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八章 是誰,打擾了我的睡眠?

  當時的情況恐怖莫名,當整個河床都隨著陰陽界的石英帶分離開來的時候,四周的景物都消失了,黑霧從無邊之處翻涌上來,無數厲鬼啼哭,而虎皮貓大人如同烈日位臨頭頂,俯瞰著我們所有的人,淡淡的冷意讓它變得極端神秘,仿佛此界的主宰。

  恐怖的威嚴從它那可笑的肥鸚鵡身軀中散發出來,讓人心中只有恐懼。

  洛飛雨看到自己那日夜供奉的秀女飛劍被虎皮貓大人召喚出來的鬼火吞噬,不由得驚聲尖叫起來,左手往波濤洶涌的身子里面摸去,從里面掏出一包細碎的粉末,朝著天空的虎皮貓大人就是一撒。

  這些細碎的粉末呈現出閃亮的金色,一浮現于空中,立刻就化作了一條四丈巨蟒,大體如蛇,但有四翼,發磐磐之音,周身散發著灼熱的恐怖氣息。此物陡然一出現,立刻嚎叫天地,然后朝著空中的虎皮貓大人撲去。

  虎皮貓大人緩緩揮動翅膀,眼睛呈現出了金色的火焰來,瞧見這條靈蛇,口中訝異道:“鳴蛇?想不到王新鑒那個家伙居然還給你留下這么一個小玩意,不過呢,你真的是‘崽賣爺田不心疼’,想當初我們和沈老總在西南鮮山共同斬殺這條鳴蛇,可費了不少氣力呢……”

  它話音一落,那條身長四丈的恐怖蛇靈身子便僵直了,動彈不得,雖然還在極力掙扎,“磐磐”地叫喚,但是那身軀似乎被無形的力量給緩慢擠壓,先是一抖,將整個骨頭抖弄松散后,身子越來越細,慢慢地縮小成一段細線。

  看著自己引以為傲的法寶被那頭恐怖的肥鳥兒舉手滅掉,洛飛雨終于停下了手,緩緩后退,臉上的神色變幻莫測,似乎在心驚。

  周圍的黑霧越加的濃郁了,遠處似乎有一條河水在流淌,上面血光粼粼,不斷有殘肢斷體在上面翻涌,傳來了直入心中的嚎叫,嗚、嗚、嗚……而我們的周圍開始有了變化,那些黑霧雖然濃郁,但是我們似乎能夠看到一列列的人。

  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正從我們身邊走過,茫然地朝前行進,機械而麻木。

  蓮竹老和尚仰望頭頂的虎皮貓大人,而他旁邊的那個“魯智深”則粗聲粗氣地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夠將這陰陽界的大陣給開啟來?”

  他問著話,語氣卻多少有了些恭敬,看得出來,虎皮貓大人這一招使出,即便把我們定位成敵人,他們也不由得有了敬意。很多時候,道理說不通了,拳頭或許還能夠說話。

  我前走一步,拱手朗聲說道:“我們兩個是宗教局的成員,今天前來游覽泰山,適逢其會,便阻止了邪靈教謀奪岱廟貢品的陰謀,并將奪得的貢品歸還于你師叔祖,沒想到他老人家不但不領情,而且還當場就翻了臉皮,與這邪靈教的右使一同追殺我們兄弟至此,逼不得以,方才使了這等下策……”

  聽我說得這話,那個濃眉大眼的大和尚不由得詫異,扭頭看向蓮竹老和尚,問了幾句話,老和尚也不答,眨著眼皮子,片刻之后,大和尚朝我們拱手說道:“貧僧釋方,兩位身手如此厲害,定是有名有號之輩,還請賜教,尊姓大名?”

  偷人東西,我自然不敢說實話,指著雜毛小道說章俊龍,我叫戴二,你們可以找魯東省宗教局的夏雨沫小姐聯系確認!

  大和尚釋方與旁邊幾人討論,結果都搖頭,表示沒有聽說過這名字。

  這是那個蓮竹老和尚突然瞪起了一雙牛眼睛,發出亮光,然后輕輕一掌,拍在了釋方的天靈蓋上。

  釋方渾身一震,閉上了眼睛,接著又睜開來,難以置信地盯著我說道:“我師叔祖告訴我你身體里面有毀滅世界的邪魔,如果你能夠交出來給他超度,他就放過于你,倘若不肯,他寧愿拼得這七十五年的閉口禪廢去,也要讓這邪魔,毀滅于襁褓之中!”

  我的眼角一跳,極力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憤怒,緩緩說道:“原來如此,你們對我窮追猛打,并不是因為別的,而是為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殺人咯?”

  釋方回頭看了一眼自家垂垂老朽的師叔祖,在得到肯定眼神之后,他點了點頭,意志堅定地說:“是的,降妖除魔,這是佛家弟子的本分,便縱是你們發動了這陰陽界的大陣,將我們全數引渡到了那幽冥鬼府之中,也好過將你放回陽間,遺禍世人的好!”

