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四十四章 我……不好吃啊

  此刻的閔魔跟之前相比,完全就不可同日而語——之前的閔魔雖然下半身是粉紅色的肉觸手,但是上半身還能夠體現出人類的特點來,性情和邏輯,也都是人類的思維,而此刻我們面前這頭四米五高的怪物,渾身上下洋溢著翻滾的黑霧,有著一股異類生物的冰冷感覺,寒意陡生,比那干冰還冷。

  他的形象,讓人看上一眼,腦海里就生出“世界上怎么還會有這么邪異恐怖的東西,簡直就不是地球上生物”的想法來。

  瞧見閔魔變成了如此模樣,一直在周圍盤旋的虎皮貓大人像被人掐住了蛋蛋,毫無高人形象地驚聲尖叫道:“天啊,它被放出來了!它被放出來了!閔鴻這個蠢貨,這個腦子里面除了翔還是翔的家伙,他以為被附身之后的他還是他自己么?我他媽的躲進這肥碩鳥兒體內,我還是一只普通的鳥?——老子這么高端大氣上檔次!白白修了這么久的功法,閔鴻這龜蛋兒居然連最基本的東西都沒有搞懂。靠,邪教就是他媽的是邪教,就知道鋌而走險,貪功冒進,直娘賊,娘希匹……”

  虎皮貓大人這一番口不擇言的話語罵完后,招呼我們道:“小毒物,小雪瑞,你們反正是跑不掉了,有什么遺言,趕緊跟我說,我好給你們家人轉達。媳婦兒,跟我走,趕緊跑路,不然真就一命嗚呼了!”

  朵朵從角落里灰頭土臉地爬了起來,一點兒也不領情,撇了一下嘴巴,說就不,我要死,都要跟陸左哥哥死一塊兒。

  朵朵的話語讓虎皮貓大人很受傷,它罵罵咧咧地說了幾句不堪入目的臟話,然后心一橫,說娘咧,拼了!

  它落在我旁邊的一具棺材之上,大聲招呼我:“小毒物,這個家伙原本是那冥河惡靈,逃逸到人間來,寄居在地煞之中沉眠——其實也是山神土地公的一種。不過這東西在冥河受到了無數年頭陰風的洗刷,心思早就已經變得邪惡無比,心里面只有無邊的殺戮。它是惡神,猛虎出籠,生靈必定慘遭荼毒……”

  我緊繃著身子,死盯著被觸手纏繞著的雜毛小道,不斷地調整呼吸,將自己體內的氣息壓縮囤積,臉色陰郁地打斷道:“告訴我,這狗日的弱點是什么?”

  “在腦袋的眉間正中,神凝天池。任何一個請神入體的人,融合都會發生在上丹田,‘神失守位,即神游上丹田’,《素問·本病論》中說到……”虎皮貓大人急速地說著,還未完,我便已經化作一道黑線,朝著恐怖的閔魔沖去。

  在我身邊的是小妖和朵朵,這兩個小家伙護住我身側兩旁,有那青灰色的鱗甲觸手如鞭甩來,她們便用手去撥動,幫我擋開。僅僅兩息時間,我已然沖到了閔魔的身后。

  正在與閔魔拼斗的是五人宗教局的其中一個,這個小子是個滑頭,身手靈活得可以與雪瑞一拼,腳下凌波微步,身形柔軟得像面條,竟然能夠在七八條觸手組成的暴風驟雨間,絲毫無損。看得出來,宗教局此番前來的都不是弱者,倒是我們認識的曹彥君,本事最低。

  瞧見魔化之后的閔魔被吸引了注意力,我也是吃了教訓,拔除那把小藏刀,騰身而起,朝著閔魔的后腦勺就捅去。

  然而我剛剛臨空而起,便見到那一顆如同榴蓮一般的后腦勺上,突然睜出一只拳頭大小的眼睛出來,里面的白色多過于黑色,死魚眼一般,里面露出了極度深寒的冰冷,有著詭異的光芒。

  看到這東西,我嚇了一大跳,然而事到臨頭也退縮不得,將心一橫,朝著這顆眼睛,抬刀就是一刺。

  我起始的速度飛快,沖勢兇猛,所以這一刀的力道十分恐怖,然而就在刀尖即將要刺入這顆眼球之中的時候,從它旁邊濕淋淋的眼瞼周圍,伸出了許多粉紅色的柔軟觸角來,將我的這把藏刀給緊緊纏繞住。

  我順著慣性撞上了閔魔,刀口被阻,接著身子倏然一緊,也被閔魔給纏住了。

  我手中的這把藏刀是很普通的那種,根本對付不來這看似柔軟,其實跟牛筋一般的觸角。當下我也不管不顧,松開手,將蓄積已久的惡魔巫手瞬間點燃,然后朝著這眼珠子掏弄兒去。或許是我松手太快,閔魔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被我一下給抓中,雙手仿佛捅進了爛泥潭中,里面粘糊糊的,然后有著一顆碩大的晶狀體。

  我心中歡喜,顧不得腰間的力道更緊,猛使勁兒,準備將那一顆眼球給拔出來。

  我的雙手在之前與閔魔的交鋒中就已經滿是鮮血,而且此刻又點燃了對黑暗生物有著極強克制力的惡魔巫手,這血脈和能量兩者一疊加,又恰好傷及的是最敏感的眼球部位,所以我這兒剛一用上勁力,便聽到前面的閔魔,口中一聲恐怖的叫喊。

  這喊聲如同那錢塘海潮,鋪天蓋地,這整個空間里就是一聲炸響——轟!

