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五章 事情輕易,必有蹊蹺

  萬萬沒有想到,自從藏邊一別,我們竟然會這么快地又見到這位邪靈教的美女右使,洛飛雨。

  瞧見她這驟然出現的颯爽英姿,我們都不由得心中發緊,當真是小瞧了呂尤這三個土賊了,沒想到他們竟然是受到了邪靈教的指派,方才會來盜取這泰山三寶。

  而既然能夠蒙得洛右使護駕,想來這三個其貌不揚的家伙,必然是三只手行當里面的翹楚,手上的活計都是硬本事,而他們的包中,莫非真的就是那泰山三寶?

  一想到里面有可能裝得有那“鐘天地之靈秀,蘊山水之華英”的龍涎液,我們的心中就不由得有些激動起來,也管不得岱廟里的防備力量,以及洛右使這等強敵在前,決定插手一份。

  我們這邊心潮澎湃,而博物館門口則戰況激烈,不愧是邪靈教出身的妖女,洛右使為了保證秘密不得泄露,爭取更多的逃跑時間,出手狠辣之極,甫一出現,手上一道青光閃耀,便朝著那沖出來的道人頭頂削去——手法之精妙,劍勢之凌厲,真的是有出手殺人之心。

  那道人也是嚇了一大跳,他原先瞧那兩個蟊賊的身手,雖然在普通人里面算得上翹楚,但是與他比起來,卻根本不在話下,長夜漫漫,頗為無聊,于是就起了貓捉耗子的玩弄心思,沒成想這耗子一轉身,陡然變成了豹子,倉惶之間躲閃不及,挽起的發髻被洛飛雨給削了下來。

  他頭頂這么一涼,便是青絲飛散,四處張揚。

  不過他到底是一個厲害的修行者,先前是異變陡生,又是高手出招,故而被搶了先機,回過神來,手中的精鋼拂塵立刻展現出萬般絲線,將洛飛雨的這凌厲快攻給一舉抵消。

  不過那洛飛雨雖然在藏邊受了些傷,那鼓弄惡鬼的旗幡也損了,不過到底是邪靈教的右使,比肩十二魔星的大拿,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并不是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守門道人所能夠比擬的,交手三四回合,便將那人弄得血氣翻涌,每一秒鐘都徘徊于生死邊緣,幾乎就要掛掉。

  那個道人倒也是心思厲害之人,知道自己的面臨的敵手是個惹不起的人物,卻也不硬拼,后退三步,一邊大聲示警,呼喚同伴,一邊從懷里抽出一道令牌,一口精血噴在上面,然后口中念著咒文。

  兩秒鐘之后,一束金光從那牌匾之上射了下來,直接照耀在了道人的身上,金光閃閃,頓時甲盔增長,倏然間便是一副金甲門神的形象,一股肅穆莊嚴的威勢從上而下,朝著舞劍的洛飛雨籠罩而來。

  這雙方斗得激烈,呂尤和另外一個土賊卻沿著原路快步退回,任由洛右使在那里阻擋援兵。

  因為早已計劃妥當,他們的腳步飛快,倘若正常,半分鐘之內他們便可撤離岱廟,然后迅速遁走,遠走高飛。然而他們能么?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就在他們快步沖過角落的陰影,準備朝著外墻跑去的時候,突然腳下一絆,人就騰空飛了起來。

  呂尤兩人腦袋和青石磚面重重接觸,摔得五葷六素,而我和雜毛小道早已各自接過一個狹長背囊,入手沉重,稍微感覺了一下里面的東西,然后一秒鐘都不敢停留,朝著最近的圍墻邊跑去。

  這幾人高的外墻,普通人或許還需要借助于工具,對于我和雜毛小道卻完全不是問題,就著最近的墻體一個沖刺,我的腳尖輕點墻面,然后將丹田的那一口氣使勁兒一提,人便躍上了墻頭,我雙足立于圍墻之上,忍不住回頭瞧了一眼,但見四五個道人已經出現在了博物館門前,而那個洛右使雖然脫不得身,卻還是朝我們這邊,投過憤霾怨恨的目光來。

  我不確定她是否認出了我和雜毛小道的身份,不過也能夠理解她對于中途截胡家伙的那種憤恨。不過危急時刻,我也不曾多想,躍下墻頭,然后朝著樹林方向便是發足狂奔。

  我和雜毛小道如同一陣狂風,沖入樹林中,小妖和朵朵隱在暗處接應我們,然而剛深入林中幾步,準備轉一個彎兒繞道回賓館時,卻聽到身后一陣破空的細響。

  我的頭皮發麻,翻滾在地上,扭頭瞧去的時候,卻見一柄光亮的劍插在我剛才駐足的地方,尾端處還在不停發顫,發出“仙翁、仙翁”的響聲。

  我當時就嚇得膽寒,知道是那個叫做洛飛雨的女人發了狠,竟然驅動手上的秀女劍,一劍飛來。

  正在此時,一道綠光降落,小妖素手一抬,許多青黑色的藤蔓和雜草便從土地之中茁壯生長而出,將這柄秀女飛劍給緊緊纏繞住,不得動彈。瞧著我翻身而起,小妖額頭上有青筋游動,咬著貝齒喊道:“你們快走,小娘拖住這把飛劍,立刻趕來。”

  對于小妖的能力,我們都是信任的,倒也沒有多廢話,轉身飛奔離開。

  剛剛跑出這個樹林子,頭頂上面落下來一物,正是虎皮貓大人,它嘎嘎地笑了,幸災樂禍地叫嚷道:“傻波伊們,岱廟來增援的那些家伙將前后的路都給封死了,要跑,只有登山,徐徐圖之——走,走,趁著這夜色迷人,晚風吹拂,我們故地重游,登山去!”

