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二章 泰山三寶

  接到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和雜毛小道察看魯東的地圖,因為沒有來過,所以要大概熟悉這一帶的地形和道路,免得以后行動不便,小妖在發呆,而朵朵則在我的旁邊閉目修煉,吸收我體內尸丹的精元。

  聽到林齊鳴的聲音,我急忙打開手機擴音鍵,然后問他說怎么回事?怎么這么不靠譜啊?

  他在電話那頭連聲道歉,說本來中午都還在泉城的,結果下午高密這里出了一點兒事,急匆匆地趕過去,一通忙碌,估計這幾天都回不來了。

  我皺著眉頭,說到底是什么事情這么麻煩,要不然我們直接過來找你吧?

  林齊鳴支支吾吾一會兒,才說道:“這件事情本來還在保密階段,不過既然是你們哥兩個,那我也不瞞你們——高密這里的一個山村里面,有的村民目擊到由數百條狼組成的狼群,在山嶺之間呼嘯而過,引發了當地的恐慌,我們傍晚的時候匆匆趕到,確實看到了好多狼行的痕跡以及排泄物,摸黑排查了大半夜,剛剛輪換下來,這不就趕緊兒打電話給你們了么?”

  我表示不信,說我艸,魯東乃孔府故地,中華源流,早就開發了幾千年,還有狼群呼嘯而過,忽悠誰呢?

  林齊鳴在電話那頭沉聲說道:“恰恰因為如此,才是最奇怪的地方,所以才會找到我們啊。要不然,關我們什么事情,直接找林業局以及部隊獵殺捕捉了便是,何必費這么多事情呢?要知道,林隊長我的出場費,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給得起的。”

  我沒有理會他的調侃,問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林齊鳴告訴我,說雙羊鎮、闞家鎮這一帶基本都已經戒嚴了,相關的部門都在積極配合,不過問題在于,我們跟蹤那些痕跡到了一處山窩中,結果所有的一切都陡然消失不見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前上面的要求,基本上還是在保證當地居民的財產和生命安全,至于其他的東西,還要等待明天天明的時候,出動人手進行調查才知道。

  我問這就是你此次前來魯東執行的任務?

  林齊鳴罵了一聲晦氣,說本來這狼群是出現在泰山南麓的泰安附近,結果幾天時間不到,又轉移到了東海之濱,這事情實在太過于詭異,這樣大規模的狼群在整個魯東到處亂竄,在白天的時候,愣沒有人能夠捕捉到它們的行動路線,神出鬼沒的,所以才會十分頭疼。

  我看到桌子上面的地圖,說這高密不就正在嶗山附近么,傳說中的嶗山道士,有沒有參與進來?

  說到這里林齊鳴就來氣,說之前派了局里協調處的人去嶗山求援,結果這伙一心求道的雜毛道士直接回復說宗教局的內務,他們不好參與。靠,他們好像也是歸屬宗教局統一戰線的吧,這會兒倒是端起架子來了,真的讓人心里面不爽,保境安民的責任都不負,白白吃了那么多撥款,享受了那么多供奉。

  我不說話,想著這種事情,其實跟我和老蕭這兩個在逃犯也沒有什么關系,我們太過于介入,指手畫腳的,也頗為不好,便問起了桃元的消息,說這東西是不是也在高密?

  林齊鳴說不是,在肥城,肥城你曉得吧?

  肥城我自然知曉,這個位于泰山南麓的小城以盛產肥桃著名,而且我知道天下間的道士,所使用的桃木劍,大部分都來自于此處——因為肥城桃木,質密細膩,木體清香,為辟邪鎮災之神物,故而深得道家方士之寵愛青睞。何謂桃元,此乃匯集無數桃木靈氣而蘊生的天地靈物,上次林齊鳴提高密,我只以為桃元在高密,此番聽他這么一說,我反倒是覺得理所應當了。

  肥城種桃的歷史已經有了幾千年,是世界上最大的桃圓,也唯有此處,方才會誕生出那種匯聚天地精華、萬靈成精的桃元出來。

  我問林齊鳴發現的具體地址是什么,他笑了笑,說陸左,那個人也是迷迷糊糊的誤入其中,包括后來出來的時候,也是一知半解,糊里糊涂,有朋友曾經順著當日的路線進去過,發現根本就沒有什么桃園,也沒有任何靈氣煥發之處。

  倘若是知道了,他也不必打這個電話,讓我們千里迢迢地趕過來了——當然,大概的范圍,他還是可以告訴我的。

  林齊鳴告訴了我一個地址,說大概就是泰山南麓這一代,至于能不能夠碰到,那可就真的是靠運氣了。還有,這個消息已經被傳播了出去,這桃元可是重鑄靈身,除鬼驅邪一等一的融合劑,無論是將其融入桃木劍中,使劍有靈,還是分封入印,制作桃印懋,或者布陣斬旗,都是可以的,所以估計會有不少行內的人前來,對這東西進行搶奪。

  所以呢,好東西都是有德者得之,祝福你們吧,希望你們人品夠用。

  我一聽這家伙說這話兒,心里面就直犯嘀咕:我擦嘞,這什么地址也沒有,找個毛線啊?

