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十章 得與失

  瞧見這劍,我的眼睛不由瞪得滾圓——這把長不過兩尺的青鋒劍刃寒霜,寒光凜冽,可不就是邪靈教美女右使被虎皮貓大人毀掉的秀女劍么?這怎么回事,它不是已經被毀了么,怎么會突然在出現這里?

  瞧著我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虎皮貓大人嘎嘎地笑,說傻波伊,都說了是幻術,當時大人我只是將大咪咪的意識與這把飛劍的劍靈給分離開來,讓她以為飛劍已然損毀,然后便可以將好東西卷包了,嘎嘎,聰明吧?

  我嚇一跳,說不是吧,這樣說來,那條鳴蛇的靈體也給你收起來了咯?

  說到這里虎皮貓大人就生氣,嘎嘎的叫著,說小毒物,你也不管管你家小妖,太霸道了,看中了就搶,要不是看在她是我大姨子的份上,大人我才懶得理這小狐媚子呢,呸呸呸——你也別惦記了,鳴蛇幻靈給你家小妖占了,說是要用來加強縛妖索,讓那根捆人的破繩子有自主的靈體,也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法器。

  瞧這情形,應該是我昏迷之后發生的事情,我也不多問,在沙發上坐定,然后問拿這飛劍,有什么用呢?

  舞弄這東西是需要特定訣咒的,而且劍靈也需要認主養靈才對——事實上,奪人飛劍是一件很雞肋的事情,毀之可惜,用之無解,這一點我們早從李騰飛的除魔那里就已經有過了教訓。

  雜毛小道笑了,將這柄涂滿朱砂的飛劍拿起來,借著窗外的自然光,將上面那一個個玄妙莫測的符文展示給我看:“小毒物,很多時候,這飛劍的重點并不在于它的本身,而在于它承載了多少的知識儲備——每一柄飛劍都是多年以前留下來的活化石,那些失傳的飛劍符箓文化才是真正的精髓部分,如何驅動、如何溝通、如何養劍、如何制敵……在這些美妙的符文背后,隱藏著一個個失落的寶庫!”

  這個家伙說到自己最感興趣的事情之時,話語充滿了壓抑不住的激動,至于粗通符箓、天賦不佳的我,意識沉浸入這些奇妙的花紋中去,仔細感受了一下里面的奧妙運轉之后,頓時感覺一陣頭大,有一種高考面對復雜的電路圖那種無奈痛苦。

  于是我背靠沙發飲了一杯水,然后伸伸腰說道:“現在怎么搞,那三個蟊賊偷出來的是贗品,但是總會有真品在,只不過不知道在哪兒罷了,要不然我們再返回泰安,重去那岱廟,一探究竟?”

  虎皮貓大人嗑著桌子上散落的恰恰原味瓜子,一邊吐殼一邊說道:“拉倒吧你,叫你小子不要回頭,你偏回頭,知不知道你已經被那個老妖婆給記掛住了?現在的你,就如黑夜里面的一只螢火蟲,但凡進入那一帶,都有可能觸動她的神經末梢,倘若醒來,分分鐘,把你拍得連自家老媽都不認識……”

  還有這等事兒?我睜開雙眼,表示不能理解,但見虎皮貓大人嚴肅的神情,不由得信了七分,說那可怎么辦?

  雜毛小道捏著鼻子想了一會兒,拍了一下大腿,說找大師兄唄。

  聽到雜毛小道的話語,我們不由得豁然開朗起來。

  對啊,尋找龍涎液之事我們也曾經委托過大師兄多方尋找,他自然也是知曉情況的,那黃釉青花葫蘆瓶里面到底有沒有龍涎液,問一下不就知道了么?我們與大師兄關系斐然,他有什么事情,定不會瞞我們的。

  想到這里,雜毛小道立刻撥打大師兄的電話號碼,接電話的是董仲明,他告訴我們大師兄正在南海市開動員會,要過半個小時才有空。我們表示知道,剛剛掛了電話,林齊鳴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剛剛一接通,那家伙劈頭蓋臉地一通問,說昨天泰山岱廟文物失竊案,你們兩個是不是參與了?

  我不滿地說什么就我們參與了,這什么意思啊?

  林齊鳴在電話那頭大喘氣,說他剛剛得知昨天夜里泰山岱廟有賊人潛入,將博物館里面收藏中最珍貴的三樣東西給偷走了,從資料上的大概描述上來看,他就知道我們兩個當時在場:“怎么回事呢,不是說好去肥城找桃元的么,你們咋又這么天馬行空,跑到泰山去了呢?”

  我嘆氣,真的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當時朵朵、小妖和虎皮貓大人都露了面,我們也反駁不得,不過好在我們當時的托詞還算妥當,倒也不懼被人推敲,于是就照著昨天說給釋方的話語,給林齊鳴學了一遍。

  這個家伙跟隨大師兄日久,腦子卻是一等一的好使,并不信我這一套,嗤之以鼻,說得了,你們還不就是瞄中了茅山三寶的妙處?不過你們也傻了,這三樣玄機天妙的玩意,怎么會隨便放在供游人觀看的博物館里?少年,我說你們的貪心能不能不要這么重,一會兒桃元,一會兒泰山三寶,咱一個一個地來,專一點,行不?