  故地?這個死肥母雞是個玩鬧的性子,越亂越鬧騰,不過大敵當前,它倒也不會忽悠我們,既然說讓我們登山,那便順著左邊的山路直走。當下我們也是管不得太多,邁著大步飛奔。

  很快我們就奔出了岱宗坊,順著天門一路往上狂奔不止,沿途倒也有燈光照耀,并不會顯得昏暗,反而別有一番美景。六月初夏,一些游客發了興致,夜里登山,瞧見我和雜毛小道發足狂奔,紛紛駐足,移至道左,想著這兩個年輕人莫不是運動員,不然怎地跑得如此飛快?

  所幸朵朵隱去了身形,在空中飛遁,也少去了許多大驚小怪。

  我們沖上了登山石階,回頭看來,但見一襲黑影,出現在山腳下,正向著山上狂奔而來。

  說實話,即使以我和雜毛小道全盛時期的狀態,也未必能夠敵住這個來歷恐怖、寶物多多的邪靈教右使,更何況還有那些尾隨而來的老道士們,以及禿頭兒法師呢?想到這里,我和雜毛小道完全沒有了先前輕松截胡的歡喜心情,不由得惆悵起來。

  貌似這一次,我們真的如大師兄所預料的一般,惹了大禍。

  我背上的包裹其實并不算重,中途幾次想要停下來將其打開,奈何身后的洛右使跟得太緊,極大的壓迫感使得我們惟有將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雙腿和前方的道路上,好是一通跑動,方才不被追上。

  小妖在半途追上了我們,洛右使的飛劍太過于厲害,她乃麒麟胎身,修煉青木乙罡的時日并不算久遠,故而也沒有心思多纏,點到為止之后便匆匆趕回。

  沖到一半的時候,虎皮貓大人讓我們翻下登山道,朝著黑乎乎的林子里跑去,我們也不猶豫,因為直接沿道而上那玉皇頂,也逃脫不得關注,還不如遁身黑暗中,然后摸了一個空隙,溜下山才是正經的。

  長期奔波忙碌的生活鍛煉了我和雜毛小道超強的林間奔行能力,在翻身下了登山道,遠離主峰之后,我們開始感覺到身后的那種壓迫感,漸漸地減緩了,空中仍然有一道又一道的破空聲劃過,但是顯得漫無目的,失去了方向。

  又是一番匆匆奔行,那天星空晴朗,又有著小妖在前面開路,林間的夜路倒也還算是好走,我們跑了大半個小時,終于感覺到已經甩脫了追兵,然后在一個巖峰拗口處停了下來。

  長時間的奔行是很耗體力的,我和雜毛小道兩人一屁股坐在旁邊的巖石上,然后大喘氣,感覺肺葉枯竭到了一個危險的境地。

  小妖催促,說感覺把你們身后的包裹給解開來啊,看一看到底是不是正品。

  她的話語提醒了我,我伸手往后,將那包裹放到了身前來。這是一個很大的黑色吸光尼龍袋子,端口處用繩子緊緊系住,然后再里面裹著幾層防止摔傷的泡沫,我將包裹豎起來打開,將捆綁其上的緩沖物小心撕來,一層一層,到最里面的箱子打開來,果然是之前提及過的沉香獅子。

  這東西長寬皆有四十厘米左右,栩栩如生,不過僅有一只。

  我來不及分明真假,見到最下面有一個狹長的硬殼紙盒,顫抖著手,小心將其拿出來,揭開紙殼,里面確實有一只束腰葫蘆狀的瓶子。

  我心中一陣激動,將那通體施黃釉,瓶上繪滿青花云紋的瓶子拿出,仔細觀祥一番,心不由得往下沉去,又急忙將那瓶蓋打開,往里面一瞧,暗叫一聲“哭也”!

  我臉色沉重,而雜毛小道則抱著那六十多斤重的玉圭苦笑——雖然我們不是古董專家,但是從這三樣東西的賣相上來看,即使它們真的是傳說中的泰山三寶,也絕對不是我們所需要的那些。

  當然,我們手上這玩意,九成九的應該是贗品,要不然之前在博物館門口守候的那個道人,也不會如此輕松地守在門口。總而言之,我們被耍了,而且還惹上了仇家。然而正在我懊悔不已的時候,雜毛小道將手里的玉圭往草叢中一放,然后凝視黑暗處,大聲喝道:“是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