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四章 盜寶

  此番前來,我和雜毛小道自然沒有一上來就能摸到東西的僥幸期望,對老李吹得天花亂墜的泰山三寶前兩樣珍貴國寶,其實也沒有什么興趣,我們的目標一開始便是想確認一下他話里話外的真假,倘若這黃釉青花葫蘆瓶中真有那龍涎液的存在,我們到不介意順手帶走。

  至于那具有文物、藝術和歷史等珍貴意義的瓶子,則留下來,以供后人瞻仰便是。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如此最好。

  不過即便如此,我們對這個傳言其實也不是很信,要知道龍涎液可是一等一的寶貝,倘若真有,從我們看過的歷史書上了解,以乾隆那個老家伙的德性,未必會留在泰山岱廟,留待后人瞻仰,還不趕緊拿回宮里,讓他的薩滿教大祭司好好研究才對?

  而且此行并不算是一帆風順,白天我們游園的時候,感覺這岱廟城堞高筑,廟貌巍峨,宮闕重疊,氣象萬千,隱隱有氣霄直沖云頂,似有高人潛伏,英靈看守。瞧見這嚴陣以待的架勢,我們的心中就不由得直打鼓。

  不過既然來都來了,而且還是要做賊,我們也就是秉承著賊不落空的精神,多少也要落一個心里安穩才是。

  避開宗教局的工作人員小康,我們趁著夜色輕身出了賓館,然后緩步走到了相隔不遠的岱廟外圍,仔細查看。

  這座宏大的古建筑始建于秦漢,拓建于唐宋,金元明清多次重修,與北京故宮、山東曲阜三孔、承德避暑山莊和外八廟,并稱中國四大古建筑群,皇權威儀,不一而足,遠遠瞧去,如真龍盤踞,散發宏威。時值華燈初上,游人三三兩兩,夜有晚風吹拂,如那情人的吻,分外溫柔。

  我們倒也不是很著急,牽著兩個朵朵的手,圍著外圍緩行。小妖向來是個活潑的性子,不一會兒便掙脫出我的手,朝著四處探去,反倒是朵朵十分享受這難得的溫馨,任我手牽著手,像真正的親人一樣漫步。

  走了一陣,我瞧見朵朵蹙著眉頭,貌似有一些憋氣,便問她怎么了?

  朵朵皺著鼻子,指著高墻里面的岱廟告訴我,這里面的有讓她喘不過氣來的壓力,不過還好,她朵朵可不是一般的小鬼,并不怕呢。

  我點點頭,表示知曉。這岱廟歷來都是古代帝王奉祀泰山神,舉行祭祀大典的場所,浩瀚氣息直通青天,內中必有布置,像朵朵這樣的陰靈之體自然會受到逼迫,不得安寧。這也是情理之事,不過瞧著朵朵能夠在這樣的威壓之中,還保持著穩固身形,基本上還算淡定的模樣,倒也間接地說明了小丫頭的功力見漲,已非當日的吳下阿蒙了。

  看著朵朵一天一天的成長,漸漸地越發厲害,我的心里面就有這不可名狀的成就感。

  走了一會兒路,當我們來到塔林西側的時候,雜毛小道突然拉住了我,下巴朝前點了點。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看見有兩個人站在圍墻外面小聲地說著話,不時還指指點點,待見到我們,又收斂起來,裝作普通游客一般,左瞧右看。

  雜毛小道目不斜視,壓低嗓門說道:“怎么樣,左邊那個是不是呂尤?”

  我點頭,說看著確實有點兒像,好像是化了妝,將自個兒偽裝起來了。

  我們默不作聲,從他們旁邊悄然走過,見我們還帶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這兩人并無戒備之心,有一個土鱉見朵朵長得可愛,還忍不住多瞧了幾眼。我們走了十幾米,然后轉入旁邊的樹林中,沒有再走,而是靜靜地等待著真正的夜色降臨。

  在林子里,我們遠遠地瞧著岱廟的輪廓,從炁之場域的感應中,能夠感覺到每一處的氣息有什么不同。

  那兩個貌似要來偷竊的土賊在圍墻外觀察了一會兒之后,轉身離開。

  夜幕越來越深,林中的草叢霧氣更重,草葉上面有水珠生成,我吸了吸變得有些涼爽的林風,聽到周圍有蚊子嗡嗡嗡的聲響,只可惜怯于肥蟲子的威勢,只能止步于幾米之外。

  到了后半夜,我們面前的這個古建筑群里,燈光終于漸漸暗淡下去,在我們的視線中出現了三個黑影,背著包囊來到我們前面的林子里換裝,不多時,便將自己弄成了全身漆黑、包頭包腳的專業形象,瞧見他們這一身打扮,我不由得想起了《瘋狂的石頭》里面的三個笨賊來。

  不過他們的本事卻比電影里面的賊們高了許多,左右瞧了沒人,便有一個家伙跑到外墻那兒去動了點手腳,大約十分鐘,三個人輪流沖刺,仿佛借助著什么工具,身子彈跳,很輕松地就翻墻而入了。

  雜毛小道問我,說那三個土賊能夠將泰山三寶偷出來么?