  “遺禍你妹啊!”最先暴怒的不是我,而是一直咬牙強忍的雜毛小道。

  在洛飛雨被虎皮貓大人弄得完全沒有脾氣的狀況下,他早已將先前拼斗得顫抖的身體調息過來,聽到這幾個家伙一臉道貌岸然地說著屁話,頓時就隱忍不住,站前怒罵道:“裝什么世界警察啊,有本事你丫跑到太平洋去管一管啊?拯救世界呢,少打著這樣冠冕堂皇的旗號,告訴你們,在這片土地里,你們無權作任何事情,識相的趕緊滾蛋,不然一會兒我們自衛殺人,可怪不了誰!”

  大和尚聽到這話,焦急地回頭看了一眼自家的師叔祖,而那老和尚閉目而眠,似乎已經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他見師叔祖并沒有給他回應,想了片刻,咬著牙說道:“雖千萬人吾亦往矣,一念成佛,雖身死,佛祖在心中!”他這一字一句地念誦,旁邊兩個稍微年輕一點兒的師弟也雙手合十,跟著念誦,倒是旁邊那兩個道人頗為尷尬,臉色鐵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瞧見面前這伙自命正義和公理的家伙,我原本還有些內疚的心中,終于沒有了虧欠的情感,哈哈笑了起來,說既如此,那么何必講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安慰自己呢你,現在大家就撕破了面皮,沒有什么好講的咯,是吧?

  頭頂上面的虎皮貓大人也嘎嘎大笑,說你們的這一番話語,倒是讓我茅舍頓開,也有了下手的理由——人要殺我,名正言順,難道我便需要將頭伸過去,讓你砍不成?正當防衛,正當防衛而已,哈哈哈……

  這肥母雞第一次操縱大陣,先前還頗有一些興奮,此刻又回復了本性,大聲叫道:“小明,小毒物,小心了,大人我要運轉陰陽界的陣法了,你們可得好好護翼好俺家媳婦兒,少了一根毫毛,大人我讓你們也隨著下那奈河去……”

  它肆意大吼著,發出不似鳥鳴的啼叫,然后我們腳下的大地在震動,轟隆隆,轟隆隆,讓人站不住腳,身形搖晃,而也就在此刻,那些原本緩慢而機械地向前行走的無數白影,突然間回過頭來,慘白的臉上露出了迷茫之色,朝著蓮竹和釋方一群人就緩慢走來。

  瞧見這一副詭異的場景,釋方旁邊的師弟的眼睛陡然一睜,顫聲說道:“百鬼夜行,啊,怎么辦?”

  釋方的臉上也露出彷徨之色,倒是蓮竹老和尚單手立于胸前,然后從他懷中的佛珠之上,閃耀著金色的佛光,將這整個一個圈子給包裹著。

  空間里到處都飄蕩著孤魂野鬼的啼哭,而那些逆轉回來的鬼魂朝著金色光圈毅然走過去,一步一步,將那光圈撞得波光蕩漾,搖搖欲墜,而自己卻是化為飛灰。

  我看得心驚,問雜毛小道這是不是太慘忍了?

  雜毛小道緊緊捏著鬼劍,不由得笑了,低聲問旁邊飄著的朵朵,說小朵朵,它們是鬼魂么?朵朵搖搖頭,說不是啊,好象是陣法能量幻化的吧……然后我接受了三個人一齊鄙視的目光。然而雖然如此,那大陣幻化出來的景象是異常真實,無數鬼魂迷茫地朝著金光閃耀的圈中前行,麻木地撲過去,然后化作飛灰湮滅。

  這些人的臉變幻莫測,或許還能將陣中受困之人心里面的記憶給勾出來,對于人的心靈,確實是一種莫大的挑戰和沖擊。

  大人玩得高興,不時發出一聲嘎嘎的笑聲,十分瘮人,至于一個人呆在東南角落的洛右使,她則低調許多,將自己的氣息收斂至最低狀態,逼發出一層淡淡的透明光芒,雙袖如刀,但凡有朝她游來的鬼魂,不管什么模樣,都是一掃而空,十分簡單明了。

  隨著時間推移,蓮竹老和尚支撐的金色佛光終于被陣法磨礪得搖搖欲墜了,而就在大人準備一鼓作氣,將這些自大的法門中人一個教訓的時候,突然天地之間又是一陣顫抖,無邊的青光從四周蔓延而來,本來懸于空中的虎皮貓大人像一個受驚的老鼠,刺溜一下就躥到了我們頭頂。

  它口中驚叫道:“東岳泰山天仙玉女碧霞元君?是誰將這個老姑奶奶給喚醒過來的?啊,蓮竹老禿驢……艸,果然最毒不過禿瓢心啊,舍不得自己一身修業,竟然請動了她老人家來鎮壓俺等,艸艸艸,俺可惹不得此間的主人,這可咋辦?”

  瞧見剛才還遺世獨立的虎皮貓大人此刻惶急如此,我們都愣住了神,說這東岳什么元君,到底是何方人物,至于如此害怕?

  虎皮貓大人苦笑,還未接話,突然一股龐大的意志,從我們的腳底下緩緩地升了出來:“是誰,打擾了我的睡眠?”

1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八章 是誰,打擾了我的睡眠?”

  1. 回復 2015/05/02

    哦賣嘎

    怎么那些boss出來的時候總是都是說:是誰,打擾了我的沉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