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六章 閉口禪,陰陽界

  拿到這半點靈氣皆無的贗品,我的心里面滿是懊惱,不過想來也是,倘若那泰山三寶真的有大腦袋老李在孟家扒蹄那兒所說的那般神奇,又怎么是三個蟊賊所能夠偷到的呢?

  又怎么可能這么輕易地,就被我們得了手?

  一切來得都太容易了,反而讓我覺得有一些虛假,恍若空中,如今一看,反而是落下了心,覺得本該如此才對。然而就在我心情復雜的時候,雜毛小道的這一聲叫喚,讓我愣了一下,扭頭過去,但見一個眉毛長長的僧人出現在我們的來路上。

  這個老僧人的年紀頗大了,臉上的皺紋重重疊疊,嘴唇上和頷下的胡須結在了一起,雪白,臟兮兮的,上面還有些綠色菜湯沾著,而他的衣服也是好久沒有洗了,臟兮兮的像那爛抹布,整個人如同垃圾堆里翻出來一般,端的是一個邋遢和尚。

  然而我們瞧著這個老和尚,心里面卻沒由來地心慌,畢竟能夠在這莽莽山林中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我們身旁的他,實力已經足夠讓我們所尊重了。

  這老僧人年齡雖然老邁,無處不散發著衰老的氣息,但是那一雙眼睛,卻如同嬰兒一般明亮。

  他直勾勾地盯著我們,然后伸出左手來。

  我們瞧見他的左手像雞爪一樣枯瘦,似乎張不開來,緊緊握著什么似的。

  這是一種殘疾,不過在他的身上,卻并沒有半點違和感,天然和諧。這老和尚攔在了我們的面前,將手伸出來,卻并沒有說話。我一時愣住了,不知道他要表達什么意思,雜毛小道卻明了了,將我們手上的這兩個包裹,三件贗品平放于地。

  他吸了一口氣,然后恭聲說道:“適才見到有歹人偷取廟內的貢品,我們便出手將其奪過來了;而后見敵人厲害,又追得兇猛,所以才慌不擇路,一路奔逃至此,幸不辱命,得保周全。如今見大師你乃廟內的人物,自然還是由您來保管接收吧。”他伸了一個懶腰,哈哈笑道:“如此長夜漫漫,我們兄弟倆還待登山探頂,一覽那霞光騰現的美景……”

  他這個人最擅長詭辯,明明是我們起了歹意奪寶走人,此刻反而說成了見義勇為,恨不得岱廟給我們頒發一個“見義勇為好青年”的獎章,然而這老僧人見我們將東西放下,轉身欲走的時候,身形卻倏然移動,又攔在了我們前方。

  這老僧人移動身子的速度極為快速,我甚至都感覺有一點兒捕捉不到的感覺。

  見他口中不言,再次伸出如同鳥爪的左手過來討要,雜毛小道不由得惱怒起來,口中嚷道:“這位大師,我們只不過適逢其會,將這東西從賊人手中搶下來而已,現如今也交還給你了,為何還要苦苦相逼,難道你真以為我們哥倆個兒是那軟柿子,可任你隨意拿捏不成?”

  老僧人聽了雜毛小道的話語,依然還是不說話,只是將左手前伸,攔在我們的面前。

  我本以為這位大師是個啞巴,然而在星光照耀下,卻看到他臟兮兮的僧袍內里掛著一個黑色的檀木牌,上面篆刻著“禁語”二字,側面居然刻下了七道大年輪,不由得心生敬仰,原來我們面前這老僧人,竟然是一位修閉口禪的大師,而且一閉便有七十年。

  何為閉口禪?佛家認為,一切眾生之生死輪回,皆由于身、口、意三業所致,若消除此三業,可速得解脫;而這閉口禪,則是“止語”或“禁語”,即禁止自己說話,目的就是為了減少口業。

  “閉口禪”的來歷、緣由,多知無益,欲多知更無益,口業少造了,意業反增加,欲得反失也,佛教存在的意義除了度己,還在度人,倘若自己將與人溝通的語言給停住了,終究走得不遠。然而作為一種修行法門來說,這閉口禪可就是真正厲害了。

  要知道,佛家講究克制,修身、修性,世界是一個大宇宙,人體是一個小宇宙,只要頓悟,人人皆可成為覺者,可以成佛,通過這種對意志的反復錘煉,使得修行這種入世法門的僧人,都能夠在修行的路上走得更遠。

  尤其讓人震驚的是,我們面前的這位老僧人,他一閉口,便有七十多年。

  七十多年啊,那是多少個日日夜夜,常人一天不說話都要崩潰了,這個老僧人并非啞巴,卻能夠堅持七十多年,這樣的老怪物若是將蓄積這么多年的意志,用真言的形式一舉激發出來,我很難以想象,那可是怎樣的一副恐怖場面?

  我能夠看到那檀木牌,雜毛小道自然也瞧得分明,他收斂起了笑容,拱手好言說道:“大師,東西在此,我們放下來,就此別過,后會無期!”

