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十三章 人心險惡,性情大變

  當瞧見那一道黑影騰空而起,繼而跌入淺淺的溪水之中不再浮現,我們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知道這個人應該是死了——死人我們見過不少,但是這金牛山算不得大山,出去不到二十幾公里便有村落,在這樣的地方便敢出手殺人,而且還如此肆無忌憚,端是讓人心驚。

  而且從時間上來看,我們也就剛躲入山石之中,那幾人便已然疾沖至此,轉手即殺人,想來身手定是極好的,而且未必會比我們差幾分。

  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這大半夜的,到底來的是哪路兇人?

  我們都還沒有從死人的驚詫中反應過來,便聽到風聲呼呼,幾道身影糾纏在一起,戰成了一團,那拳風腿影,在溪邊紛呈出現,剛勁猛烈,卻是嚇人得緊。在這黑漆漆的夜里,我們也分不清楚個敵我好壞,惟有將隱蔽氣息的遁世環給反扣在手里,等情形稍微穩定一些再說。

  也虧得是我們按捺住了性子,這些追逐中的人總共有四個,其中三個人寬衣長袍,頭束道冠,卻是作那道士打扮,而手中的木劍如林飛動,身形交疊,似乎在布置那簡單的三才妙陣,將中間一個魁梧高大的黑色身影,給勉強圍困住。

  不過雖然是三個戰一個,然而若論起真本事,這三人聯合也比不過中間的那一個家伙,不由得邊打邊退,一路退到了溪水邊,方才站住陣腳。

  就在這短短的幾秒鐘里,我才發現原來被追逐的,竟然是那三個道士打扮的人,而強大的追兵有且只有一位,便是這個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

  只見這個家伙舉手投足間頗為恐怖,那拳風如沉悶的雷聲,讓人心中寒顫。瞧他那好似鬼魅的速度以及如熊的力量,我估計,即便是那三個道士本領也足夠,而且陣法也算是圓潤無缺,卻也被絕對的力量撥動得搖搖欲墜,時刻都面臨崩潰的邊緣。

  如此拳來劍往,過了不到數十秒鐘,三個道士中身形微胖的一位,喘著粗氣厲聲尖叫道:“等等,你到底是哪個路上混的?你可知道,我們可是嶗山觀中的道士,師尊無塵真人名列神州十大高手之屬,我小師弟可是師尊最寵愛的弟子,倘若是讓他老人家知曉被你伏殺,必定星夜兼程而來,將你斬殺!”

  這胖道人色厲俱茬,說得到也十分嚇人,然而那個高大的黑衣男人攻勢不但沒有挺住,反而更加猛了,一時間拳影漫天——呼、呼、呼!

  他這突然的爆發讓人防不勝防,一個照面之下,居然一拳將左邊一個高瘦個兒的道士給打翻在地,手上的木劍都飛跌在了溪邊,口中鮮血狂涌,泡沫滿滿,眼看就活不成了。接著他的身形一定,一聲陰柔之聲從這個男人口中緩緩傳了出來:“無塵老頭子倘若親至,我自然也會怕他,不過這消息倘若是傳不出去,我又有什么,需要去害怕的呢?”

  那個男人身上散發出詭異的黑色霧氣,那些霧氣飄飄裊裊,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又一個恐怖的鬼臉,有著別樣的恐怖,扭曲的眼眶和嘴巴十分古怪,恍如魔神再世。我能夠感覺這聲音中的一縷熟悉氣息,也感覺身邊的雜毛小道身子一震,不過小妖還是認真地提醒了我們:“別,又有人來了,很厲害!”

  小妖朵朵向來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妞兒,能夠當得起她“厲害”二字的,估計十分棘手。

  我們蹲在石頭背后處,沒有動彈,但見那個胖道人臉上露出了驚疑之色,顫抖地說道:“你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背對著我們的那個黑衣人冷冷哼了一聲,也沒有多說話,而就在此刻,從樹林間又沖出幾道身影來,為首的一個,卻正是前日一別的邪靈教右使洛飛雨。

  洛飛雨甫一出現,右手一揮,身后的幾個黑影立刻將整個場面控制,隱隱地將此地所有的逃逸方向給封死了,瞧見面前的這個黑衣男子出手即殺兩人,洛飛雨不由得皺起眉頭,不滿地說道:“黑蝠,你的出手未免太暴戾了——我們的目的只是為了尋找桃元,并且將左道二人擊殺于此,你這般旁生節枝,是不是有些大題小做了?”

  黑蝠?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悉,我感覺好像在哪兒聽到過啊?

  我忍不住探出頭來,朝著前方看去,只見月光出來了,借著蒙蒙的月光我瞧見了黑衣人的側臉——瞧著那個俊朗中帶著一絲陰柔美感的帥哥——臥槽,這個黑衣人,不就是狗日的周林么?

