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四十八章 天亮了

  我們在靠石門出口處的一片破爛棺材木堆中,找到了小瀾還散發著余溫的尸體。

  與旁邊一個邪靈教眾碎成了四五坨的肉塊相比,她算是幸運的,僅僅只是胳膊上有著幾道擦傷的口子,先前臉上的血污似乎被張小黑給處理過了,露出一張白凈秀美的臉龐來,安靜祥和,雙手捧心,仿佛在沉睡一般。

  看到小瀾的這幅秀美模樣,雜毛小道凝結如冰的臉上變得更加鐵青。

  他單腿跪倒在地,緩緩地將頭埋在了雙手里面。

  以我的角度,完全看不到他當時的表情,只見他削瘦的雙肩在不斷地抖動——在我的印象中,跟前的這個兄弟向來都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二皮臉形象,或者說沉著內斂,幾乎沒有在我面前流露出悲傷痛苦的神情,天大的事情,哈哈兩聲,一笑而過。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看來這一次,他是真的傷心了。

  對于這個家伙的過往,我了解不多,只是大概知道小瀾長得跟他師父陶晉鴻已故的孫女很像,而雜毛小道似乎又跟那個青梅竹馬的師侄女兒,有著一段很深的感情,而至于他和小瀾的交往,完全就在我的視線之外。

  說起來,雜毛小道的性格跟我很像,有時候命都可以給,就是不會跟人分享自己的傷心往事,以及一些年少時光的情愫。我雖然平日里也是有著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然而此刻卻并沒有說話,而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著雜毛小道盡情宣泄自己內斂的情感,感受著這個兄弟那像洋蔥一樣溫柔的心。

  我們兩個一站一跪,靜靜待著,因為我們就在通道附近,所以不斷地有著人來人往,然而這些宗教局的成員都是形色匆匆,忙得幾乎都要飛起來。

  林齊鳴、董仲明等與我們相熟的七劍本來還待上前打招呼,結果看到這幅場面,都沒有過來,將這私人的空間留給了我們。也有不認識的,比如那個傲氣青年和其他人,不過他們朝我們這邊看來的目光,也都是崇敬的神色。

  我估計他們或許都已經知道了我和雜毛小道的身份,不過修行者的世界是很現實的,你的實力比別人強,就能夠收獲到尊敬,即使我們在名義上,還都是在逃罪犯。

  雜毛小道是一個很有自制力的人,在沉靜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過后,他抬起頭來,眼圈紅紅的,眼淚都已擦干了。他咳嗽了幾聲,似乎想要緩解這尷尬,然后故作輕松地跟我說道:“小毒物,不管怎么講,小瀾畢竟是我們事務所的員工,她死在這里,我們也是有責任的。這些喪葬費、撫恤金以及其他精神損失費,事務所也是要出的……”

  聽到他用控制不住的顫抖聲音,跟我一本正經的談及后續事宜,我不由得一陣神傷,勉強笑了笑,說無論如何,小瀾永遠都是我們事務所的人,至于這個事情,你也是老板,多少你都可以說了算——不過有一個問題,小瀾既然是邪靈教派過來的臥底,那么她很有可能就不會用真實的姓名和檔案,那么表格上面的家屬,也許都是不存在的——至少我沒有聽說過小瀾還有一個弟弟。

  我的話語讓雜毛小道好是一陣沉默,又過了一會兒,他輕輕嘆道:“唉,盡人事,聽天命吧。”

  這時雪瑞也已經忙完了,跑過來,瞧見小瀾安詳的尸體,盡管知道小瀾便是邪靈教安插在我們內部的奸細,但想起了這一年以來朝夕相處的美好時光,都不由得潸然淚下,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傷心不已。

  我們三人在這里默默流淚,朵朵、小妖和吉娃娃在旁邊守著我們,這時候大師兄快步走了過來,聲音洪亮地招呼我們道:“哎,都圍在這里干什么呢?走吧,我們出去,偉相力的老板緊急從對岸趕過來了,我們要跟他談一談……咦,陶陶?”

  看到地上的這個女子,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師兄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露出見鬼一般的神情,大聲叫道:“不可能啊,她明明……”

  他的聲音變得細小,蹲下身來,將手掌貼在了小瀾的腦門之上,閉上眼睛仔細感受,過了一會兒,他說道:“這個女人沒有什么修為,剛剛死去,是三陰化神掌,一掌致命!嘶,是誰這么狠毒?”

  我看著余佳源用朱砂桃木劍刺著王姍情的腦袋跑過來,指著那個美人頭兒淡淡說道:“是她,閔魔新收的弟子,王姍情。”

  “這假冒偽劣的控尸降?”大師兄一擺手,余佳源將美人兒腦袋拋過來,那東西還沒有徹底死去,一脫離桃木劍,張開嘴巴便要咬,大師兄接過來,啪的一巴掌,抽得這鬼東西暈頭轉向,目光呆滯。

  大師兄摸了摸王姍情光潔的額頭,耳朵不停地在動,幾秒鐘之后,他口中喃喃自語道:“奇怪啊,怎么回事呢?”他話不停,回頭問道:“這個女孩子是誰?”

