,說兀那老匹夫,長著這么副鳥樣兒,還敢口出狂言,也忒目中無人了,看道爺教訓你!

  他的話語一落,背上青鋒劍跳起,反手抓住,便朝著閔魔劈去。

  此子的劍法、力量以及對時機的把握,都是十分厲害的,讓人不敢小覷,故而才會如此高傲。

  不過閔魔豈能讓這等小輩所鄙視了?當下也是發了狠,雙手不動,其中的一根觸手繞了一個圈子,朝著這青年的后腰捅去。

  青年的反應十分迅速,回身就是一劍,斜斜削在觸角之上。他本以為憑借著自己千錘百煉的銳利青鋒劍,定能削下一層皮肉來,哪知閔魔身下這章魚一般的觸角看似柔嫩,然而有一層一層的傘狀邊緣凸起交疊,外覆滑膩的體液,形成了極為堅韌組織層,雜毛小道的手中的鬼劍比這鋒利數倍,照樣只劃拉下少數絲狀突起,并不能傷及本質,何況是這個青年呢?

  閔魔與這個傲氣沖天的青年一交鋒,沒幾下便占據絕對優勢,正待重下殺手的時候,旁邊一個矮胖的中年人斜沖上來,手掌一翻,拍在急襲而來的滑膩觸手之上。

  但聽“砰”的一聲炸響,那粉紅肉色的觸手驚惶地收回去,閔魔后退幾步,將那只觸手游到眼前來瞧,只見這條觸手已然被炸去了一大截,斷開的豁口處有藍色的濃漿呈現,皮肉在不斷地收縮,應該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閔魔越瞧越氣憤,聲音明顯都在顫抖著:“掌心雷,你這是道家掌心雷?”

  那個矮胖中年人卻是個頗為穩重的人,他將傲氣青年給扶好,然后拱手說道:“正是,南海李彥,向老前輩問好!”

  閔魔眼睛一轉,點了點頭,說南海李家的人,難怪,這掌心雷的手段,確實厲害……開!

  他前一句還點著頭說話,后一句,表情已經猙獰到了極致,原本干瘦的老臉上面有著許多紅色蚯蚓一般的東西,在血管之下游動著,他深呼吸,一口氣,竟然將這混沌萬棺大陣中大部分懸棺上面的長明燈,給全部吸食吞入自己的腹中來,在我們的嚴重,以閔魔為中心,整個空間倏然暗了下去。

  驟然熄滅的長明燈,上面附著的力量大部分都被閔魔所吸收,不用旁人提醒,我們都知道此刻應該是立即朝他進攻,不然當他完全吸收了這上面所有的力量,只怕我們所有人,都抵擋不住這個家伙了。

  不用吩咐,我和雜毛小道便錯身而上,一人舞爪,一人持劍,左右夾擊,而那個傲氣青年的青鋒劍也揚起,朝著閔魔沖了過去。這閔魔本來還在享受著力量增長的快感,突然見到自己被好幾個人的意志鎖定,高聲叫道:“擋住他們!”

  他的話音一落,他的那幾個徒弟都揮舞著武器,拼死沖了上來,一副決死的表情。

  不過除了這幾個人,其余的似乎已經開始往著角落撤退,我特意瞧了一眼王珊情,只見她被人用一束黑色的絲綢捆住了手腳,卻是動彈不得,被人扔在了原地,旁邊有好幾頭腐尸失去了黑白無常徐亞軍的控制,開始朝著她襲去。所幸有鬧鬧在旁邊照料,所以并沒有被啃食。

  瞧見小鬼鬧鬧的身影,吉娃娃和朵朵都不由得戰意燃起。

  像它們這樣的同類,其實一點兒都不和諧,總是籌謀著將對方吞噬,除了朵朵乖巧理智這樣的孩子,其余的都是天性。其實倘若不是雪瑞管束,只怕吉娃娃就會整日找朵朵麻煩。這里也是一樣,一瞧見了小鬼鬧鬧,吉娃娃“汪汪”一聲叫喚,朝著小鬼鬧鬧撲去。

  朵朵并沒有走,她知道此處最重要的敵人,從頭到尾都是閔魔,倘若將此人除掉,我們才能夠有真正的安全,所以她并沒有走,而是幫著我們偷襲閔魔。她身具癸水青木兩種力量,而且自身又有鬼道真解和鬼妖婆婆的藏密傳承,認起真來,其實還算是一位主力戰將,不過她到底還只是一個小女孩兒,戰斗意識并不強烈,主要還是靠爆發,所以此事也只是做一些輔助的工作。

  群攻為上,我們很快就將閔魔這些弟子給擊潰,死的死,傷的傷,一哄而散。

  不過閔魔并不急,他還有大把的腐尸可以指揮,一擁而上,這些家伙在爬出棺材不久之后,終于沒有那么潮濕了,身手也靈活了,力量增大,而且還悍不畏死,所以還頗有一些難纏。

  小妖、朵朵等小家伙雖然可以越過這些腐尸前進,但是為了怕遭其毒手,我也不敢讓她們去冒險。

  還好因為閔魔需要全力吸收此番的力量,沒有再分開神念,去控制那些普通人,使得他們全部都沒有了支撐,軟綿綿地趴在了地上,沒有動彈。瞧見前面堆疊了二十多頭腐尸,而閔魔已然快要完成了吸收和布陣,雜毛小道心急如焚,從懷中摸出一道金光閃閃的符箓來。

  他口中一聲大叫,又是一道血箭噴出,吐在了這張符箓之上。

  此物在一瞬間化作了烈焰,將我們身前的一大堆腐尸燃燒開去,而就在雜毛小道提劍準備硬沖的時候,天地一陣搖晃,一道蒼涼兇橫而原始的吼叫,從那地縫里面,緩緩地傳了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