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十一章 宮老七酒醉奇遇記

  肥城地處魯東中部、泰山西麓,是資源豐富的齊魯寶地,聞名中外的肥桃之鄉,古稱“君子之邑”,史圣左丘明的家鄉,商圣范蠡最后的定居之地,魯東宗教局的接待人員小康,他的老家就是在肥城,故而這一路上,跟我們講了好多關于肥城的歷史典故,和聞人軼事。

  不過就我們而言,最為感興趣的是一則關于肥城佛桃的傳說:據聞這桃園的緣起,竟然是天上蟠桃會的果核,發展而成,具體自不必言,反正涉及到王母娘娘和玉皇老兒之類的額,當然,如此之類的說法大抵都是當地的一種營銷策略,讓自家的產品,顯得高端大氣上檔次一些。

  肥城桃樹栽培面積已超過6萬畝,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桃園,小康遺憾地告訴我們,倘若是四月或者九月前來,定可看見那漫山遍野的桃花,紅得粉艷,白得嫵媚,充斥在這天地間,自有一番賞心悅目,而此刻,雖然也有肥美多汁的肥桃可食,但就視覺而言,卻也少了這一番風景。

  不過我們此番前來,所為的只有桃元,至于其余旁礙之物,卻也不是很在乎,畢竟美景雖好,卻不能吃喝。

  來之前的時候我們與林齊鳴交換過意見,既然他目前在高密陷困于神秘狼群一事,那么就將消息來源的那個人告知我們,讓我們先行前來探往。

  到了地點之后,我們順著地址找了過去,在一個化名叫作孫莊的山邊小村里,找到了最早遇見此事的村民,此人姓宮,名左平,族中排行第七,鄉人皆稱宮老七,叫久了,反倒將自己大名淡忘。

  因為消息是轉了幾道彎,所以宮老七并不認識我們。他家中有幾畝果林,現在正開始掛果,正是忙碌時節,中午的時候我們拎著禮物找上門去拜訪,鄰居告訴我們宮老七到自家果林打蟲去了。我們讓小康看車,在村子里找了一個閑晃的半大小孩,塞了一張毛爺爺,讓他帶著我們去找。

  那個熊孩子拖著鼻涕,將我們帶到了村子后山的林子里,站在山脊上朝前一指,說看到沒,穿藍色勞動服的那個人,就是宮伯伯。

  小孩說完,轉身就跑,我們順著陡坡走下去,遠遠瞧見一個四十多歲的漢子,唇上有濃密的兩撇胡子,正背著農藥箱子打藥水,而一株株桃樹齊整林立,枝頭沉甸甸,或紅或青的肥桃長勢喜人。我們遠遠地喊了一聲“宮老七”,那漢子應了一聲,抬起頭來與我們相對。

  見找到了正主,我和雜毛小道走上前來,拱手而立,然后開始攀起關系來。

  這七大姑八大姨、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諸多關系經雜毛小道這張能夠將死人說活過來的嘴一繞,頓時就親近了不少。在得知了我們的來意之后,宮老七十分詫異,說這事情還真的是見了鬼,往日說予別人聽,都以為我腦子進了水,怎么這兩個星期卻已經來了三撥人,都來探聽消息,你們到底是記者,還是什么人啊?

  “兩撥人?”聽到宮老七的話語,我們心中不由得一跳,知道林齊鳴擔心的事情,總算還是來了。

  我們心中驚訝,不過臉上并沒有顯露什么,謊說我們兩個是上海社會科學院雜志社《探索科學》的自由撰稿人,就喜歡聽個稀奇古怪的東西,此番前來,其實也是為了找素材的。

  宮老七一愣,說是不是電視上天天演的《王剛講故事》那種?

  我們兩個一聽大喜,忙著點頭,說是,就是,不過我們這是以文字形式呈現,要求更加簡練明了,也更注重趣味性和知識性……如此一番忽悠,宮老七也沒有了初次見面的生疏,索性放下農藥箱子,帶著我們來到他果林邊的小木屋里面乘涼,喝茶敘事。

  宮老七告訴我們,這件事情,發生在前年夏天:

  那天日暮,黃昏冉冉,生性好動的他喝了點小酒,一個人巡林,看到有一頭小獸在林間奔走,蹦蹦跳跳地,雖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頗為可愛,于是就跟著追去,想要抓過來瞧個究竟。那個小獸有點像松鼠,不過要比松鼠大幾圈,蹦跳間速度倒也不慢,朝著后山一直跑。

  宮老七別看年紀也快奔五了,卻是個犟脾氣的蠻人,而且酒勁上來了便顧不了許多,發足狂奔,也不知跑了多少里路。他便這么跑著,當時也是有些中邪了,不知道累,也不曉得害怕,眼中只有那個可愛的小獸,簡直癡了。