  我感覺自己的身子在短瞬之間,倏然移動了好幾十米,閔魔痛苦地在這個大陣之中飛縱著,使得我耳朵邊風聲呼呼,一連撞掉了好多樽棺柩——那種刺激,過山車與之比起來,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想著雜毛小道被這怪物滑膩膩的觸手死死箍住,我當下也是發了狠,口中大罵著臟話,然后使勁兒地將那眼球往外扯動。然而到底是化了魔,這顆生長在后腦勺的眼球末端有著好多堅韌的肉芽勾連,死死拉著就是不松動,無論我用多大的氣力,都將其扯脫不得。

  我不是一個不知變通的人,扯不下來也不著急,將雙手激發到了極致,胡亂地掏弄閔魔的后腦勺,試圖將里面弄成一坨糨糊,將這蘊積著濃重魔氣的地方給破壞殆盡。

  或許是我的雙手與鮮血對于魔化的閔魔來說,實在是太針對了,使得他在后來終于放棄了雜毛小道,將其扔在了一旁,然后所有的觸手都全部倒卷而來,朝著我的身上緊緊纏住。

  此刻的我已經是進了鐵扇公主肚子里面的孫猴子,即使我抓住的這個地方并不是異化之后的閔魔大腦,但是也就在隔壁,此時的傷害對他的也是最嚴重的,當下也是咬緊牙關,任憑周身的景物風馳電掣,也死死不放手,使勁兒扣動。

  然而閔魔越是痛苦,施加在我身上的手段便越繁復,他的背脊之上出現了很多骨質化的倒刺,然后那些柔嫩的粉紅色肉芽順著我的身上爬來,觸手緊緊拽著我,往外面甩去。我壓著牙堅持了一會兒,終究是人而不是一塊堅鐵,烈女纏郎的招式抵不過身體的極限,在即將崩潰的那一瞬間,我松開了雙手,整個身子倏然騰空而來,朝著東首邊兒飛去。

  一雙素手接住了我,是雪瑞,有著天眼的她往往能夠看得比別人更多一線。

  我回過頭,發現雪瑞也受傷了,雪白的下顎上面留著一道血痕,想來應該是嘴角滲出來的。剛才的場面實在是太過于混亂了,大家都胡亂戰成了一團,彼此都不配合,雖然強力,但是力量不往一處兒使,所以才會陸續落敗,而且還敗得如此慘。

  將我這個心頭之刺給甩開之后,閔魔環視了一下場中,從喉嚨里面發出一種低沉得類似呼麥的叫聲,呼、呼、呼……這聲音聽得我渾身直起雞皮疙瘩,忍不住發顫。

  嚎喊的過程中,我看到閔魔的后腦勺上面的肌肉開始蠕動,像小蟲一般,密密麻麻的分布著。

  差不多一分鐘到一分半的時間,他呼嚎結束,將脖子扭了扭,終于開始說出了人言來:“好餓啊……”果然如虎皮貓大人所說的一樣,這個人無論是說話的口音,還是行為動作,都跟之前的閔魔有著截然不同的區別,完全就是另外一個人了。

  饑餓的閔魔扭動古怪的頭顱,環繞一圈,然后看向了腳下。

  在他腳下有一個活著的女人,雙手雙腳都被黑色綢帶給綁住,不過意識應該是清醒的,睜著一雙驚恐的眼睛,瞧著面前這個恐怖的怪物。閔魔瞧見她,不假思索地抓了起來,深深嗅了一下,說好香啊,有日子沒有吃過這么香的食物了……

  而他口中的食物則驚恐地大叫道:“師父,師父,人家是小情兒啊?你不認識我了么?”

  王珊情驚恐尖叫,然而閔魔根本就沒有理會她,將這女人的身子擦了擦,然后將身上的衣服給三下兩下扯了下來,碩大的藍色眼睛如同最迷幻的夢,緊緊盯了一會兒不斷大叫的王珊情,搖了搖頭,接著將滿是利齒的嘴巴大大地張開。

  閔魔準備享受這一頓美好的食物了,而王珊情卻終于陷入了絕望,胡亂地大叫起來:“你媽比,你這個拔鳥無情的混蛋,不要啊,不要吃我……我艸,我……不好吃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