  不過林齊鳴一點兒自覺心也沒有,說今兒太困了,明天還要去追查神秘狼群的事情,所以就不跟我多聊了,我們在魯東一行中,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安排給我的工作人員小康,這孩子挺實誠的,相信如果不出什么意外,都可以幫我們處理。

  林齊鳴掛了電話,我嘴里面還在嘀咕,說這狼群的事情,仿佛哪兒聽說過啊。

  雜毛小道說可不,以前我們坐火車的時候,有個魯南的商人就曾經說過他們那兒95年的時候,鬧過一陣子狼人,你還記得不?他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好像確實有這么一回事。此事有林齊鳴他們這些總局的專業人士處理,我們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于是便說起桃元之事來。

  我對著雜毛小道苦笑,說林齊鳴這個家伙估計也只是道聽途說,聽風就是雨,消息都還沒有確認;上回說是在高密,這回說實在泰山南麓的肥城,連個具體地址都沒有,就急吼吼地叫我們過來,拿咱當猴兒耍了。現在什么頭緒都沒有,這可如何是好?

  雜毛小道笑了笑,說你沒聽那個家伙說么,不光是咱,還有別的人也在打桃元的主意呢,我們只要注意一下,或許也會有發現呢。再說了,其實這種不確定的東西,若要真的找起來,除了虎皮貓大人說過的黃金鼠,或許小妖和大人更加占優勢,你們說對不?

  雜毛小道瞧向了正在發呆的小妖,后者感受到了注視的目光,搖搖頭,說小娘才不會給你們找那沒有蘊積成精的靈物呢,那可是我自己的同類,造孽不造孽啊?

  這小狐媚子就是兩個字——“矯情”,她乃修羅彼岸花出身,哪里會將這種沒有誕生意識的靈物當做同類。我和雜毛小道自然知道她的脾氣,于是好言相求,哄得這小狐媚子高興了,半推半就,也就點了頭。

  林齊鳴說小康這個年輕人實誠,果不其然,第二天清晨就拉著我們跑到共青團路那兒去嘗他們這兒老有名的孟家扒蹄,他居然還外帶了泉城大包,這香濃的雜碎湯拌著肉汁鮮美的大包下肚,扒蹄和排骨讓我和雜毛小道這兩個肉食動物吃得滿嘴油,贊不絕口。

  還別說,這家鋪子別看門臉兒不大,但是生意卻興隆得很,周圍人來人往,倒也熱鬧非凡。

  我們吃著鮮美的泉城特色小吃,正兀自美哉,結果聽到旁邊有人在談泰山三寶。

  說咱中國人,自古都以泰山作為心中信仰的神山,歷代皇帝,也都喜歡來著泰山來封禪或者祭祀,昭告天下和神靈,這所謂登泰山而小天下,便是這個道理。其實泰山最高海拔也不過1500,算不上什么高山,但是因為它在古代人們的心中便是有如此神圣的地位,所以也就高居廟堂了。

  相聞寫詩特多但是不咋地的清乾隆,曾經去過十次“天下第一山”,留下140多首詠頌詩、130多塊碑碣,除了熱愛涂鴉文學之外,這個頂級的“高富帥”還御賜泰山岱廟祭器30多次,祭器數量多達300多件。其中,溫涼玉圭、沉香獅子、黃釉青花葫蘆瓶被譽為“泰山三寶”。

  這泰山三寶廣為泉城及泰安人民所熟知,并不足奇,然而鄰桌這邊侃侃而談,說了好一會兒之后,那個主導話題的大腦袋低聲說道:“你們可知道,平日里在岱廟展廳里面展示的,那都是贗品?”

  旁人點頭,說自曉得,那國家級的珍品,自然是得放在條件適宜的庫房里。

  那大腦袋神神秘秘地說道:“你們可知,這三件寶貝兒,為什么能夠在這數百件御賜貢品里面脫穎而出,成為鎮守咱泰山的三件寶貝兒么?”

  他的小伙伴們都搖頭,說李旭男,老李,你個球啊,不賣關子你會死啊?

  見自己引起了眾怒,大腦袋咳了咳,清完嗓子之后說道:“我也是偷聽我旅社那三個家伙說的,說那葫蘆瓶里面,可裝著真龍的口水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