  如此翻山越嶺,走了許多陌生的小道,等到天色暗淡,月彎掛天的時候,小獸都未見著蹤影了,他還兀自在山中繞了幾個圈,酒勁多少也消了一些,那夜里面的寒意爬上背脊,這才感到有些害怕,穩住心神,四處一打量,卻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

  瞇眼看去,只是漫山遍野的桃樹林,皆為野生,不似尋常果林那般齊整。

  四周隱隱傳來一聲又一聲的嗥叫,似鬼,又像是狼,酒勁過頭的宮老七嚇得半死,跌跌撞撞地往前跑,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一彎泉眼水潭處,那里有粼粼波光,魚兒踴躍于水面,荒草叢生,瞧那場景,似乎根本沒有人來過。

  宮老七本來也是個傻大膽的人物,要不然也不會借著酒勁硬追到這里來,只是瞧著這陌生的環境,以及林間古怪的聲音,也嚇得雙腿直抖,找了潭邊不遠的一顆看著比較老的桃樹就爬上去,在樹尖的枝頭上坐著,心里面才稍微安定下來。

  倘若他那一晚上就抱著樹干而睡,第二日天亮下來找尋出路,那也并無故事,怪就怪在他半夜饑餓,忍不住摸了樹上結出來的桃子吃了幾個。那桃子也才剛剛掛果,模樣有些青澀,然而宮老七吃入肚中,卻感覺鮮美無比,往日吃過的桃子跟這比起來,就如同尿素泡出來的,寡淡無味。

  他連著吃了好幾個,卻感覺渾身有些燥熱,嘴角發紅、脫皮,胳膊和背部的皮膚瘙癢。

  他自己便是種桃的,知道這是那桃子表面有一層桃毛,倘若不去除便會有這些過敏癥狀。他剛才之所以生吃,一來是因為肚中出奇饑餓,二來是因為這桃子青澀、桃毛未長,三來是林間危險,不敢下樹去潭邊清洗,沒想到運氣居然就是這么寸。

  宮老七著了道,便不敢再吃,也不敢下樹,只是忍耐,然而那癢意越來越重,雙手將整個背上都撓爛了,指甲上面全失血,卻也止不住,骨頭里面仿佛有一萬只小螞蟻在爬。

  強忍了一會兒,宮老七終于耐不住強烈的癢意,見樹下也無甚異常,便翻身下了樹,跑到那潭中清洗。說來也奇怪,那潭水清涼幽靜,觸手冰潤,剛才還讓他痛苦萬分的過敏癥狀,此刻卻也疏解了許多。宮老七全身麻癢,那時又是夏天,忍不住將身上那臭烘烘的汗衫脫下來,跳進潭水中去洗,結果洗到一半,突然聽到草叢中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嚇了他一大跳,見左右無處隱蔽,那潭水有不深,于是就蹲身進入潭水中。

  他在潭水中蹲了一會兒,水里面有好多魚兒,于是緩緩移動,到了對面潭邊處,然后緩緩升上來。

  他這一升不要緊,卻見到了他這輩子都難以忘懷的事情:四五頭全身黑乎乎、毛茸茸的大家伙從草叢中鉆出來,這些家伙普遍有一米七至一米八——對,沒錯,這些家伙全部都是直立行走的,一身黑毛,脖子以下是個結實健碩的人類,但是脖子以上,安放著一個兇狠的狼狗般狹長的頭顱,嘴巴里犬牙交錯,留了腥臭的涎水,風一吹,便鉆入他的鼻子里。

  但是宮老七驚呆了,身子僵直,根本就是一動也不敢動,那些大家伙來到譚水邊飲水、嬉戲還有大聲嚎叫,宮老七便帶在水潭的角落里看著。

  然而或許是湊巧,全身發麻的宮老七連呼吸都不敢進行,卻沒想到褲腳處傳來一陣滑膩,接著有一條長長的滑膩之物,游進了他的褲管里,接著又向上攀爬,爬進了褲襠里,正努力朝著他的菊門處行進,他忍耐了一下,終于還是忍不住這種屈辱和恐懼,伸手去一抓,摸出一條花里花俏的金環蛇來。

  他嚇得使勁一甩,正好飛到了潭邊嬉戲的那些家伙身上,瞧見潭中突然多出這么一個人,那些大家伙也下了一跳,當看明白后,紛紛沖了上來。宮老七當時也是福臨心至,拔腿就朝著他剛才寄身的老桃樹那邊兒跑去,想要順著原先的路徑爬到樹上去。

  他快,然而那些毛茸茸的家伙更是快得離譜,故而很快就要抓到他的褲腳。

  然而就在宮老七即將死去的那一刻,老桃樹上面突然爆發出了一團光輝。

  ——說到這里的時候,宮老七渾濁的眼睛里一片閃亮:“你們猜,我碰到了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