  我苦笑,說這樣三個傻貨兒都能夠將聞名中外的泰山三寶偷出來,說明那里面根本就沒有我們想要的東西,那我們又何必冒險呢?

  不過話兒是這樣說,我們終究心中掛記,請來虎皮貓大人空中偵察。瞧著大人遁入夜空中肥碩的影子,我搖頭嘆可惜,說這廟里的氣息,讓小妖和朵朵都受到克制,不然倘若由這兩個小東西出馬,神不知鬼不覺地,說不定就能夠成功了。

  小妖坐在我們頭頂的枝頭上,不滿地說:“這里雖然有那香火供奉、信仰意念而凝結的神靈在,但小娘我未必會怕它,倘若你們兩個罩得住,我就過去把它勾引出來,然后你們去取那龍涎液便是了。”

  聽到小妖這帶有挑釁的話語,我們都不接招,本來我們就帶著案子在身上,倘若此番再光明正大地鬧上一鬧,只怕便是大師兄親至,也洗脫不得我們身上的污垢了。

  幾個人在林中徘徊一會兒,發現里間全無動靜,雜毛小道也是好奇,讓我在這里等候,他低伏著身子,幾乎是在貼地而行,很快就來到了剛才幾個賊登墻的地方,順著先前的布置,攀上了圍墻朝里看。過了一會兒,雜毛小道朝著我這邊招手。

  我知道小妖和朵朵進入岱廟之中,頗為壓抑,便讓她們在此等候,自己也悄無聲息地潛出林中,來到了圍墻之下。

  我剛剛到達,便聽雜毛小道低聲對我說道:“那三個土賊在前面探路,我們在后面潛行,倘若能夠進入西面博物館的地下室,我們便將龍涎液給取走,倘若見機不對,我們立刻遁走,想來這個地方能夠硬攔住我們的,也沒有幾個。”

  他說得頗為自信,雖然此法有些冒進,但我一想也是,憑著哥們兒的本事,能夠留得下我們的人不多,即便是有,也不會冒著搏命的危險與我們較量。心中如此一想,我點了點頭,掏出一塊面巾蒙住臉,表示同意,雜毛小道嘴角朝上笑了笑,然后翻身跳入墻內。

  我這時才來得及看這墻上的突起物,卻是三根馬桶塞一樣的棍子,附著在墻上形成支撐點,依次向上,稍微受過訓練的人便能夠很輕松的翻墻而入。當下我也不猶豫,深吸一口氣,將勁力運足于腳下,一口氣提起來,縱身而上,身輕如燕,一個翻身,便下了圍墻。

  翻下那圍墻,我蹲在黑暗中仔細掃量著內里的景物,雖然白天的時候我們也有來過,不過這大半夜的過來做賊,在心理上確實還是比較刺激。

  雜毛小道給我指了一下前方,轉角處蜷縮有一個黑影,他輕輕告訴我,說這個家伙是留下來守后路的,你別看他們三個是普通人,不過手段倒也是老到得很,看來并不是尋常的土賊,為此的計劃也費了苦心。我點頭,表示知曉,然后順著另外一邊黑影,緩慢移動,朝著旁邊的博物館行去。

  這岱廟由魯東文物局管理,凌晨的時候是不營業的,那泰山三寶雖然展在各處,但是真品應該在博物館的地下室里收藏著。我們選定的這處圍墻離博物館并不遠,很快便避開了攝像頭的監控位置,到達了前面來。我們潛伏著,看到呂尤和他的小兄弟動作熟練地從西面的一處窗戶中爬入,然后潛入博物館里。

  我剛想動,雜毛小道拉住了我的肩膀,沉聲說等一等,我便沒動,過了幾十秒,突然看到一個身穿青黑色道袍的家伙出現在視野中,手持拂塵,縛手而立。

  我暗叫一聲好險,雖然沒有直視這個道人,但是從他站在那兒的氣勢來看,定然是此處博物館的守夜人,一個頗為難纏的角色。重寶之地,必有防守,如此看來,這兩個土賊是逃脫不得了。我們按捺下急躁的心思,蹲在黑暗中瞧,直以為這個道人會跟進去,將那兩人像小雞一樣給收拾了,沒想到這人根本就沒有動,反而是隱沒于黑暗中。

  我心中奇怪,難道這個家伙也是過來盜寶的?時間大概過了十五分鐘,呂尤和旁邊的另一個小兄弟各背著一個碩大的包裹從原來的窗口爬下來,那個道人從陰影中沖出來,正想要攔住時,突然一道黑色的曼妙倩影,出現在了道人身前。

  瞧見這身影,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心神大震:“怎么會是她?”

1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四章 盜寶”

  1. 回復 2014/11/06

    小腰躲躲

    止不住得往下看,收都收不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