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九章 水遁趵突泉

  聽到這句話,我們不由得都笑了,似乎所有山神出現的時候,都會念叨這一句,簡直就像是我們日常打招呼時說的“你好,吃了沒”,或者老外平日里的Say-Hello一樣,簡直就爛到了大街。

  我們遇見過的山神不多,但是也有那么幾個,所以還并沒有太過于上心。然而虎皮貓大人見到我、雜毛小道和兩個朵朵在那里沒心沒肺的笑,不由得心中大急,破口大罵道:“我艸,小明,小毒物不曉得,你也不知道?”

  見虎皮貓大人說得嚴重,雜毛小道順著口中念了幾遍“東岳泰山天仙玉女碧霞元君”,念到第三遍,不由得眼睛凸起,失聲大叫道:“泰山娘娘?”

  一說到泰山娘娘,我的心不由得也跟著跳了起來,這位可真的是大人物啊——這泰山頂上是玉皇大帝的玉皇廟,接著是碧霞祠里的泰山娘娘,山下岱廟里的宋天貺殿里,供奉的是東岳大帝黃飛虎,氣應青陽,位尊震位,獨居中界,統攝萬靈……

  去除玉皇老兒乃天命不談,其余的那兩位,可都是這地界實打實的大佬啊!

  號稱“天下第一山”的山神娘娘,那是怎樣的存在?

  難怪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的虎皮貓大人會驚慌如此,因為這會兒上來的,正是那泰山龍脈的山神娘娘,大人剛才呼風喚雨的法陣,其實依托的還是人家的道場,它此刻又哪里來的脾氣,膽敢對付泰山奶奶呢?

  眼瞅著這股氣勢越來越凝重,似乎就要脫體而出了,虎皮貓大人焦急過后,眼睛一轉動,立刻想到了一個主意,朝著我們大聲喊道:“小明,小毒物,走,走!黑龍潭,此刻唯有那里,方才是一線生機了!”

  大人朝著陰陽界幻化出來的奈河飛去,我們則跟在后面跑動。

  我還是有些莫名其妙,匆匆喊道:“即便是山神娘娘那又如何,咱們跟她講講道理便是,何必跑呢?”虎皮貓大人魂兒都嚇飛了,聽到我的話語,氣沖沖地說道:“那一伙人日夜供奉,我們這些人卻是過路客,山神是神也是人,倘若是你,動動腦子想,你會幫誰呢?”

  我在心里盤衡了一番,發現我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于是放棄,隨著虎皮貓大人往前跑去,那邊的釋方大和尚瞧見了我們要遁走,想起師叔祖的交代,不由得沖出金色佛光籠罩之地,大聲喊道:“休走,要走也留下你的那邪魔來!”

  沒有了虎皮貓大人主持法陣,他將手中的佛珠一抖,那些朝著他撲來的鬼魂立刻化作灰散。

  釋方大和尚朝著我們這邊飛奔而來,他的身子龐大,然而速度卻并不算慢,后發先至,眼看著就夠到了我的后背,將身上掛著的佛珠解下,然后朝著我的后心飛甩而來,威勢莫名。

  瞧著眼前的雜毛小道和兩個朵朵都朝著前方跳下,我感受到了后面襲來的危險,忍不住回過頭去,想要伸手抓住那佛珠,結果虎皮貓大人大聲喊道:“不可!陸左,不要回頭……”

  然而此刻已經來不及了,我回頭朝著襲向我身后佛珠抓去的時候,但見身后的天空之上,浮現出一張巨大的臉龐,這張臉龐屬于一個算不上漂亮的女性,莊嚴肅穆,宛如天神。她的眼睛冷漠而無情,高高在上,似乎是在俯仰著整個世界,世間的所有事物,在她的面前都仿佛那螞蟻在打架一般。

  一種龐大到了極致的意識,在我與空中的“她”對視之后,順著蔓延過來,我的腦海里漫天都是那巨大的頭顱,成倍數量級的信息在我的腦子里面,轟然爆炸開來。

  我那可憐的腦容量根本就容納不了這些,頓時就變得劇痛,五孔流血,感覺身子仿佛變得輕飄飄地,朝著后方飛了出去。

  轟……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人就像一葉浮萍飄零,晃晃悠悠地,朝著底下直墜而去。

  恍惚間,我似乎感覺到有人在努力地掌控著我的身子,調整著,再調整著,接著我的腦子化作了破碎的漿糊,再也感受不到一丁點兒東西,永墜沉淪之海中。

  在死寂一般的“無”里面,有一個憤怒地咆哮聲在狂吼:“賤人,賤人,賤人!”

  回蕩,回蕩……

  ******

  但我從無盡的沉睡中蘇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有一只白嫩的小手掌在不斷地拍打著我的臉,而虎皮貓大人的聲音從我的前方傳來:“小妖,趕緊催他醒過來,這黑龍潭底里面可是有那豬婆龍的身影,倘若不及時離開此處,只怕一會兒那個‘老妖怪’將其驚醒過來,我們可都得遭殃了。”

  雜毛小道悶聲悶氣的聲音在我的左側響起:“哎呀,豬婆龍不就是揚子鱷么,這等柔弱的畜生,來一個殺一個,來一對殺一雙,戰了一夜,正好餓了,直接烤來吃,多美啊?”