  林齊鳴這個家伙本質雖然正直,但是為人卻頗為油滑,并不管我們的對錯,也不理會我們的理由。

  他告訴我們,昨天夜里岱廟的看守道士重傷了一個,輕傷不計,當時舍身崖的蓮竹大師和幾個徒子徒孫在場,有一個摔掉了山崖,掛在半空中,消防隊的人今天白天將他救出來……他問我們,昨天那個黑衣女人,真的就是邪靈教的大頭目,右使洛飛雨?

  說到這里我們就來氣,說倘若那些禿瓢蓋兒與我們合力,說不定洛飛雨就蹲在泉城第一監獄里面吃窩窩頭,洗白白受審了,哪知那個老禿驢根本就沒有分清主次,就盯著我們追打,反將大魚放跑了,年紀這么大還老糊涂,真真是白念了這么多年的佛經了。

  林齊鳴笑著安慰我,讓我不要上火,邪靈教存在這么多年,為非作歹,這是為何?

  還不就是許多有本事的名門正派蒙上眼睛,各人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么?那個蓮竹他也曾聽過,是泰山上少有的幾位高手之一,他師兄是魯東佛教協會的副會長,他本人則精修凈土宗閉口禪,是此處的坐地虎之一,聽調不聽宣,輕易不出世,你們也算是撞到大運了。

  蓮竹雖然與我們為敵,但瞧那模樣,到底還是一個修為與佛法并重的高僧,不然也不會有如此厲害的意志和手段,而在林齊鳴這個家伙的口中,卻跟那土豪劣紳歸為了一類,想來也是對這些超然于物外的宗教人士,頗有怨言。

  我們此番奪寶,出發點雖好,但到底還是理虧,即便是那蓮竹大師咄咄逼人,也無可奈何,于是隨便說說幾句,便不再言。

  末了,林齊鳴告訴我們,說他還有幾天才能夠回來,讓我們再安靜等一等。

  與林齊鳴通完話不久,大師兄的電話就打了過來,是雜毛小道接的,電話那頭的大師兄對我們惹事的本事表示了無奈,我們卻也沒有什么好解釋的,只是問以前讓他尋找的龍涎液,到底在不在那個葫蘆瓶中,能不能讓他托點關系幫忙打聽一下?

  大師兄的聲音在電話那頭一沉,說怎么,你們還打算再去碰碰運氣?

  雜毛小道嘿嘿笑,卻不答話。大師兄沉重地感嘆一句,說這也不怪你們,我答應給應文拿藥的,結果一拖拖了這么許久。實話告訴你們,那黃釉青花葫蘆瓶里面的確有龍涎液,不過這東西忒少了,76年的時候用了一半,07年的時候就完了,根本就沒有剩下來的,所以你們即使惦記,也指望不上了。關于龍涎液的消息,我倒是聽說湘南洞庭似有出產,你們放心,應文的傷病,我定會時時掛記的。

  他說得歉意,從他語氣里面,我們能夠從里面聽到真誠,這才知道大師兄并非不辦事,而是因為雨紅玉髓乃天材地寶,鐘天地之靈秀,并非菜市場的大白菜,想買就能買。想到這里,我們不由得嘆息,看來三叔此劫,卻是不好跨過去的。

  與大師兄通完話后,我回房休息,當天中午小康找了過來,倒也沒有多說什么,傍晚還帶著我們去大明湖畔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糖醋鰹魚、九轉大腸、宮保雞丁、玉記扒雞、奶湯蒲菜……

  魯菜是八大菜系之首,味鮮咸脆嫩,風味獨特,善用清湯、奶湯增鮮,口味咸鮮,如此盤盤盞盞,又將小妖、朵朵和虎皮貓大人一齊喚出,瞧著樓外的大明湖畔清風徐徐、楊柳依依、游人如織,彩燈環湖霓虹閃爍——如此美景無邊,美食在前,倒也吃得舒爽,眉開眼笑,總算是將當日的晦氣給消去了幾分。

  小康瞧著我這兒突然多出了兩個粉雕玉琢的漂亮小表妹,心中狐疑,卻也不敢多問,心事重重地吃著酒。雜毛小道見這小子不錯,認真給他免費掐算了一場命運,指點一番,至于聽不聽,這便是聽天由之了。

  次日我們出發,前往肥城,一路行車,最后到了林齊鳴所說的金牛山區域,遠眺峰巒如聚、峭壁若屏,我們對視一眼,估計這幾天就要耗在這兒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十章 得與失”

  1. 回復 2014/12/24

    我第一

    看了第二遍了還是覺得不錯

  2. 回復 2016/05/21

    米庫

    76年用了一半。。。臘肉消費指數好高!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