  記憶似乎又回到了黑竹溝里面,當日周林慘遭碎蛋之后,奪門而逃,而我們追出門去,卻被邪靈教十二魔星之一、神農架大鴻廬廬主李子坤給攔住了,僅有破爛掌柜趙中華追了去,而幾天之后,當我們找到趙中華的時候,這哥們已經餓的七葷八素,頭昏眼花,至于周林,早已經不知蹤影。

  沒想到這個家伙最終居然還是跟邪靈教走到了一起來,而且瞧這身手,似乎已經突飛猛進了。

  邪教功法,果然速成。

  我終于能夠明白雜毛小道為何會身子一震,原來他竟然是一開始便知道這個黑衣男子,便是自家的表弟周林。

  雜毛小道的爺爺總共有六個小孩,四男二女,他兩個姑姑,大姑和他父親一般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民,小姑入山修行,那周林便是他大姑的孩子,按理說雙方本來是至親,沒成想周林自從我們在神農架,耶郎北祭殿中偷拿了一塊“黑蝠雕老玉佩”,便就變得邪惡,滿腹怨氣,甚至對自己師父加親叔叔的蕭應文,施加了失傳已久的“銀針追魂術”,所為的,不過就是想要獲得一件厲害的法器。

  我們之所以費盡心思找雨紅玉髓(龍涎液),說到底,還是在給周林這欺師滅祖的狗東西擦屁股。

  我看到雜毛小道在咬牙齒,側臉上面的肌肉不停地抽動,雙手緊緊抓著地下的草,不知扯了幾把。然而他并沒有動,越是憤怒,越要讓自己保持清醒,雜毛小道到底不是沖動少年了,凡事自然都知道輕重,瞧得邪靈教右使洛飛雨與周林走到了一起,而且旁邊還有幾個實力叵測的家伙,更是小心。

  我不擔心雜毛小道爆起,卻擔心場中被圍困的那兩個嶗山道人,三打一都稀里嘩啦,此番群敵環視,更是狀況堪憂。果然,在還沒有等我在心中掙扎是否現身救人,他們兩個便飛身倒地,一個喉結被捏碎,一個慘遭窩心腿,一命嗚呼,慘死當場。

  配合著同伴,火速將這兩個實力不錯的道人殺害之后,周林才用一種怪異的尖銳語調緩緩說道:“他們既然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身份,而且來此的目的又與我們完全相同,為了剪出競爭對手,防止他們‘打不贏叫家長’的惡習,全部殺掉,這無疑是性價比最高的一種手段,洛右使,你說對吧?”

  周林顧不得溪水中還有尸體的這一狀況,蹲身在溪邊洗手,慢條斯理,悠然自得。

  然而他表現得再怎么瀟灑,卻難掩古怪的娘氣。

  從生物學上面來說,周林只是碎了兩個蛋,或許“小小周”也受到了一些損傷,但是如此尖聲尖氣、戾氣橫生,多半還是因為心中的郁氣難消,人就變得有些變態——畢竟對于一個爺們來說,男兒的尊嚴,實在是太重要了。

  這個世界上像岳不群這樣恐怖心機的人,畢竟還在少數,周林人長得英俊,而且又青春年少,常年跟著三叔行走,估計少年人的火氣都沒有什么機會消除,而剛剛這脫離牽絆,紙醉金迷的生活都還沒有怎么過呢,結果這東西又沒用了,從生物學上來說,難免會變得如此。

  不過我們能夠理解,但并不代表我不恨他,這狗日的,倘若落我手里面,定叫他生不如死。

  相反的,倘若我們落他手里面,只怕也好不了多少。

  這仇怨,彼此都已經深深藏在心里。

  對話仍在繼續,跟著洛飛雨后面來的總共有三個黑衣男子,他們檢查了地上躺著的四個嶗山道人,從他們身上掏出了一些有用的東西。翻看完畢之后,一個矮個兒黑衣人走到洛飛雨面前來,將摸到的幾塊符文木牌攤在掌心,伸出手來說道:“右使,這個胖子說得不錯,他們確實都是嶗山道觀里面的出家道士,而最早被黑蝠殺死的那個,身上所攜帶的弟子印信,確實是無塵子的真傳弟子。”

  聽到這話,洛飛雨用嚴肅的聲音對著周林低喝道:“黑蝠,雖然小佛爺承認你繼承李子坤十二魔星的代理地位,但是你要知道,厄德勒右使司職的是巡查四方,我隨時都能夠讓你從高峰掉落下來。你好自為之!”

  聽到這句話,周林的臉色數遍,最終低下頭,恭聲說道:“屬下受教了!”

  他的話音一落,突然眉頭一揚,朝著我們這邊凝神望來:“是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