  董仲明上前輕聲回答道:“張君瀾,茅晉風水事務所的前臺接待。不過此時她出現在這里,應該是有著其他的身份。”大師兄看著平躺在地下的小瀾,嘆氣,說唉,其實我早應該到你們事務所去看一看的,不然也不會錯過……

  感傷之后,他沒有再說話,只是重重地拍了拍雜毛小道的肩膀,然后帶著一群人離開。

  董仲明對被拍得差點跌倒的雜毛小道和旁邊的我說道:“我們走吧,很快就會有專門的人員過來清理現場。”雜毛小道點了點頭,但是并不理會董仲明的話語,而是彎下腰,俯身將小瀾給抱起來,然后朝著門外走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問他要不要幫忙搭把手,他搖頭,說不用了。

  我們跟著人群往外走,看來大師兄的人馬已經完全控制住了場面,一路上燈光明亮,陸續有帶著頭套的人被宗教局的人押送出去,我試著找了一下,沒有看到我的那個高中同學楊振鑫,不知道他是死在了石廳里面,還是被抓捕了,又或者,這小子命大給逃了出去。

  余佳源跟在我們旁邊,給我們介紹,說這個工廠的地下有一處難得一見的地煞,名曰黑鸞煞,被邪靈教人為的改造過后,就變成了之前的那副樣子,一旦驅動起來,外面依然如常,但是許進不許出,大部分人最終被困在了那一口一口的黑木棺材,流血而死。

  他說完這些,沒有跟我們說更多的事情,只是陪同我們行走。

  過了血池,到了之前我們下來的那個通道口,我看到姜鐘錫大師、吳萃君和老莊三人正在跟宗教局的工作人員說些什么,似乎還起了爭執,不過當看到我們陸續而出來的時候,姜老頭兒朝我們揮了揮手,高聲叫小伙子,你們沒事吧?

  我們迎上去,搖頭說沒事。問起他的女徒弟張靜茹,姜老頭兒說被送出去救治了,他擔心我們有危險,所以沒肯走。

  我點頭道謝,看到旁邊的吳萃君,她的關切之情倒少了許多,反而顯得有些惶惶。

  我知道這是因為她身上被雜毛小道動了手腳,所以才會擔心我們都掛點了,沒人給她解藥。剛剛經歷一場生死,大難不死的我對這些反倒是顯得特別寬容,笑了笑,也不說話,與他們寒暄兩句之后,然后重新回到了地面來。

  眼看就要出廠房了,我將累得一塌糊涂的兩個朵朵給召回來,不讓她們出現在普通人的視野里,免得引起驚慌。順著廠房的過道行走,此間燈火通明,在這明晃晃的燈光之下,連影子都稀疏,早已不復之前的那種陰森恐怖之情景。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員工出入口,旁邊有一具尸體,蓋著白布,不過我也知道這是死去的小雷。

  看著大師兄帶人從門口魚貫而出,我卻停在門口,久久沒有敢邁步。過了好一會兒,雜毛小道在后面催促,我才深呼吸,抬腳出去,沒有罡風,沒有深淵,沒有所恐懼的一切,只有初夏的一縷光亮,從天際越過一憧憧廠房和高樓,緩緩照在我的額頭,晨風吹拂臉龐,無比溫柔。

  此時天色已經蒙蒙亮,在廠房的周圍的道路上有十多輛車,差不多三十多個偉相力的保安在我視線以內,維持秩序,不讓員工靠近,而我看到大師兄朝著一個謝頂的矍鑠老者走過去。

  那個人我也時常在新聞上面見過,知道是偉相力的老板。

  我們出來以后,立即有醫務人員圍上來察看傷情,雜毛小道只是受了一些內傷,而我的賣相則頗有些凄慘,血肉模糊的,嚇得那些醫生趕緊推著擔架車過來,將我按倒在上面,我沒所謂,安然從了,不過雜毛小道卻有些不肯將小瀾放下來。

  一番爭執之下,董仲明跑了過來,告訴他,說張君瀾的尸體陳老大特意囑咐了,由宗教局的人帶走。雜毛小道瞧了一眼遠處正在與人交談的大師兄,正好碰到他回過頭來,點了肯定,老蕭這才作罷,將小瀾交給了董仲明。

  我看著董仲明將小瀾小心翼翼地放入一輛貼滿符文的黑色商務車中,心中不由得疑慮:大師兄這是要干嘛呢?

3條評論 to“第二十九卷 第四十八章 天亮了”

  1. 回復 2015/01/10

    雪妖瑞朵

    我艸,那個王姍情化成的美女降頭呢?

  2. 回復 2015/01/10

    雪妖瑞朵

    原來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降頭哈

  3. 回復 2015/05/21

    郭臺銘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