  “你可拉倒吧,揚子鱷是揚子鱷,豬婆龍是豬婆龍,這玩意不比你們在黃山碰到的那條龍蟒,差勁半分,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想死的話,趕緊讓小毒物這個家伙醒過來,驅動天吳珠,順著狹長水道遁走,那個老女人不計較便罷,倘若真的追究起來,只怕咱們都見不著明日的太陽了!”

  聽到虎皮貓大人這乍乍呼呼的話語,我終于努力爭開眼睛來,感覺天空是一片黑乎乎的,像倒扣著的碗,四處晃蕩,嘩嘩的水流充斥在耳間,伙伴們在身邊拉著我的手,而虎皮貓大人則站在我的胸口處,不滿地抖著潮濕的羽毛。

  見我醒過來,眾人大喜,好是一番熱鬧,不過倒也不敢大聲喧嘩,在虎皮貓大人的指引下,我驅動著天吳珠,帶著大家朝著潭底的間隙行去。

  總共寬不過一米的地縫,我們行了差不多一里地,眼前才開始霍然開朗起來,一條寬敞的暗河順流而下,虎皮貓大人顧不得天吳珠范圍潮濕,急聲催促我們繼續前行,我不明所以,問大人今天為何風度盡失?

  虎皮貓大人哀聲嘆氣道:“有把握時端著叫做裝波伊,沒把握時端著叫作死!你們是不知道那個老妖婆的厲害……小毒物,你知道你剛才有多么危險么?倘若不是你神魂強大,此刻說不定就腦死亡、植物人了,走,你被她記住了,還留在此處,分分鐘死去!”

  虎皮貓大人對此地似乎十分熟悉,在前面帶著我們領路,一路前行,不知道行了多少里路,前面的水道突然岔開了三條路來。

  虎皮貓大人停在岔路口,說咦,右邊這一條,什么時候出來的?

  雜毛小道見他如此熟悉此處,便問說大人以前來過這里?它點頭,說泰山北麓泉城地下,有大量的暗河水道,石灰石層中便有那蘊積千年的雨紅玉髓存在,往日我便是在這里得的,可惜當初藏于水底,水文變化,前兩天去尋過,但沒有找到。

  虎皮貓大人的過往,它不說,我們無人敢問,便指著這三條路口,問往哪兒走?

  虎皮貓大人說往左走的話,直通泉城趵突泉公園;中間這條,直走據說能通黃海,不過我估計是那地底深淵;往右走的話——這右邊到底他媽的什么時候冒出來的?

  我們對視一眼,都覺得不要冒險,還是從趵突泉里面冒出來便是,右邊的且不管它,我們現在是在逃命,可沒有那閑得蛋疼的時間來探險。

  就此商定,我們準備往左離開,突然虎皮貓大人用爪子撓了撓頭皮,像是感應到了什么東西,忍不住朝右看去。我們問它怎么了?它說感覺那里有什么東西在,我們笑了,說莫不是你藏匿在此的龍涎液?虎皮貓大人搖頭說不是,走吧。

  我們往左轉,一路潛行,路程曲折而蜿蜒,自不必說,終于見到前方有開闊所在,光亮照下,遣了小妖上去瞧,見是一個小池子,左右都是亭臺樓閣,環以扶欄,又有許多依依楊柳,翠綠鳴春,池中三股清亮水泉,不斷涌出。

  雜毛小道笑了,說此處正是趵突泉,只是這池子邊上可有人?

  小妖回答說有,不過不多,瞧著天色似乎是清晨,大清早也沒有幾人有游園的興致。

  既已如此,我們便不多言,順著狹窄的水道緩緩攀上去,然后從角落依次爬出,擰擰身上的衣服,雖然潮濕得要長霉,但也沒有落湯雞的那種丑態,于是將兩位朵朵收了,離開了這被康熙爺御賜的“天下第一泉”。

  出了趵突泉公園,我們就近找了一個賓館住下,洗完熱水澡,換上干燥的衣服,伸著懶腰聽那骨頭喀喀作響,倒是頗為愜意,直到此刻,方才想起通知還在泰安的小康,說我們泉城有事,先回來了,讓他幫我們將那行李,也一并帶回。

  小康電話那頭雖然有些疑惑我們為何一夜之間跑到了泉城,不過他知道我們都是些神神叨叨的“領導”,也不敢多加埋怨,只是讓我們把地址給他,他會趕過來的。

  我洗漱完畢,躺了幾分鐘,睡不著,然后到雜毛小道房間里去串門,沒想到一進去,便見到桌子上面擺放著一把寒光凜冽的寶劍。

3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九章 水遁趵突泉”

  1. 回復 2014/07/14

    我只想說,泰山距離濟南市區的直線也有50公里左右啊…

  2. 回復 2015/03/04

    小柳

    拉倒吧,趵突泉出水口小的不過十公分,你倒鉆一個看看

  3. 回復 2015/03/18

    Ben

    同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