  遇見這樣的狠人,他的話語倒也變得簡潔明了,沒有再耍花花場子,只求逃遁離開。然而這邋遢老僧人并不理會,一張臉上面無表情,將手伸出來,放在我們面前。瞧他這副樣子,我不由得心頭惱恨起來,這老和尚不去抓此行的主兇洛飛雨,反倒是與我和雜毛小道這兩個醬油黨糾纏不休,實在可惡。

  然而我們卻也不想跟這樣的高手白白打一架,不清不楚的,于是耐著性子問您到底要什么?

  老僧人用鳥爪一樣的左手,點了點我的心下絳宮金闕之地。

  我的神情嚴肅起來,這里別的沒有,唯有待著正在沉眠的金蠶蠱。雜毛小道見我臉色難看,附在我耳朵旁問怎么了,他要什么就給唄,洛飛雨在后邊跟著呢,我們犯不著跟他打一架,反倒便宜了洛飛雨——那臭娘們估計還忌恨著上次在藏邊山腹中被我們哥倆擺的那一道,倘若知道我們的身份,只怕我們很難走脫了。

  我苦笑,說這老和尚要的是我的肥蟲子,你說我能給么?

  “什么?”雜毛小道眼睛瞪得滾圓,氣急敗壞地罵道:“老和尚,我們好話說了一萬遍,就是想著避免內耗,一致對外,可你還給臉不要臉,是不是真的以為我們哥倆兒好欺負?”

  老僧人夷然不動,根本不理會這些。

  雜毛小道氣呼呼地嚷道:“小毒物,我們走我們的,這老和尚但凡敢攔著我們,咱就……”

  他朝前疾走好幾步,結果一道身影閃現,老僧人居然又攔在了他的前面來。雜毛小道話語都還未說完,頓時間一陣羞惱:“肥蟲子自然是不能夠給的,沙缽大的拳頭倒是有一雙!”因為心急邪靈教洛右使接下來可能的報復,我們需要趕緊離開,當下也顧不得翻臉,雜毛小道揮拳就朝著面前老僧人擊去。

  不過他出手倒也是知道輕重的,只敢擊打那老僧人的肩膀,怕把這個垂垂老朽的和尚給不小心弄趴了。

  然而雜毛小道的擔心很明顯用錯了地方,他的右拳與老和尚鳥爪一般僵直的左手相交,仿佛撞上了最堅硬的鋼鐵,頓時就一聲痛叫,收回了手,看著拳骨之上,紅腫一片。

  雜毛小道一聲慘叫著往后退開,那老僧人正待移動身子前進,突然發現腳下有青黑色的藤蔓游動,將雙腿給緊緊纏住,不讓走脫,小妖朵朵在我們旁邊叫道:“楞著干什么,還不趕快跑?”

  山林之中,果然還是小妖朵朵的主場,我們相視一笑,朝著南路就是一陣狂奔,飛快地往前邊兒逃開,小妖蓄積氣力,將一大篷青木乙罡灌注入了這土地之中后,飛身在我們身后趕來,大聲叫道:“陸左,雜毛叔叔,這老和尚看似并不厲害,我們合力,或許能夠將他擒殺,為何我們還要跑呢?”

  這小狐媚子的稱呼向來就混亂,一會兒叫我哥哥,一會兒又直呼其名,而叫雜毛小道卻是學了我。

  她這也是妖精本性,不知人間事,我耐著性子跟她解釋:即便我們殺了那老和尚,又能有什么好處?一來我們理虧,二來造了這殺孽,我們手頭污穢不說,后面還有一堆報仇的家伙,煩不勝煩。所以呢,這些事情能和解就和解,不能和解就躲開便是。

  倘若老和尚發起狠來,將他那精修七十年的閉口禪給破了,那威力爆發起來,可就讓人頭疼了。

  小妖的青木乙罡并不能夠將修閉口禪的老僧人拖上多久,這個我們也有自知之明,于是快步前沖,很快就來到了另一邊的石道,沿路行走,快步疾奔,總感覺身后的追兵越來越近,而且人數眾多。

  腸子都悔青的我和雜毛小道翻過了一道百丈崖,這懸崖之上,有鐵青色山石形成的河床,潔凈廣大,最為惹眼的是一條寬約一米的白色石英帶橫貫河床,橫亙在懸崖之上,因被長年流水的沖刷,表面光滑如鏡,色調鮮明,十分醒目。

  那河床上方有一座拱形石橋,長虹臥波,石英帶旁邊則是紅色的鐵柵欄,將這河床分隔了南北,西溪之水天上來,沖刷河床。

  我看得有趣,正自駐足,頭頂上落下一道肥碩的黑影,驚聲尖叫道:“對,就是這里,陰陽界!”

5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六章 閉口禪,陰陽界”

  1. 回復 2014/11/02

    路人甲

    真心討厭這個侏儒小妖!快點死吧

    • 回復 2015/04/02

      匿名

      你才死呢,小妖多好

    • 回復 2015/05/02

      陸左

      你敢罵我家小妖精,肥蟲子,給他來個二十四子時斷腸蠱

  2. 回復 2014/11/08

    路人乙

    小說寫到后面就開始拖拉開了

  3. 回復 2015/03/03

    匿名

    那誰,吹吧你就,孟家扒蹄根本沒有店面堂吃,全是外帶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